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小站 2.0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天涯小站 2.0 门户 查看主题

郁金香与母亲

发布者: fanghua | 发布时间: 2022-6-18 05:43 AM| 查看数: 116|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小学时读了一本翻译故事书“ 黑色郁金香”。 故事内容大概是描写有人成功地培育出黑色的郁金香, 为了这个培育的配方, 好些人马不计代价,设阴谋耍诡计,尔虞我诈地想去偷到那秘密配方。首先黑色不是我喜欢的颜色, 再加上像 这样充满着阴谋诡诈的故事从来不是我喜欢的,只因为是老师指定看的才勉勉强强看完,不过倒是从此知道了郁金香这个花名。

再大一点, 从有一年的月历上看到荷兰一处公园里, 在柔和的春阳下,一片绿茵的草皮上种满了各种颜色的郁金香,人们三三两两漫步其中,那悠闲宁静充满色彩的景色一直留在我脑海里。 在那出国还不是大众可以享有的年代里,心里立意有一天长大了一定要在一个春天里造访那个在荷兰的花园, 看那梦里的郁金香。

地处亚热带的台湾并不适合种郁金香,印象里一直到我上大学后 市场才开始有郁金香卖,先时非常昂贵,属于奢侈等级的花。 记得那时候一盆菊花差不多十几块,但 一株郁金香要一百多。大四那年放寒假时, 我收拾好行李回家去。 好不容易转了两趟车从西边的山区校园回到东边山脚下的家,下车时居然看到马路对面站牌下爸爸正往城里的方向等车。 看到我从路的对面走过来, 爸爸也喜出望外, 说“ 回来啦, 正好陪爸爸去市区给妈妈买花, 快过年了,妈妈最喜欢郁金香!”。我听了不禁大皱眉头,很不高兴地说“ 我刚下车, 还没回到家呢,何况还有行李。” 爸爸陪着笑脸说“ 好好好,来,爸爸帮你拿行李!” 一手接过去我手里的行李,一面拍着我的背哄着我。 就这样我不情愿地跟他又回到市区,去到车站附近一个很热闹的传统市场。市场里挤满了准备买年货过年的人,小贩的叫卖声,人们的讨价还价声,夹杂着偶尔小孩吵着要吃东西的赖皮哭闹声, 整个市场在一片吵杂却带着喜气的嗡嗡声浪中。

我们在人群中来到一处卖花的摊子,摊子前的地上摆着一盆盆喜气应景的红色和黄色的菊花。卖花的老板 露出惯吃摈榔的黄牙笑着招呼驻足的客人,绑在腰上的帆布钱袋沉沉的地垂在他瘦瘪的肚子前。在靠里面的架子上才摆着优雅的郁金香 。看到那从修长叶子里伸出叫人一看心就会一阵柔软的郁金香花苞, 我早已忘了这一路舟车劳顿,跟爸爸很慎重地选了一盆淡粉红色含苞的郁金香。老板发现了里面的客人,回头过来招呼我们, 伸出大拇指说“哦,这郁金香,xiong3 swee4 !(注: 闽南语“最美”的意思)”,一面小心翼翼地把花放到一个提袋里, 一面高高兴兴地接过爸爸手里的大钞。那时候这样一盆郁金香对我们来说是奢侈的,因为当时父亲已经退休多年,加上还有我这个幺女还在私立的教会大学上学,家里的财务并不宽裕;但是对妈妈, 爸爸向来是大方的。   很多年以后我很庆幸那天跟了爸爸去买花,有了跟他一起宠妈妈的回忆,因为那年的秋天爸爸就骤世了。

过了好些年,我像很多同学一样出国念书,回国工作,然后结婚生子又随夫婿出国定居。 在这重要的人生阶段虽少了父亲的庇荫和祝福, 还好一路有妈妈陪我走过来。搬到美国的西雅图安好了家便迫不及待邀妈妈过来看看,那时妈妈身体状况已经不是很好了, 但是念着要看看唯一女儿的新家, 她还是决定鼓起勇气一个人飘洋过海过来。

我们刚搬到此地时就听说北边有一处郁金香花田,花开时田里的各色郁金香花海是一望无际接到天边的。我心想妈妈看到时会有多开心啊,于是搬定后我们便计划着妈妈来美国的时间。三月底四月初是郁金香花季的开始,每天看本地的电视新闻总追踪着花开的情况, 好不容易把妈妈盼来 时已经是四月底了,眼看花季就要过去了。

妈妈到达的那天, 我们从机场接了她便直奔花田。四月的台湾已经是穿短袖的季节了,可是西雅图天气还是春寒料峭的, 妈妈身上穿的衣服很单薄, 我早已把冬天的外套准备好让她穿上。 帮她穿上的那一霎那间我觉得我们的角色倒过来了, 一直, 都是她在替我担心着凉受冻的。

车下了高速公路往花田走, 不同颜色的郁金香花田在不远处像一片片鲜艳的彩色纸铺在蓝天下的大地上,夹着些许已经采收完毕露出深褐色的土地。虽然经过长途飞行,妈妈一点也没觉得疲倦,一面逗弄着安全椅上刚满一岁的儿子, 一面张大眼睛看着窗外美得令人屏住呼吸的风景。也是第一次来到郁金香花田的我,车一转个弯看到一片不同颜色的花田来到眼前,便忍不住转头对着在后座的妈妈兴奋地叫着“ 妈,  你看!” 妈妈也赶紧把眼光从儿子身上转移到窗外,赞叹“哦,好漂亮啊!“,眼里闪着惊喜的亮光。 回想起那年过年前跟父亲一起为妈妈去买郁金香的往事, 觉得自己好像一下子变成个暴发户, 把那數以千计的郁金香搬到妈妈眼前, 相信父亲在天上一定也很安慰有这个女儿可以帮他继续宠着他的爱妻。

如今父母都已离世很多年了, 每年郁金香花季到时我总会买上一束粉红色的郁金香遥念在天上的父母。每隔一两年也会驱车北上造访郁金香花田,看着天空下那一望无际看也看不腻的缤纷花田, 心里多想能够再如当日,手指着那一片花田,转头大声兴奋地说“ 妈, 你看!”

4. 2022(原载于世界日报)

评分

参与人数 2激情 +20 收起 理由
ms_lt + 10
昨夜雨 + 10

查看全部评分

最新评论

手机版|天涯小站

GMT-4, 2022-8-16 08:37 P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