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小站 2.0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天涯小站 2.0 首页 拾萃 音乐影视 查看内容

Chang_Le: 国乐名曲:小结,兼谈全球视野中的国乐

2020-10-14 01:59 PM| 发布者: 昨夜雨| 查看: 75| 评论: 2|原作者: Chang_Le|来自: 小站空间

摘要: 前面我们简谈了国乐的历史以后,先后欣赏了琴,筝,琵琶,二胡,板胡,笛子,管子,唢呐这些主要乐器的代表性曲目,又欣赏了江南丝竹和广东音乐这两个著名乐种,还欣赏了近现代改编创作的一些著名的合奏曲。作为这个 ...

前面我们简谈了国乐的历史以后,先后欣赏了琴,筝,琵琶,二胡,板胡,笛子,管子,唢呐这些主要乐器的代表性曲目,又欣赏了江南丝竹和广东音乐这两个著名乐种,还欣赏了近现代改编创作的一些著名的合奏曲。作为这个系列的小结,这次我们简谈一下全球视野中的国乐。

 

国乐,或称中国音乐,是全人类音乐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在世界各地区,各民族的音乐中,中国音乐有其自身的特点。同时,中国音乐并不是一个封闭的存在,而是与其它地区和民族的音乐不断地进行着各种交流和互相影响。那么中国音乐在全球视野中究竟有什么不同于其他音乐的特点?

 

为了说明这个问题,比较的方法是不可避免的,因为通过比较,才能更清楚地认识到各自的独特之处到底是什么。这里为了方便,主要把欧洲音乐,或称西方音乐,作为比较的参照。但必须说明,这种比较是要更清楚地认识各自的特点,而不是要比出高低贵贱对错好坏。人类社会的不同文化是没有“高与低”或“先进与落后”之分的。

 

我们欣赏中西音乐,往往能听出中国音乐与西方音乐在风格上有所不同。这种风格的差异实际是由音乐中的很多方面综合而形成的,包括乐律,音阶,调式,旋律,结构等方面的特征,当然还有演奏的工具 乐器。下面就分几个方面来看放入全球视野的中国音乐。

 

乐律

 

首先,在乐律方面,欧洲传统主要是运用毕达哥拉斯律(Pythagorean tuning),而中国传统主要是运用三分损益律。这两种律制大同小异,都是把“一个八度”之内分为12个音,但具体计算方法有些差别。关于欧洲和中国传统的这两种律制,详见拙文“关于‘一个八度’之内分12个音的问题”:

https://smallstation.net/home.php?mod=space&uid=112&do=blog&id=30010

 

 此外,还有一种律制叫做纯律(Just intonation pure intonation)。据介绍,纯律起源于欧洲,据说是从毕达哥拉斯律派生出来的。中国也有纯律的实践,即古琴上一些徽位所反映出的律制与纯律一致。由于纯律在中西音乐中都有运用,在此不多赘述(关于纯律的更多信息见百度百科:https://baike.baidu.com/item/%E7%BA%AF%E5%BE%8B )。

 

当然还应提到的如今应用广泛的十二平均律。简言之,无论是欧洲的毕达哥拉斯律,还是中国的三份损益律,在一个八度内12律之间的差都不是等比的,说白了,就是12个半音大小不一,不平均,使得音乐不能自由转调。在十二平均律的精确算法产生之前,中西的音乐实践中都有近似平均律的运用,最典型的就是有“品”(柱位)的拨弦乐器(如吉他,琵琶等)由于“品”都是直的,在多根弦上运用,产生出的半音音差只能是平均的。而在十二平均律的精确算法产生之前,这种平均只能是近似的,所以是近似平均律。同时,中国和欧洲都不断有理论家探索十二平均律的精准的计算方法。

 

众所周知,最早精准计算出十二平均律的是中国明朝的朱载堉(1536-1611)。他于1584年完成的《律学新说》中,第一次精确计算出十二平均律中各律的数值。52年后,法国数学家马林·梅森(Marin Mersenne, 15881648)在1636年著的《谐声通论》(Harmonie universelle,又译作“宇宙和谐”)中发发表了对十二平均律相同的算法。有人提出,朱载堉的十二平均律算法可能是传教士利玛窦传给梅森的,但这种看法缺乏证据,只能是猜测。

 

音阶和调式

 

在调式方面,欧洲中世纪是用教会调式,从文艺复兴时期,大小调式的体系逐渐占主导地位;而中国传统是用宫商角徵羽五种调式。在音阶方面,大小调体系中有自然大小调,和声大小调,旋律大小调;而中国传统音乐中有古音阶,新音阶,和清商音阶。这些详见拙文“中国传统音乐的音阶和调式”:

https://smallstation.net/home.php?mod=space&uid=112&do=blog&id=13810

 

 

旋律与结构

 

音乐的旋律与结构取决于音乐创作(或制作)的思维方式。根据一些学者的总结,中国传统音乐基本是“线性思维”或“横向思维”,即注重旋律的“单音性”  (更多讨论见“中国音乐的线性思维是‘落后’的吗?”

https://www.sohu.com/a/273709939_339152 ;而欧洲音乐的思维方式,我觉得,在总体上是横向与纵向相结合的思维方式,特别是中世纪以后,音乐中的和声与复调等更体现了这种纵横结合的思维。

 

在较大型作品的结构方面,中国音乐常用变化重复,曲牌连缀,板式变化等方法扩展乐曲;而西方音乐则在结构方面出现了一些规范的曲式,如三部曲式,回旋曲式,奏鸣曲式等。这些概念在音乐的工具书以及“曲式与作品分析”这类教材中都有介绍,这里就不赘述了。

 

乐器

 

以上这些方面大部分是理论上的,下面我们看实际的东西,最直观的就是乐器。如今被通常认为是“中国的乐器”中,从来源上大体可分为两种,一种是中国本土产生并延续至今的乐器,如琴,筝,笙,锣等;另一种是历史上从其它文化传统传入中国,并延续至今的乐器,如琵琶,二胡,管子,唢呐等。当然,还有一些乐器最早的起源还有待研究,比如笛,中国虽然发现了八千多年前的骨笛,但在德国发现了三万年前的骨笛(见本系列关于笛的那一节);还有各种鼓,根据现有资料很难说清哪种鼓是中国本土起源的,哪种鼓是外来的。关于全人类乐器的历史,有不少需要研究的课题。

 

还有一个方面是中国乐器的对外传播,这与受外来影响有时是连在一起的,例如琵琶。中国的琵琶是从中亚通过丝绸之路传入中原的,而后又从中国传到日本,朝鲜/韩国,越南等国家。中国的筝也传到了日本和朝鲜/韩国,在日本叫Koto,在朝鲜/韩国叫Gayageum。当然这些乐器在各国又有些演变,其音乐也具有当地的特征。

 

还想提一下以曾侯乙编钟为代表的中国早期的青铜编钟,确实很神奇,在那个年代是中国独有的。欧洲后来出现了相似的乐器 bell chime,可能并不是受中国的影响而产生的。(谢谢漫人兄关于加上编钟的建议!)



西乐大规模传入中国的影响

 

中国音乐从二十世纪初前后,也就是清末民初,开始经历了一次大的变革,即大规模引进西方音乐,包括乐器,记谱法,音乐教育,大小调调式体系,等等,对中国音乐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对这次大变革,至今存在不同的认识和评价。有人认为西方音乐是随着西方的坚船利炮轰开中国的大门后进入中国的,中国人是被动地接受了这种音乐上的变革;也有人认为西方音乐是因中国人主动向西方学习而传进中国的,中国人是主动地进行了音乐上的这种变革。当然这两种看法对变革的评价也很不同,前者认为中国传统音乐因此遭到巨大损失,对这种变革多持否定态度;而后者则认为变革虽然有缺点,但促进了中国音乐的发展,对这种变革基本持肯定态度。这些不同看法和评价至今存在,并没有取得一致意见。

 

由于这种变革,不断产生出运用西方乐器,借鉴西方音乐的新型作品,例如钢琴独奏曲“牧童短笛”,钢琴协奏曲“黄河”,小提琴独奏曲“思乡曲”,小提琴协奏曲“梁祝”,管弦乐曲“春节序曲”,等等。一些西方学者认为这些不是中国音乐,但这种看法显然是不合理的,因为这些作品的创作者是中国人,音乐表现的也是中国的事物,如果不是中国音乐,又该算哪国的呢?然而,人们通常说的“国乐”或“民乐”是不包括这类作品的。这个问题很有意思,涉及到“中国音乐”到底包括什么,应如何界定,值得深入思考和探讨。

 

以上简要讨论了放入全球视野的中国音乐的几个方面。由于篇幅所限,没有展开谈,基本是点到为止吧。正如本系列开始时所说,如果这些能使以前不常听国乐的朋友们有一种“蜻蜓点水”式的了解,我就满足了。至此,这个“国乐名曲”欣赏系列就告一段落。感谢网管,网友们的支持与关注,谢谢大家!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2020-10-15 07:50 AM
漫人: 常乐兄这一篇提出来好多问题,都值得深入探讨。可惜时间不够,不能做深入的研究,只能随口提几句。

音律
西洋(其实是欧洲)的五度相生律(也就是毕达哥拉斯律 ...
谢谢漫人兄对一些问题的讨论. 由于这些问题都很大, 我也只简要做些回应.

音律
同意漫人兄说的,“两大文化,居然殊途同归,实在是奇。” 这其中的原因还有待于律学家们进行深入的研究.

朱载堉的十二平均律精准计算问世后,在中国对后来的音乐确实没有什么实在的影响. 中国在音乐实践中普遍运用十二平均律, 是二十世纪初西乐大规模传人以后.

旋律和曲调
欧洲在中世纪, 是以单声(monophonic)吟唱为主. 但在民间也早已存在多声(polyphonic) 的萌芽, 是文艺复兴及以后多声的先驱,详见英文维基百科 Polyphony 条目中的 Origians 一节: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olyphony   
所以我在上文中只是概括的说:“。。。而欧洲音乐的思维方式,我觉得,在总体上是横向与纵向相结合的思维方式,。。。” 也是因为篇幅所限,没有详细深入论述。

乐器
你说“还应该提一下编钟”,我觉得这个建议很好。但编钟的情况比较特殊,因为欧洲也有类似的乐器 bell chime,时间上比中国的编钟晚很多,没有证据表明是受了中国的影响。我已在上文中的乐器部分加了编钟一段,谢谢建议!
引用 2020-10-14 07:48 PM
常乐兄这一篇提出来好多问题,都值得深入探讨。可惜时间不够,不能做深入的研究,只能随口提几句。

音律
西洋(其实是欧洲)的五度相生律(也就是毕达哥拉斯律),中国的三分损益律,都是把八度音分成十二分。毕达哥拉斯是公元前500多年的人,而曾侯乙出土的编钟,维基百科英文说是公元前423年造的,但音律的形成,追溯到管仲,就更早了,姑且算作是同时期的事吧,因为那时候的交通条件,不可能有相互交流。两大文化,居然殊途同归,实在是奇。其它文化,也有自己的音律,但是好像没有用十二分的。

朱载堉的十二平均律,可以说是极其光彩绚亮的一笔,不光是音乐,而且数学上他也意识到了这是一个等比数列,还精确到了小数点后25位。可惜他的成果随后被皇帝束之高阁,虽然被收录进《四库全书》,但也就如此了,对后来音乐的发展并没有什么实在的影响。

旋律和曲调
欧洲在中世纪,也是单声部(monophonic)吟唱。文艺复兴时期开始有了多声部(polyphonic)歌唱和器乐,又发展成和声部(homophonic)曲调,一发不可收拾。因为多声部和和声部曲调的发展,需要更多的音符来充实对位。而中国的音乐还一直徘徊在单声部,对音符的数量要求不大,似乎五个音就够了。

乐器
觉得还该提一下编钟,那可是神器,只是到后来不太用了,因为那东西没法普及。

查看全部评论(2)

手机版|天涯小站

GMT-4, 2020-11-25 04:27 A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