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小站 2.0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天涯小站 2.0 首页 拾萃 文学艺术 查看内容

慕白:文革日记 (40)—— 被侮辱与被遗忘的

2020-4-2 10:49 AM| 发布者: 昨夜雨| 查看: 126| 评论: 0|原作者: 慕白|来自: 小站空间

摘要: 08/15/1972 我一连埋伏了三天而毫无结果,小张那里也基本如此。带的干粮快吃光了,但我们仍然不肯放弃。为了避免引起人们的怀疑,今天我和小张调换了位置,来到了招待所外面侦查。这个招待所和县高中只有一墙之隔 ...


08/15/1972

 

我一连埋伏了三天而毫无结果,小张那里也基本如此。带的干粮快吃光了,但我们仍然不肯放弃。为了避免引起人们的怀疑,今天我和小张调换了位置,来到了招待所外面侦查。这个招待所和县高中只有一墙之隔,一幢两层的红砖小楼后面是齐胸高的玉米地。虽然大门口传达室有个值班的老头,但后面一望无际的青纱帐并无人特别注意,难怪小张笑话说这些个土八路没有一点军事素养了。

 

天快黑了,在闷不透风的玉米地里埋伏了整整一天,我早已是又累又饿又渴。爬起来刚想离开,面前的招待所108室的灯亮了,窗户上突然闪现出一个熟悉的侧影。我仔细一看,心里不由暗叫一声奇怪,那怎么越看越像是小梅的倩影?还没等我细想,那个人影竟然走到了窗前,一伸手把窗帘拉开了——果然是她,吓得我赶紧原地趴下,幸好她没有注意到我。

 

隐隐地好像听到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接下去好半天也没有再出声。我生怕暴露了目标,就学习了邱少云,死死地伏在阵地上一动也不敢动,只凭耳朵在仔细地倾听屋里的一动一静。这样一来,那一群一群一直在面前哼哼叫的蚊子可逮到了好机会,我也只好任由它们把我脸上,脖子上的每一条血管全都吸了个痛快。听小张说,昨天一个县委常委在这屋里打电话时,无意中曾提到省里有关于知青招工问题的新的精神快下来了。但愿今天我能偷听到更确实的情报,要是能知道是哪一家企业来招工就好了……

 

 也真怪,刚想到电话,屋里的电话还真地就响了起来。这一次,我立刻听出来接电话的是小梅的声音,那样温软动听的广西口音,和刘三姐的还真像!另一方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只听见小梅十分激动地说道:“是的,是的,聂主任,我在招待所的108室等您。……什么?您说那位冷冻厂的陈科长也会和您一起来?哎呀,这简直太好了,我真不知道该怎样感谢您才好呢!……什么?不用谢?哪怎么行呢?我有个在香港的姑妈听说快回国探亲了,您需要什么东西请尽管说,当然,还有……”

 

下面的话我忽然有些听不清楚,只觉得小梅的声音一下子僵硬了许多,人也似乎有些不大自在起来。电话放下之后,我听见她在屋子里来来回回地走着,窗子也是开了关,关了开,反反复复地不停,害得我一直连头都不敢抬起来。她这是怎么了?才几天不见,一向文静的她怎么会变得如此烦躁不安起来?

 

大约十几分钟过后,我听见有人推门进屋,然后是聂主任的粗大嗓门:“哎呀呀,小梅姑娘你今天好漂亮啊!”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一向一本正经的老聂用这样的口气说话,赶紧又向窗子底下挪了挪,惟恐漏掉了一句重要的话。要知道,我们早就风闻冷冻厂可能是最后一批来招工的企业,如今有了这样重要的线索,那敢轻易让它跑掉?只要能弄准确冷冻厂招工的人数和最后期限,小张说过他有办法“紧逼盯人”,保证要让那负责招工的人收下我们。

 

“聂主任,冷冻厂那位陈科长怎么还没来?”是小梅的声音。

 

“他一会儿就到,早就说好了的。”聂副主任还是一副我从来没有听见过的大大咧咧的腔调,“我说小梅姑娘,你就甭担心啦,既然我答应给你办了,你就一百个放心好啦……哈哈……”

 

“那……那还有我哥哥呢?”小梅又怯生生地问。

 

“没问题,当然没问题,你们兄妹俩的事就全都包在我的身上啦。哈哈……”

 

“那……那……我真不知道该怎样报答您了……”

 

说什么报答不报答的,你瞧你,怎么一下子又这样见外起来啦?刚才电话里不是和你说了,只要让我高兴高兴,一切都没有问题,相信吧,我可是说话算数的人呐。”

 

聂主任接下去似乎在打开一瓶酒,我听见“扑”的一下开盖子的声音,然后是酒瓶重重放在窗前桌子上的声音,一阵浓郁的酒香从窗子里飘了出来,肯定是有名的宝丰大曲,好酒啊,我不由地咽了一下口水。

 

我正在走神呢,屋里忽然传来了轻轻推搡的声音,还夹杂着小梅低声的“别……别……不要……不要这样嘛……”声音。此时就是个傻子也能明白里面是怎么一回事了。我觉得脸上一阵阵地发烧,差一点就要爬起来跑掉了,可转念一想冷冻厂事关重大,又强迫自己趴在原地,依然是一动也不敢动。

 

“您不是说过冷冻厂的陈科长马上就要来了吗?”听得出来小梅似乎快要哭出来了。

 

“哈哈,哪里有什么陈科长要来,我刚才是在和你开玩笑呢。”聂副主任一连串的大笑声,“实话跟你说了吧,这冷冻厂招工可是全省最后一批了!省知青办公室的文件刚刚下来了,决定从今年1231日起,无限期地全面冻结全省的知青回城招工。”他顿了一顿,似乎故意为了增加自己话语的分量,“你可要明白,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啦!下次啥时候?文件上说得清清楚楚,再也没有下一次啦!哈哈……”

 

“那……那……”小梅可怜巴巴地说,“我舅舅说了,等一收到香港的下一笔汇款,就马上再给你送来,还和上次一样,他会亲自交到您的手里……就请您多多帮忙吧。”

 

“钱?你以为我缺钱花吗?”聂主任得意地说,“你是不知道吧?在这样的节骨眼上,那些个急着想回城的知青,谁不抢着给我送钱?我还要挑挑拣拣才收呢。至于你嘛……我不要你再送钱,我只要你今天晚上让我高兴高兴,陪陪我就行了……”

 

“呜呜……”听到小梅一阵阵无助的哭声,我的胸膛里像要着了火似的,脸上一阵阵地发烫,嘴唇也干裂起来,我好几次按捺不住自己,恨不能一跃而起,冲进屋里把聂主任痛揍一顿!

 

我还没打定主意,屋里的电灯突然灭了。没有了说话的声音,只听见聂主任呼哧呼哧喘粗气,然后是悉悉索索脱衣服的声音,接着是小梅一阵阵低低地“不要,不要……我真地不要--- ”的哀泣……

 

接下去就再也没有任何说话的声音了,就是有,我也不能够再听下去了,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像快要炸裂开一样,只有紧紧地抓紧地里的野草。

 

不知过了多久,里面早已经是人去室空,我还昏昏沉沉,呆呆地趴在窗外的草地上,为小梅,也更为刚才自己的软弱无能感到深深的羞愧。我实在想得太多了,也太胆怯了!管他什么前途,招工,自己和家人的安危这些个乌七八糟的事,刚刚为什么就不敢破窗而入,抓起酒瓶,砸向那个干瘦的黄脸上,再打他个痛快呢?唉,唉,真是古人说的对,百无一用是书生啊!可耻啊!可叹你白读了那么多的圣贤书!连这一点勇气都没有,还成天梦想要干一番什么大事业,怎么可能呢?不对,还有小梅兄妹俩的前途呢?我刚才万一忍不住冲了进去,不是也会坏了他们俩人的大事了吗?这样转念一想,我又有了给自己辩解的借口,可是,无论怎么想,心里总是像裂开了一样……

 

我不记得那天晚上是怎样走回去的了,只记得自己好像喝醉了酒,满脸通红,走起路来歪歪斜斜地,倒把早就等急了的小张吓了一大跳。

 

我向小张报告时,一字都没敢提刚才的那一幕,只把冷冻厂来人和全省1231日起正式冻结招工的紧急情报告诉了他。他说, 现在村里走得就剩下我们两个外地来的知青了。

 


最新评论

手机版|天涯小站

GMT-4, 2020-5-25 12:55 P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