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小站 2.0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天涯小站 2.0 首页 拾萃 文学艺术 查看内容

昨夜雨:我有一杯酒 聊聊诉衷情

2020-12-3 04:56 PM| 发布者: 昨夜雨| 查看: 160| 评论: 13|原作者: 昨夜雨|来自: 小站空间

摘要: 天冷了更要喝酒。最好是中国的白酒,其它的酒也行。这里说的“诉衷情”,是指词牌名。在这个词牌下印象最深的,应该就是陆游的《诉衷情·当年万里觅封侯》一词——当年万里觅封侯,匹马戍梁州。关河梦断何处?尘暗旧 ...
天冷了更要喝酒。最好是中国的白酒,其它的酒也行。

这里说的“诉衷情”,是指词牌名。在这个词牌下印象最深的,应该就是陆游的《诉衷情·当年万里觅封侯》一词——

当年万里觅封侯,匹马戍梁州。关河梦断何处?尘暗旧貂裘。
胡未灭,鬓先秋,泪空流。此生谁料,心在天山,身老沧洲。

最近一段时间,我对这个词牌情有独钟,打算用它连续填词,当作我自己这一段时间的“日记”。有些小词也在小站上贴出来过了。

某日,一个朋友告诉我,我用的这个词牌不应该叫做“诉衷情”,而是应该叫做“诉衷情令”。他说,他也想按照这个词牌填词,但是到了某些在线自动检测诗词格律的网站一查,发现人家根本不通过他的作品,因为格律差太远了。而我所用的词牌,有的网站另外标为“诉衷情令”,或者干脆就没有这个“诉衷情令”。

于是,我就想把这个词牌的来龙去脉找一下。

首先应该指出,和很多词牌一样,“诉衷情”这个词牌有很多“体”,不仅字数不同,语句音律的组合也不同。同时,用同样字数语句音律组合的词,又被命名为不同的词牌。所以,我们就先把哪个是“正体”哪个不是“正体”的问题搁置起来。

翻看典籍,最早用这个词牌名的作品,是晚唐温庭筠的《诉衷情·莺语》,共33字:

莺语,花舞,春昼午,雨霏微。金带枕,宫锦,凤凰帷。
柳弱蝶交飞,依依。辽阳音信稀,梦中归。

与温庭筠同时代的韦庄,也使用过这个词牌。他的两首《诉衷情》都是33字。下面是其中的一首——

烛烬香残帘半卷,梦初惊。花欲谢,深夜,月笼明。
何处按歌声,轻轻。舞衣尘暗生,负春情。

上面的温韦这两首词,字数虽然相同,但是在音律上略有出入。到了宋代,标为《诉衷情》的词作很多,但是在字数语句音律的组合上,都有了很多的不同。现在广为流传的一些《诉衷情》,并不是按照这个33字的格律写的。

我现在没有太多的资源可以把宋代的《诉衷情》作品做一个梳理。但是凭借有限的资料,可以看到宋代《诉衷情》与晚唐《诉衷情》在字数格律上出入很多,而且著名词人柳永(987?-1053)对这个词牌的贡献是比较引人关注的。柳永只有一首《诉衷情》传世。

一声画角日西曛。催促掩朱门。不堪更倚危阑,肠断已消魂。
年渐晚,雁空频。问无因。思心欲碎,愁泪难收,又是黄昏。

虽然柳永只有一首《诉衷情》,但后人在谈到《诉衷情》词牌时,经常提起他的这首词。可以看出,这首词的格律与陆游的《诉衷情》是一致的,而与温韦的《诉衷情》可以说是同名异谱。但柳永是不是44字《诉衷情》词牌的首创者,不敢断言。与他同时代的人,也有过同一词牌的作品,比如王安石的父亲王益(994-1039),也有过44字的《诉衷情》。

(待续)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2020-12-6 02:55 PM
waspking: 应该是网恋了吧。
蜂教授好久不见。想你啊!
引用 2020-12-6 02:55 PM
慕白: 说得对,雨兄。
现在可正是米国的制度面临存亡之秋啊!说不定连小站的将来也会受到影响呢。    难怪有人说这是一场护宪护国大战呢。 ...
不至于吧。我觉得米国国父们的智慧,不至于那么经不起推敲与摔打。
引用 2020-12-6 02:54 PM
八月风: 你说的这个电脑网站自动检测格律实在是有点过分了。这么下去诗词传统文化只会越来越衰败。
我觉得这些网站的初衷是帮助学习者,也提升自己的流量。但是缺乏对基础知识的了解,把这些网站当作规范,就害了自己。这一点我后面还打算提到。
引用 2020-12-6 02:07 PM
应该是网恋了吧。
引用 2020-12-4 06:06 PM
昨夜雨: 慕白兄久违了。比起米国的总统,我更相信米国的制度。
说得对,雨兄。
现在可正是米国的制度面临存亡之秋啊!说不定连小站的将来也会受到影响呢。   难怪有人说这是一场护宪护国大战呢。
引用 2020-12-4 05:37 PM
昨夜雨: 大体上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过去肯定没有人填词之后,还要去电脑网站做自动检测的。
你说的这个电脑网站自动检测格律实在是有点过分了。这么下去诗词传统文化只会越来越衰败。
引用 2020-12-4 05:35 PM
阿理郎: 八月风: 同一个词牌有不同变体,而且变体之间字数和格律组合差别很大的,是不是也和音乐的变化规律有关?

久未照面,先问好。

讲几句外行的瞎想:以当 ...
也先问好。   同意你这个猜想。
引用 2020-12-4 12:54 PM
慕白: 这些天只顾得关心美国总统大选了,哪里还有诉衷情的时间和心思?这可是关乎小站和所有热爱自由的人的头等大事啊!万一拜登的社会主义集团上台了,大家连诉衷情的 ...
慕白兄久违了。比起米国的总统,我更相信米国的制度。
引用 2020-12-4 12:21 PM
阿理郎: 八月风: 同一个词牌有不同变体,而且变体之间字数和格律组合差别很大的,是不是也和音乐的变化规律有关?

久未照面,先问好。

讲几句外行的瞎想:以当 ...
大体上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过去肯定没有人填词之后,还要去电脑网站做自动检测的。
引用 2020-12-4 12:19 PM
八月风: 我说你怎么最近总是“诉衷情”,原来是有意在连续用这个词牌填词。

随便在网上搜了一下,看见百度词条里的“诉衷情”说除了33字的,还有37字,41字等不 ...
词与音乐的关系应该是曾经很密切的。但是由于音乐资料的记录手段所限,现在我们所能知道的已经甚少,而且我自己在这个方面的知识储备也很有限,所以我不打算在我的帖子里加以讨论。这里说一下,柳永的《诉衷情》之所以被后来的词谱提及,也可能与他的集子里记录了这个词谱归属于“林钟商”调。“林钟商”是一个与音乐有关的类型,在这个类型下有很多词牌,比如“蝶恋花”,“少年游”等。所以““林钟商””不是一首固定的曲调,但可能是有一定的“套路”,可以变化。所以才有了字数上的格律上的不同。
引用 2020-12-4 12:11 PM
这些天只顾得关心美国总统大选了,哪里还有诉衷情的时间和心思?这可是关乎小站和所有热爱自由的人的头等大事啊!万一拜登的社会主义集团上台了,大家连诉衷情的空间都没有了,随便送你个“ 妄议中央”的帽子,谁受得了?   
引用 2020-12-3 10:25 PM
八月风: 同一个词牌有不同变体,而且变体之间字数和格律组合差别很大的,是不是也和音乐的变化规律有关?

久未照面,先问好。

讲几句外行的瞎想:以当时文人和歌女的身份对比来猜,恐怕是文人加字在先。文人“不以律害意”,为了发挥文才,或充分表达情意,在原来的格律上加了字,歌女是不敢有异议的。而且想来当年词牌的曲谱并不那么死板,歌者有增减伸展的余地,甚至正好创新发挥。如果新词得以流行,便有其他文人按新谱作词,该词牌便会有不同字数的词作流传下来。
引用 2020-12-3 08:04 PM
我说你怎么最近总是“诉衷情”,原来是有意在连续用这个词牌填词。

随便在网上搜了一下,看见百度词条里的“诉衷情”说除了33字的,还有37字,41字等不同变体,却没说44字的,可下面的典范作品里却有陆游的“当年万里觅封侯”,显然不够严谨。等着看你的续之一,之二等等来缕清头绪。

我一直比较喜欢词,喜欢词的长短句之间更生动的韵律感和流畅感。据说最早的词牌都是有音乐配着的,填好了就能唱。不知像这样同一个词牌有不同变体,而且变体之间字数和格律组合差别很大的,是不是也和音乐的变化规律有关?

查看全部评论(13)

手机版|天涯小站

GMT-4, 2021-3-5 05:46 A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