天涯小站 2.0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天涯小站 2.0 首页 拾萃 文史阅读 查看内容

漫人:醉酒·金庸(四)

2014-12-31 07:09 AM| 发布者: 星光| 查看: 502| 评论: 14|原作者: 漫人

摘要: 接着前面说哈。 令狐冲自得绿竹翁悉心指点,于酒道上的学问已着实不凡,早知这是六十年左 右的三锅头汾酒,但要辨出不多不少恰好是六十二年,却所难能,料想这书生多半 是夸张其辞,笑道:“兄台若是不嫌,便请过 ...
接着前面说哈。

    令狐冲自得绿竹翁悉心指点,于酒道上的学问已着实不凡,早知这是六十年左
右的三锅头汾酒,但要辨出不多不少恰好是六十二年,却所难能,料想这书生多半
是夸张其辞,笑道:“兄台若是不嫌,便请过来喝几杯如何?”那书生摇头晃脑的
道:“你我素不相识,萍水相逢,一闻酒香,已是干扰,如何再敢叨兄美酒,那是
万万不可,万万不可。”令狐冲笑道:“四海之内,皆兄弟也。闻兄之言,知是酒
国前辈,在下正要请教,便请下舟,不必客气。”那书生慢慢踱将过来,深深一揖,
说道:“晚生姓祖,祖宗之祖。当年祖逖闻鸡起舞,那便是晚生的远祖了。晚生双
名千秋,千秋者,百岁千秋之意。不敢请教兄台尊姓大名。”令狐冲道:“在下复
姓令狐,单名一个冲字。”那祖千秋道:“姓得好,姓得好,这名字也好!”一面
说,一面从跳板走向船头。令狐冲微微一笑,心想:“我请你喝酒,便甚么都好了。”
当即斟了一碗酒,递给祖千秋,道:“请喝酒!”只见他五十来岁年纪,焦黄面皮,
一个酒糟鼻,双眼无神,疏疏落落的几根胡子,衣襟上一片油光,两只手伸了出来,
十根手指甲中都是黑黑的污泥。他身材瘦削,却挺着个大肚子。祖千秋见令狐冲递
过酒碗,却不便接,说道:“令狐兄虽有好酒,却无好器皿,可惜啊可惜。”令狐
冲道:“旅途之中,只有些粗碗粗盏,祖先生将就着喝些。”祖千秋摇头道:“万
万不可,万万不可。你对酒具如此马虎,于饮酒之道,显是未明其中三味。饮酒须
得讲究酒具,喝甚么酒,便用甚么酒杯。喝汾酒当用玉杯,唐人有诗云:‘玉碗盛
来琥珀光。’可见玉碗玉杯,能增酒色。”令狐冲道:“正是。”祖千秋指着一坛
酒,说道:“这一坛关外白酒,酒味是极好的,只可惜少了一股芳冽之气,最好是
用犀角杯盛之而饮,那就醇美无比,须知玉杯增酒之色,犀角杯增酒之香,古人诚
不我欺。”令狐冲在洛阳听绿竹翁谈论讲解,于天下美酒的来历、气味、酿酒之道、
窖藏之法,已十知八九,但对酒具一道却一窍不通,此刻听得祖千秋侃侃而谈,大
有茅塞顿开之感。只听他又道:“至于饮葡萄酒嘛,当然要用夜光杯了。古人诗云: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要知葡萄美酒作艳红之色,我辈须眉男儿
饮之,未免豪气不足。葡萄美酒盛入夜光杯之后,酒色便与鲜血一般无异,饮酒有
如饮血。岳武穆词云:‘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岂不壮哉!”令狐
冲连连点头,他读书甚少,听得祖千秋引证诗词,于文义不甚了了,只是“笑谈渴
饮匈奴血”一句,确是豪气干云,令人胸怀大畅。祖千秋指着一坛酒道:“至于这
高粱美酒,乃是最古之酒。夏禹时仪狄作酒,禹饮而甘之,那便是高粱酒了。令狐
兄,世人眼光短浅,只道大禹治水,造福后世,殊不知治水甚么的,那也罢了,大
禹真正的大功,你可知道么?”

    令狐冲和桃谷六仙齐声道:“造酒!”祖千秋道:“正是!”八人一齐大笑。
祖千秋又道:“饮这高粱酒,须用青铜酒爵,始有古意。至于那米酒呢,上佳米酒,
其味虽美,失之于甘,略稍淡薄,当用大斗饮之,方显气概。”

    令狐冲道:“在下草莽之人,不明白这酒浆和酒具之间,竟有这许多讲究。”

    祖千秋拍着一只写着“百草美酒”字样的酒坛,说道:“这百草美酒,乃采集
百草,浸入美酒,故酒气清香,如行春郊,令人未饮先醉。饮这百草酒须用古藤杯。
百年古藤雕而成杯,以饮百草酒则大增芳香之气。”令狐冲道:“百年古藤,倒是
很难得的。”祖千秋正色道:“令狐兄言之差矣,百年美酒比之百年古藤,可更为
难得。你想,百年古藤,尽可求之于深山野岭,但百年美酒,人人想饮,一饮之后,
便没有了。一只古藤杯,就算饮上千次万次,还是好端端的一只古藤杯。”令狐冲
道:“正是。在下无知,承先生指教。”岳不群一直在留神听那祖千秋说话,听他
言辞夸张,却又非无理,眼见桃枝仙、桃干仙等捧起了那坛百草美酒,倒得满桌淋
漓,全没当是十分珍贵的美酒。岳不群虽不嗜饮,却闻到酒香扑鼻,甚是醇美,情
知那确是上佳好酒,桃谷六仙如此糟蹋,未免可惜。祖千秋又道:“饮这绍兴状元
红须用古瓷杯,最好是北宋瓷杯,南宋瓷杯勉强可用,但已有衰败气象,至于元瓷,
则不免粗俗了。饮这坛梨花酒呢?那该当用翡翠杯。白乐天杭州春望诗云:‘红袖
织绫夸柿叶,青旗沽酒趁梨花。’你想,杭州酒家卖这梨花酒,挂的是滴翠也似的
青旗,映得那梨花酒分外精神,饮这梨花酒,自然也当是翡翠杯了。饮这玉露酒,
当用琉璃杯。玉露酒中有如珠细泡,盛在透明的琉璃杯中而饮,方可见其佳处。”
忽听得一个女子声音说道:“嘟嘟嘟,吹法螺!”说话之人正是岳灵珊,她伸着右
手食指,刮自己右颊。岳不群道:“珊儿不可无理,这位祖先生说的,大有道理。”
岳灵珊道:“甚么大有道理,喝几杯酒助助兴,那也罢了,成日成晚的喝酒,又有
这许多讲究,岂是英雄好汉之所为?”祖千秋摇头晃脑的道:“这位姑娘,言之差
矣。汉高祖刘邦,是不是英雄?当年他若不是大醉之后剑斩白蛇,如何能成汉家几
百年基业?樊哙是不是好汉?那日鸿门宴上,樊将军盾上割肉,大斗喝酒,岂非壮
士哉?”

    令狐冲笑道:“先生既知此是美酒,又说英雄好汉,非酒不欢,却何以不饮?”
祖千秋道:“我早已说过,若无佳器,徒然糟蹋了美酒。”桃干仙道:“你胡吹大
气,说甚么翡翠杯、夜光杯,世上哪有这种酒杯?就算真的有,也不过一两只,又
有谁能一起齐备了的?”祖千秋道:“讲究品酒的雅士,当然具备。似你们这等牛
饮驴饮,自然甚么粗杯粗碗都能用了。”桃叶仙道:“你是不是雅士?”祖千秋道:
“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三分风雅是有的。”桃叶仙哈哈大笑,问道:“那么喝这
八种美酒的酒杯,你身上带了几只?”祖千秋道:“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每样一
只是有的。”桃谷六仙齐声叫嚷:“牛皮大王,牛皮大王!”桃根仙道:“我跟你
打个赌,你如身上有这八只酒杯,我一只一只都吃下肚去。你要是没有,那又如何?”
祖千秋道:“就罚我将这些酒杯酒碗,也一只只都吃下肚去!”桃谷六仙齐道:
“妙极,妙极!且看他怎生……”一句话没说完,只见祖千秋伸手入怀,掏了一只
酒杯出来,光润柔和,竟是一只羊脂白玉杯。桃谷六仙吃了一惊,便不敢再说下去,
只见他一只又一只,不断从怀中取出酒杯,果然是翡翠杯、犀角杯、古藤杯、青铜
爵、夜光杯、琉璃杯、古瓷杯无不具备。他取出八只酒杯后,还继续不断取出,金
光灿烂的金杯,镂刻精致的银杯,花纹斑斓的石杯,此外更有象牙杯、虎齿杯、牛
皮杯、竹筒杯、紫檀杯等等,或大或小,种种不一。众人只瞧得目瞪口呆,谁也料
想不到这穷酸怀中,竟然会藏了这许多酒杯。祖千秋得意洋洋的向桃根仙道:“怎
样?”桃根仙脸色惨然,道:“我输了,我吃八只酒杯便是。”拿起那只古藤杯,
格的一声,咬成两截,将小半截塞入口中,咭咭咯咯的一阵咀嚼,便吞下肚中。

    众人见他说吃当真便吃,将半只古藤杯嚼得稀烂,吞下肚去,无不骇然。桃根
仙一伸手,又去拿那只犀角杯,祖千秋左手撩出,去切他脉门。桃根仙右手一沉,
反拿他手腕,祖千秋中指弹向他掌心,桃根仙愕然缩手,道:“你不给我吃了?”
祖千秋道:“在下服了你啦,我这八只酒杯,就算你都已吃下了肚去便是。你有这
股狠劲,我可舍不得了。”众人又都大笑。岳灵珊初时对桃谷六仙甚是害怕,但相
处时刻既久,见他们未露凶悍之气,而行事说话甚为滑稽可亲,便大着胆子向桃根
仙道:“喂,这只古藤杯的味道好不好?”桃根仙舐唇咂舌,嗒嗒有声,说道:
“苦极了,有甚么好吃?”祖千秋皱起了眉头,道:“给你吃了一只古藤杯,可坏
了我的大事。唉,没了古藤杯,这百草酒用甚么杯来喝才是?只好用一只木杯来将
就将就了。”他从怀中掏出一块手巾,拿起半截给桃根仙咬断的古藤杯抹了一会,
又取过檀木杯,里里外外的拭抹不已,只是那块手巾又黑又湿,不抹倒也罢了,这
么一抹,显然越抹越脏。他抹了半天,才将木杯放在桌上,八只一列,将其余金杯、
银杯等都收入怀中,然后将汾酒、葡萄酒、绍兴酒等八种美酒,分别斟入八只杯里,
吁了一口长气,向令狐冲道:“令狐仁兄,这八杯酒,你逐一喝下,然后我陪你喝
八杯。咱们再来细细品评,且看和你以前所喝之酒,有何不同?”令狐冲道:“好!”
端起木杯,将酒一口喝下,只觉一股辛辣之气直钻入腹中,不由得心中一惊,寻思
道:“这酒味怎地如此古怪?”祖千秋道:“我这些酒杯,实是饮者至宝。只是胆
小之徒,尝到酒味有异,喝了第一杯后,第二杯便不敢再喝了。古往今来,能够连
饮八杯者,绝无仅有。”

    令狐冲心想:“就算酒中有毒,令狐冲早就命不久长,给他毒死便毒死便了,
何必输这口气?”当即端起酒杯,又连饮两杯,只觉一杯极苦而另一杯甚涩,决非
美酒之味,再拿起第四杯酒时,桃根仙忽然叫道:“啊哟,不好,我肚中发烧,有
团炭火。”祖千秋笑道:“你将我半只古藤酒杯吞下肚中,岂有不肚痛之理?这古
藤坚硬如铁,在肚子里是化不掉的,快些多吃泻药,泻了出来,倘若泻不出,只好
去请杀人名医平一指开肚剖肠取出来了。”令狐冲心念一动:“他这八只酒杯之中
必有怪异。桃根仙吃了那只古藤杯,就算古藤坚硬不化,也不过肚中疼痛,哪有发
烧之理?嘿,大丈夫视死如归,他的毒药越毒越好。”一仰头,又喝了一杯。岳灵
珊忽道:“大师哥,这酒别喝了,酒杯之中说不定有毒。你刺瞎了那些人的眼睛,
可须防人暗算报仇。”令狐冲凄然一笑,说道:“这位祖先生是个豪爽汉子,谅他
也不会暗算于我。”内心深处,似乎反而盼望酒中有毒,自己饮下即死,尸身躺在
岳灵珊眼前,也不知她是否有点儿伤心?当即又喝了两杯。这第六杯酒又酸又咸,
更有些臭味,别说当不得“美酒”两字,便连这“酒”字,也加不上去。他吞下肚
中之时,不由得眉头微微一皱。

    桃干仙见他喝了一杯又一杯,忍不住也要试试,说道:“这两杯给我喝罢。”
伸手去取第七杯酒。祖千秋挥扇往他手背击落,笑道:“慢慢来,轮着喝,每个人
须得连喝八杯,方知酒中真味。”桃干仙见他扇子一击之势极是沉重,倘若给击中
了,只怕手骨也得折断,一翻手便去抓他扇子,喝道:“我偏要先喝这杯,你待怎
地?”

    祖千秋的扇子本来折成一条短棍,为桃干仙手指抓到之时,突然之间呼的一声
张开,扇缘便往他食指上弹去。这一下出其不意,桃干仙险被弹中,急忙缩手,食
指上已微微一麻,啊啊大叫,向后退开。祖千秋道:“令狐兄,你快些将这两杯酒
喝了……”令狐冲更不多想,将余下的两杯酒喝了。这两杯酒臭倒不臭,却是一杯
刺喉有如刀割,一杯药气冲鼻,这哪里是酒,比之最浓烈的草药,药气还更重了三
分。

    桃谷六仙见他脸色怪异,都是极感好奇,问道:“八杯酒喝下之后,味道怎样?”
祖千秋抢着道:“八杯齐饮,甘美无穷。古书上是有得说的。”桃干仙道:“胡说
八道,甚么古书?”突然之间,也不知他使了甚么古怪暗号,四人同时抢上,分别
抓住了祖千秋的四肢。桃谷六仙捉人手足的手法既怪且快,突如其来,似鬼似魅,
饶是祖千秋武功了得,还是给桃谷四仙捉住手足,提将起来。华山派众人见过桃谷
四仙手撕成不忧的惨状,忍不住齐声惊呼。祖千秋心念电闪,立即大呼:“酒中有
毒,要不要解药?”抓住祖千秋手足的桃谷四仙都已喝了不少酒,听得“酒中有毒”
四字,都是一怔。

    祖千秋所争的正是四人这片刻之间的犹豫,突然大叫:“放屁,放屁!”桃谷
四仙只觉手中一滑,登时便抓了个空,跟着“砰”的一声巨响,船篷顶上穿了个大
孔,祖千秋破篷而遁,不知去向。桃根仙和桃枝仙两手空空,桃花仙和桃叶仙手中,
却分别多了一只臭袜,一只沾满了烂泥的臭鞋。桃谷五仙身法也是快极,一晃之下,
齐到岸上,祖千秋却已影踪不见。五人正要展开轻功去追,忽听得长街尽头有人呼
道:“祖千秋你这坏蛋臭东西,快还我药丸来,少了一粒,我抽你的筋,剥你的皮!”
那人大声呼叫,迅速奔来。桃谷五仙听到有人大骂祖千秋,深合我意,都要瞧瞧这
位如此够朋友之人是怎样一号人物,当即停步不追,往那人瞧去。

http://www.shuku.net/novels/jinyong/xiao/jhu14.html

这一段,总算说到酒具了。“饮酒须得讲究酒具,喝甚么酒,便用甚么酒杯。”借祖千秋之口,金庸开始给我们上酒具课:

“喝汾酒当用玉杯,唐人有诗云:‘玉碗盛 来琥珀光。’可见玉碗玉杯,能增酒色。”

“这一坛关外白酒,酒味是极好的,只可惜少了一股芳冽之气,最好是 用犀角杯盛之而饮,那就醇美无比,须知玉杯增酒
之色,犀角杯增酒之香,古人诚 不我欺。”

“至于饮葡萄酒嘛,当然要用夜光杯了。古人诗云: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要知葡萄美酒作艳红之色,
我辈须眉男儿 饮之,未免豪气不足。葡萄美酒盛入夜光杯之后,酒色便与鲜血一般无异,饮酒有 如饮血。岳武穆词云: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岂不壮哉!”

“至于这高粱美酒,乃是最古之酒。夏禹时仪狄作酒,禹饮而甘之,那便是高粱酒了。令狐兄,世人眼光短浅,只道大禹治水,
造福后世,殊不知治水甚么的,那也罢了,大禹真正的大功,你可知道么?”

“饮这高粱酒,须用青铜酒爵,始有古意。至于那米酒呢,上佳米酒,其味虽美,失之于甘,略稍淡薄,当用大斗饮之,方显
气概。”

“这百草美酒,乃采集百草,浸入美酒,故酒气清香,如行春郊,令人未饮先醉。饮这百草酒须用古藤杯。百年古藤雕而成杯,
以饮百草酒则大增芳香之气。”

“饮这绍兴状元红须用古瓷杯,最好是北宋瓷杯,南宋瓷杯勉强可用,但已有衰败气象,至于元瓷,则不免粗俗了。饮这坛梨
花酒呢?那该当用翡翠杯。白乐天杭州春望诗云:‘红袖织绫夸柿叶,青旗沽酒趁梨花。’你想,杭州酒家卖这梨花酒,挂的是
滴翠也似的青旗,映得那梨花酒分外精神,饮这梨花酒,自然也当是翡翠杯了。饮这玉露酒,当用琉璃杯。玉露酒中有如珠细
泡,盛在透明的琉璃杯中而饮,方可见其佳处。”

这里还真的罗列了汾酒、关外白酒、葡萄酒、高粱酒、米酒、百草美酒、绍兴状元红、梨花酒、玉露酒八种酒,然后对应列了玉杯、犀角杯、夜光杯、青铜酒爵、大斗、古藤杯、古瓷杯、翡翠杯、琉璃杯,让人有点眼花缭乱,接应不暇哈。且不管说的这些有没有道理,就把这些酒和酒具根据其特色联系在一起,再加上古诗词串起来,就让人看得心驰神往。

前面俺还抱怨关于酒的特色特性说的太少,这里倒是有了更多的料。比如关外白酒,酒味是好,但缺了芳冽之气。葡萄酒有艳红之色,高粱酒取其古意。米酒其味虽美,失之于甘,略稍淡薄,而百草酒乃采集百草,浸入美酒,故酒气清香,如行春郊,令人未饮先醉。最有意思的是说到玉露酒,居然有如珠细泡,这不是跟香槟差不多的汽酒了么?其实酒在发酵过程中,都要产生二氧化碳,多了,在酒中留不住,就会产生气泡。不过一般酒在没到口之前,气泡就已经跑光了。香槟之类的汽酒,妙就在把气泡留住了。其实也不一定非要香槟,我前段时间喝了一瓶玫瑰酒,入口后舌尖居然也有气泡产生的那种麻感。

然后就是酒具,这里金庸强调的是各种酒具的材料质地,玉、犀角、古藤、青铜、翡翠、琉璃,当然还有夜光杯,什么酒就该用什么样的材料做的酒具喝。古时中国的各种酒具真不少,各种材料的都有。其实洋人古时酒具也用各种材料,还记得电影《Indiana Jones and the Last Crusade》里最后找到圣杯的场景么?那些个杯子,也是各种材料制成的。

不过到了今天,喝酒用的杯子大多是用玻璃制的,好的是用水晶玻璃(Crystal),不同的是不同形状的杯子用来喝不同的酒。比如说同是高脚酒杯,喝红葡萄酒(red wine glass)的就是要大肚,收口要紧一些,而且喝不同的红葡萄酒,还有细分(见下图);白葡萄酒杯(white wine)相对肚子没那么大,而口就开得大些;香槟则是细长的笛杯(Champagne flute)或浅碟(Champagne coupe);而喝白兰地,则是小高脚杯(brandy snifter),握在掌中,让掌心的热力催动酒气的挥发,香味扑鼻。

1. Port, 2. Brandy snifter 3. white wine, 4. red wine, 5. red burgundy, 6. Champagne flute 7. Champagne coupe


这里罗列的,只是以葡萄作原料的酒。其它酒,比如说啤酒的杯子也是多种多样,不同的啤酒用不同的杯子。鸡尾酒多用直杯,但玛加丽塔用的是三角高脚杯。威士忌要看喝法,在石头上(on the rocks)用的是矮直杯(下图)。

whisky on the rocks

伏特加,如果是直着灌(neat),那么用的是细小的直杯,叫做枪杯(shot glass)(下图)。

shot glass

侃了不少了,回头再来。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2015-1-3 09:47 PM
东少: 喝一口whisky on the rock, 听一首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PBT_0P1TgM
呵呵,《酒醉的探戈》,对小邓,还是不能释怀啊。
引用 2015-1-3 09:45 PM
Dajon: 酒杯不错
对啊,侃酒杯才是此文的目的。
引用 2015-1-3 09:45 PM
星光: 好酒好酒!漫侃漫侃!

颇为有趣!甚是痛快!

再来!再来!    
呵呵,瞎侃哈。
引用 2015-1-3 09:44 PM
昨夜雨: 谢谢。系统有时也会偷懒。漫老板新年快乐!喝得多多!
噢,系统大概有些时候会大瞌睡,我后来还是看到了提醒。
引用 2015-1-1 12:33 PM
喝一口whisky on the rock, 听一首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PBT_0P1TgM
引用 2014-12-31 08:55 PM
酒杯不错
引用 2014-12-31 01:09 PM
好酒好酒!漫侃漫侃!

颇为有趣!甚是痛快!

再来!再来!   
引用 2014-12-31 12:08 PM
漫人: 抱歉,偷了一回懒,没想到吃苦的还是自己。

已经补上了。

不过很奇怪,为什么我没有看见你回复的提醒。   ...
谢谢。系统有时也会偷懒。漫老板新年快乐!喝得多多!
引用 2014-12-31 11:50 AM
昨夜雨: 酒杯不知何处去,此地空余酒杯连。

漫老板,第一张酒杯图看不到。我顺藤摸瓜过去,找到对应的网页,http://www.chiff.com/wine/glasses.htm,那边也无法显示插 ...
抱歉,偷了一回懒,没想到吃苦的还是自己。

已经补上了。

不过很奇怪,为什么我没有看见你回复的提醒。
引用 2014-12-31 11:49 AM
语婷:   
  
引用 2014-12-31 11:46 AM
八月风: 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
就是闲的发昏,所以才要喝。
引用 2014-12-31 07:21 AM
酒杯不知何处去,此地空余酒杯连。

漫老板,第一张酒杯图看不到。我顺藤摸瓜过去,找到对应的网页,http://www.chiff.com/wine/glasses.htm,那边也无法显示插图。
引用 2014-12-31 01:37 AM
  
引用 2014-12-31 01:14 AM
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

查看全部评论(14)

手机版|天涯小站

GMT-5, 2023-1-30 05:25 P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