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小站 2.0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天涯小站 2.0 首页 拾萃 旅游摄影 查看内容

Reader86:造访首都华盛顿 随笔 2019/10/15-17 (Edited)

2021-1-3 10:17 AM| 发布者: 昨夜雨| 查看: 119| 评论: 5|原作者: Reader86|来自: 小站空间

摘要: 造访首都华盛顿——记南北卡工商总会初秋活动等啊,盼啊……计划公布两个月之后,十月十五日,南北卡华人工商总会会员一行二十七人,包括五位欧裔资深会员,以及随行记者和司机终于踏上去华盛顿的路程。旅行,一路要 ...
造访首都华盛顿

——记南北卡工商总会初秋活动

等啊,盼啊……计划公布两个月之后,十月十五日,南北卡华人工商总会会员一行二十七人,包括五位欧裔资深会员,以及随行记者和司机终于踏上去华盛顿的路程。

旅行,一路要赶车赶路赶时间,紧张、劳累、还会不适应;旅途中,多数时间没有家常的饭吃起来舒服,因为旅途的紧张和劳累,好饭菜也不能很好地享受。

15日下午,我们到了参议院和众议院开会、议员们办公的地方:国会山。

众议员拉尔夫·诺曼(Ralph Norman)特意送来Blake和Alec全程陪同我们参观国会山。整个参观中,每到一地,会员们就会拍照留念,有华盛顿奠定的基石、南希•佩洛西的讲坛、墙壁上和拱顶的油画,以及DC的地理中心,等等。大家关注、愉快、也很激动,自由公民的特点表现得淋漓尽致。短短的两天,我们拜访了五个联邦参众两院议员办公室,就中美关系(特别是经贸关系)、文化、教育和民间交流、技术移民法案、边界安全以及总统弹劾等议题进行了较为深入的探讨和沟通,并提出我们的关切和建议。“白房子”周围,公民和他们的代表水乳交融,合作互动,这一切就是一首和谐的主旋律,在华盛顿上空回荡。

接近傍晚,我们来到众议员拉尔夫·诺曼(Ralph Norman)的办公室。当他出现时,我一下子就认出他来了。2018年,商会为他助选,我参加了。他也认出我来了,很高兴地与我握手,如同好朋友。时间很晚了,他简短地叙述了一下华盛顿的政治形势和他最近的工作,回答了大家的问候和问题,最后和大家合影留念。

离开时,在议员办公室的长廊里走着,一个回忆掠过我的心头:记得刚来美国在佛州住,旅游路过州政府,或者州长官邸时,我感觉虽是眼前,却是很遥远,永远不可能走近,而心意灰灰(里面也许有开始紧张的留学,后来侨居美国、远离故乡的成分,也有因为在国内我家很长时间就在政府大院里的缘故)。这个感觉很清晰。记得回家时,我和父亲说过,这个距离感让人到失落。没有想到,我已经不在乎,或者是忘了这个感觉时,一不小心,距离溶化了,人走近了。这是一个很不错的感觉。

十六日上午,团队在参议员议事大厅(The Senate gallery)旁听,访问参议员Lindsey Graham办公室之后,来到美国小企业管理署。政府契约及商业发展局副局长Robb Wang接见了商会团队。他为队员们提供了“在联邦政府层次上,企业贷款、企业政策以及与政府之间合同等方面,可以运用的资源”等信息,帮着会员更好地发展企业。这次旅行,也体现了商会对会员的具体帮助。

十六日下午,去过参议院多数党领袖Mitch McConnell办公室后,我们来到参议员Thom Tillis办公室,参议员Dan Bishop也派人来这里与我们座谈。(他们两人刚刚都被重选连任,真为他们高兴!)。

不管是民主党或共和党,不管是参议员还是众议员,他们都是代表我们选民利益的,选民可以影响我们在国会的代表。关于S386提案问题,王会长这次转交参议员Thom Tillis一封北卡2000多选民签名的信件,希望他能够反对S386。我采访时,商会副会长Hannah Chan告诉我,这次她特意代表一些北卡选民,感谢Thom Tillis,感谢他代表选民的利益,因为他不断与选民交流互动,听取选民的意见。商会会员积极参加政治活动也在侧面显示了我们商会会员的社会责任感,以及社会影响力。

因为我自己对有些问题很敏感、也很迷茫,在Thom Tillis办公室时,我问了这样一个问题,“弹劾总统是一个政治程序,还是法律程序”?对特朗普总统的弹劾是不是合法的?”Thom Tillis法律助理的回答大致是这样:弹劾现任总统,并非纯粹理论性的(这句我的理解是,并非法律程序),不可能与一些根本的政治问题分开;比如,谁应该投票表决弹劾或者撤职总统?什么时间?什么原因?在我们的宪法中,弹劾就是这样设计的,在历史中也是这样操作的。特朗普总统的情况也应该如此。我本来觉得如果不是法律程序,其意义会削弱,但,这个回答让我对弹劾总统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

为什么旅行?为什么这次旅行?我一直在想,答案一直在潜意识之中,直到最后一天,在白宫参观著名的蓝屋时,才浮出水面。White House其实是白房子,美国人不叫它宫殿(palace)。蓝屋是总统和第一夫人用来接待客人的地方。“一所普普通通的房子,为什么蓝屋是椭圆形?”白宫导游问。一位参观者说,“因为我们是共和国?”讲解员说,“对!”答案听起来很莫名其妙,想一想,理一理基本是这样的。我们的政府是人民的政府,来自人民,为人民(Government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既然我们的总统不过是服务人民,他的官邸就无需奢侈。

除了蓝屋,总统办公室也是椭圆型。世界上的屋子无非长方形和正方形,为什么椭圆形呢?椭圆型标志着什么?一个椭圆有两个焦点,我仍然记得在中学时,用图钉、铅笔和一条线画椭圆,真是脚忙手乱。那时我们刚建国,欧洲人笑话我们是土老冒,椭圆形的屋子,正是因为建造起来不容易啊!因为椭圆在这里讲究精确、讲究技术、讲究科学;反映的是智力、胸怀和水平。国会大厦的穹顶和国防部的五角大楼,同样要求精致、准确和一丝不苟。过去故宫的建筑也不是高楼大厦、巍然屹立,但是它们有三级九层高台阶,金碧辉煌琉璃瓦以示皇家的威严和尊贵。不同的是,“白房子”考虑的不是威严,也不是尊贵,而是平易近人和沉着自信。

美国是一个民主社会,我们感受到美国的高级官员,参议员和众议员,确实非常地廉洁,办公室简单又实用,不奢华;办公室工作人员诚恳、有效,与参访人员,开诚布公地交流,显示出美国民主平等地议事。

晚上,全体会员去总统特朗普的国际旅馆共进晚餐。大家沉醉在兴奋的心情中,利用手机钻研菜谱。我看到了日本和牛肉,A-5 质量,并非每个饭店都有,立刻感到和白天的愉快心情很合拍,这个感觉从Hannah也订同样的菜那里,得到了印证。一顿称心如意的晚餐,会给这次旅行添加了美好的回忆。

十七日,商会一行受邀,参加了大使馆为我们举办的座谈会。

会上,商会组织部长陈思发言说,“我已经来美国将近30年了,第一次来大使馆,感到很激动。很感谢使馆对我们精心招待。她说她自己公司在北卡,家住在南卡;南北卡的地理和经济都很适合投资,希望大使馆能够帮助介绍这两个州。虽然我们北卡只是美国第17大城市,但机场很繁忙,带动经济。夏乐特的经济状况很好……美国500强公司,有六家的总部在夏乐特。这里气候也很好,没有自然灾害,希望大使馆把这些信息传送给国内的投资者,希望使馆领导考虑。另,北卡没有中国银行的支行。希望使馆人员考虑这些问题。”

很多朋友就中美关系问题发言,他们认为中美两国关系深度融合,互为依存,两国应该拿出诚意,寻找一个合作共赢,非对抗性的良性共存的和谐共处道路,同时正视双方的核心利益。

我们商会在促进中美关系,以及贸易方面和大使馆保持了相当好的合作关系。这次使馆接待我们很隆重,规格很高,徐学渊公使主持,钟瑞明总领事和李民副总领事参加了活动。会后,领导和我们一起共进午餐。菜谱里有高级厨师的作品:五香牛肉,脆炸大虾,红烧排骨,猪肉饺子,时鲜蔬菜,五彩水果,红白葡萄酒等等。紧张了几天的团员,在这个愉快的午餐中,细细体味造访首都的意义。临走时,每人都得到一份礼物:印有中国大使馆字样的包包、纪念章、书签和咖啡杯子。

我们的欧裔会员对这次造访有什么想法?我采访了南卡分会会长、负责这次活动的主要策划和具体安排的凯莉·塔克夫人,她说,“我们的访问把我们商会介绍给了参议员和众议员,我们也访问了新任职的参议员和众议员,与他们建立了联系。联邦小企业管理委员会的负责人Robb Wong为了我们提供了有价值的信息,帮助我们商会会员处于萌芽状态的小企业。造访首都,提供了让我们亲眼看到我们的国会是怎样工作,怎样制定法律的机会,也学习了国会山这个建筑的灿烂历史。参观白宫,让我们看到了总统和第一夫人生活和招待客人的地方。访问中国大使馆,我们讨论了我们怎样在两国之间的贸易和其它我们所关心的事物中起桥梁作用。每一次会见都让我们为代表商会而感觉到骄傲。”

这次访问,“商会会员踊跃有序发言,体现了大家都在对国家的未来和中美关系走向深度关切,一改华裔不关心政治的刻板形象,体现了良好的团队精神和个人素质,我为大家的表现而感到骄傲,”杨董事长说。“真正感到我们商会的软实力,我们的平台越建越大,充分发挥了平台的作用,来促进中美贸易和中美关系,在高层面上的推动。我们的会议在参议员,众议员的办公室举行,探讨我们关心的问题,这就证明了我们实力,”王会长说。商会领导的总结准确、精辟。

在首都的三天中,还有一天淅淅沥沥地下着不大不小的雨。上午,室内活动后,从国会山出来,去美国小企业管理署时,会员们的衣服都淋湿了。一直按“高大上”的规格,女士们穿的都是高跟鞋。走了将近1.2个英哩的路,坚持到达Robb Wong的办公室。我问累不累,大家七嘴八舌都说累。累是累一点儿,可是大家热情很高!

这是什么力量?

傍晚去特朗普总统旅馆,不愿走路的会员都乘车走了,剩下几个愿意漫步在华盛顿大街上, 我一般是能走就不坐车。雨过天晴,空气清新。大家心意盎然,谈笑风生。我听到会长舒心、忘情地哈哈大笑,看到Richard and May迈着“赶集一样”轻盈的步伐。我非常高兴,目睹了这些孩童般的天真。一种非常美好的感觉油然而生,与往常很不同!

感觉来自何方?

概括来说,旅行就是牺牲身体的舒适,来滋养心灵。人们喜欢旅游,并乐此不疲,就是因为满足心灵的需求有时更重要,也让人感到更愉悦!

                                                         

 



(过去应组织要求写的,  发表在《海外版》,放这里做个记录)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2021-1-12 09:31 AM
Reader86: 我对大使馆的外形很感兴趣。据说是杜聿明设计的,像个炮楼,一块儿一块儿的堆积在那里, 可能是长城的垛口?   ...
红色长城?
引用 2021-1-11 08:15 PM
慕白: 由于工作关系,好多年前我时常去使领馆和联合国代表处。别的都忘了,只记得酒会的佳肴美酒了。最深的印象:国内越穷,局势越动荡, 这类酒会的规格越高。[em:22: ...
我对大使馆的外形很感兴趣。据说是杜聿明设计的,像个炮楼,一块儿一块儿的堆积在那里, 可能是长城的垛口?
引用 2021-1-10 01:02 PM
Reader86: What do you think?  别气我!

It's my professional  organization.
由于工作关系,好多年前我时常去使领馆和联合国代表处。别的都忘了,只记得酒会的佳肴美酒了。最深的印象:国内越穷,局势越动荡, 这类酒会的规格越高。
引用 2021-1-4 09:00 PM
panda: 过去应组织要求写的,

组织=CCP?
What do you think?  别气我!

It's my professional  organization.
引用 2021-1-4 08:32 PM
过去应组织要求写的,

组织=CCP?

查看全部评论(5)

手机版|天涯小站

GMT-4, 2021-1-21 04:30 P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