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小站 2.0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2|回复: 0

160.回忆的小夜曲: 小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0-25 20:31: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Reader86 于 2022-10-25 09:43 PM 编辑

回忆的小夜曲: 小水

那年我来美国在旧金山上岸后,就换上了去南部的飞机。上机坐好后,忽然发现邻座带着犹太小帽的老头儿老瞧着我。那时我还年轻,皮肤白皙,头发漆黑,个子很高且笔杆般直,这样打量我的目光不少,我没在意。飞机起飞后不久,送水的车就推过来了,穿着制服的航哥低声地用美语问我要什么。

在从上海飞往旧金山的“西北”航班上,我早学会了“要什么”。可是那里没有这位服务员推车上的那些酒瓶子,我决定不再点遍地都是的可口可乐,也不再要有点甜的立顿冰茶。我问“有没有茅台”是想和航哥开个玩笑。这个舱里有很多位置空着,航哥看来不太忙。来回几个对话后,他终于弄明白了我说的什么后,抱歉地摇了摇头。

在家,父亲爱喝酒,而且他喝酒时喜欢让我们兄妹三个陪同他喝。二锅头一类的不少喝,西风,竹叶青,泸州老窖也来一杯。所以我从小就开始喝酒,出来什么酒都不怕。我指了指推车上个子最高的瓶子。航哥又问,是螺丝刀还是红玛丽?我的天啊,他幸亏没问 “sex on the beach?" 我哪里知道!“小水”(Vodka, 叫伏特加)的英文名字我百分之八十的时间都能发对了音,剩下的百分之二十总是和 Pravda(真理报)混淆。虽然没喝过,鸡尾酒和螺丝刀这些概念在英文书中碰到过不止一次,我却神使鬼差地抓住了“红玛丽”,对着帅哥重复了一遍毕生第一次听到的词组:“Bloody Mary”,顺便扫了一眼邻座关注的眼神,算是礼貌。拿到透着暗红液体的玻璃酒杯,非常怀疑地看了看,然后啜了一小口。忽然感到味觉被异常地刺激,上帝,要不是意识到犹太老头儿的目光还在盘旋,差点儿吐回到杯子里!这哪里是酒?如是,就是世界上最难喝的酒!芹菜,洋葱,西红柿搅和到一块儿生成稠糊糊汁子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含在里面40度的“小水”闻起来虽然有点冲,却已经让过量的果酸中和,没有一点酒的感觉了。骑虎难下,可我还是面带笑容,一闭眼,一跺脚,一口一口地喝了下去。过后,满口的芹菜、洋葱味和一肚子的西红柿酸,让我难受了半天,喝了两罐可口可乐才中和过去。

现在早已不陌生:小水混合橘汁真的像螺丝刀那样暗中抛索,丝丝入扣;红玛丽应该是猩红玛丽,里面的确有血的意味;至于说 sex on the beach,天啊,实际上就是大杂烩:

国际香型:小水+ 德国桃子果酒 + 橘汁 + 山楂汁 + etc.

美国香型:小水+ 法国黑山酶果酒 + 日本哈密瓜绿酒 + 山楂汁 + 菠萝汁 + whatever。

当然还有什么 mimosa ,是香槟 + 橘汁,etc,etc。这样配起来的鸡尾酒中一部分乙醇和果汁中的酸彼此中和,生出乙酸乙酯:芬香。虽说有过枉的时候,这就是鸡尾酒背后的原理了。西方人不善喝白酒(liquor),还是酿不出酒香就想了这个怪招来弥补?泸州老窖这样一折腾反而失去了醇香,千万不可盲目学老外!

快到目的地了,邻座的犹太老人找到机会和我说上一、两句话。他满脸的惊奇,我从中国来美国上学,英语说地已经很不错,不但坐一等舱,还喝猩红玛丽。他也许还会以为我来上大学,还不到喝小水的时候?其实美国人哪里能看出东方人的年龄。LD三十七岁那年在超市买酒他们还要查证件。唉,儿子都能打酱油了!当然,他们也没看出,我怀里只揣了二百九十美元,加上路过日本时买两只圆珠笔花去的十美元一共是三百美元,一分不多,一分不少。一等舱是另一个故事,以后再讲吧。

到了学校就忙着学习,把这些全忘了,直到最近在飞机上又听服务员提及“Bloody Mary",过去的经历一下子就涌上了心头。这次我已经如鱼得水,特意问了有没有“sex on the beach”。航哥给了我一个幽默的笑,然后递过来一杯 screwdriver。我不忘又要了一杯水——喝完漱口。

写于 2009.

http://my.cnd.org/modules/newbb/ ... amp;order=1#274155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手机版|天涯小站

GMT-5, 2022-11-29 08:51 A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