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小站 2.0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天涯小站 2.0 首页 拾萃 文学艺术 查看内容

慕白:文革日记 (35) 被侮辱与被遗忘的

2020-3-17 12:08 PM| 发布者: 昨夜雨| 查看: 21| 评论: 0|原作者: 慕白|来自: 小站空间

摘要: 一滴水也许无法映射出大海,但它的DNA谁也无法改变,无论是当权者还是岁月。唯一改变的,是那些坏人的年龄。他们变老了,权势也更大了,甚至还子孙满堂,晚年幸福,但他们手上的血从未干过。至于道歉和忏悔,那从来 ...


一滴水也许无法映射出大海,但它的DNA 谁也无法改变无论是当权者还是岁月。唯一改变,是那些坏人的年龄。他们变老了,权势也更大了,甚至还子孙满堂,晚年幸福,但他们手上的血从未干过。至于道歉和忏悔,那从来都不是中国特色。 


10/18/1970


今天是星期天,从清早起就大雨如注。同住在办公室的胡老师进城了,学校里就剩下了我一个人,格外的孤单。

 

中午的时候我去村头的供销点买东西,一回到空荡荡的办公室就把湿淋淋的雨伞一扔,嘴里还抱怨说,这样的鬼天气,真他妈的—— 不对,忽然觉察到黑洞洞的屋里似乎还有人, 我赶紧把没骂出来的半句话咽了下去,角落里方老师的桌子后面站起来了一个人。我擦着眼镜上的雨水,赶忙不好意思地叫了一声方老师,回答我的却是一个年轻女孩子的声音。定睛一看,面前竟然是一位眉清目秀的陌生姑娘,正面带微笑地望着我。

 

我狼狈地嗫嚅了好半天,才说你好,你是------?她自我介绍说是方老师的二女儿西丽, 从县城回来看妈妈。我们就这样认识了。下面的事情,就像爱因斯坦在解释“相对论”时说的那样,和一个美丽的姑娘在一起,哪怕是坐在火炉上,你还是觉得时间过得太快。

 

她离开之后, 我竟像喝醉酒似地躺在床上好久好久不能起来,就那样一直傻傻地瞪着屋顶发呆,满脑子都是她那清澈的双眼,动人的微笑,特别是道别后走出学校大门时婀娜的体态-----

 

夜里,我失眠了,只好爬起来写日记。

 

这一切都不像是真的。在这样贫穷破败的地方,又是这样让人失魂落魄的瑟瑟雨天, 怎能会有西丽这样飘逸脱俗的白衣女子出现在我的眼前?她的一颦一笑,言谈举止之间自然散发出来的优雅和书卷气,绝对是那些俗艳的乡村女孩子们和我周围的那些普通的女知青们根本不具备的东西。最不可思议的是,身处在这样黄沙漫天的穷乡僻壤,她的皮肤竟是天生丽质, 冰清玉洁,似乎丝毫不曾受到周围恶劣环境的影响。这,难道都会是真的麽?亲眼看到了我还不能相信,何况如今她已经飘然远去了------

 

这不会是聊斋里的故事吧?

  

我在沿海的大都市长大,一向自视甚高,觉得自己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文革之前那些年,父亲在海外的老朋友每次寄来或捎来书籍礼品之类,当局在筛选过后发来通知,父亲时常让我代他去市里的对外友协或专门接待外宾的大酒店领取。所谓上流社会的俊男美女和仪表堂堂的外国人我没少见过,可是,从来没有过一个女孩子这样令我怦然心动。那一刻,仿佛我心灵深处最柔软的地方被人猛地击了一掌。痛楚,欢愉,爱怜,颤栗----- 一股脑儿地涌上心来,就连令我极端失魂落魄的和小红那一段初恋时期,都不曾有过这样奇妙的说不出来的复杂感觉。


忽然间,我觉得自己明白了普希金的那些不朽的爱情诗篇,是在怎样的一种高度亢奋的精神状态之下创作出来的了。

 

10/27/1970

 

下午


今天又在学校里见到了西丽。这已是第二次了。


不是周末,但碰巧又是个下雨天,而且下得更大。至今我都不知道那一会儿自己哪里来的勇气。看到她和办公室里别的老师和母亲说过再见,穿上雨衣走出大门的时候, 我悄悄地拿起了雨伞。也不管自己下面还有一节课要上,趁人不注意悄悄溜出了学校,顺着村中唯一的那条大路快步追了上去。

 

一出村头,远远地在雨雾中就看见了她的背影,我加快脚步赶了上去。出乎我意料的是,看到我从身后匆匆赶了上来,她的脸上竟然没有任何惊讶的神色,只是对我微笑着点点头,似乎这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情了。我这才长长地暗自松了一口气, 也开始尽量自然地和她并肩而行------- 一直把她送到了五六里外的火车站我才赶回来。临别时,她主动告诉了我县城里她姐姐家的地址。归途中,兴奋到了极点的我拿出了当年在学校里田径赛上的长跑架势,那管它泥里水里一阵猛跑。幸亏路上行人不多,要不然还真不知道会撞倒多少人呢。

  

3/8/1971


好消息!第二学期开始不久,县教育局今天来了通知, 将要举办第一期县民办教师英语培训班,足足有三个月之久,还是在历史上颇有名气的陈留四中举办!因为我是学校唯一的英语老师, 老田当场就决定让我去参加。


太好了!真是天助我也!

 

3/10/1970

 

上午

 

清晨,我背着行李和一口袋大米步行几十里地出发了。早春时节,依旧寒风刺骨, 我的心里热乎乎的。 我迈开大步走得很快, 不一会儿头上汗都出来了。


路两边的冬小麦在积雪下面泛出点点绿色,枯树枝头小鸟叽叽喳喳。我还没来得及把这个“陈留留学”的消息告诉爸爸,想等到了陈留四中看看情形之后再详细写信给他。毕竟,陈留曾是他人生中重要的一站, 小时候不止一次地听他提起过那里。解放前他曾考入省府举办的“ 县长训练班 ”,学成后等待分发的候任地就是陈留。因为他无钱活动上司,此事后来无疾而终。解放后够上“县团级”的大多非杀即关 , 一位远亲就因为曾在四川当过伪县长被关了多年。每当提及这些旧事, 父亲总是连连摇头庆幸说,幸亏没当上------


从某种角度讲,可以说三国“始”于陈留,“亡”于陈留。陈留的地理位置很特殊,位于黄河以南,洛阳以东,距离太行山脉也不远。控制陈留,东北可去山东诸郡,东南可去江淮诸郡。秦末刘邦与项羽争天下,高阳酒徒郦食其就对刘邦说:“陈留虽小,却是天下要冲,四通五达之地。”用今天的话来说, 可算得一个战略要地了。


在东汉时,陈留是大郡,人口就有将近87万,名人辈出。东汉光武帝有个妹妹湖阳公主,她的家奴杀人,被洛阳令董宣绳之以法。光武帝大怒,让人按着董宣的脖子给公主道歉,董宣宁死不低头,成为著名的“强项令”。董宣,就是陈留人。东汉末年的大文学家蔡邕、蔡文姬父女,以及曹操的虎将典韦,也是陈留人。


董卓祸乱天下后,群雄并起。曹操为讨伐董卓,回到陈留,散尽家产,召募兵士得五千人。这支部队是曹操的“原始股”,有了陈留兵,曹操如鱼得水,最终统一北方。几十年后,曹魏大权被晋王司马昭控制。司马昭杀死小皇帝曹髦后,改立曹奂为傀儡皇帝。公元265年,子承父位的晋王司马炎废曹奂为陈留王,魏亡晋兴,三国时期进入尾声。正是多少成败兴亡事,大河东去万事空啊!

 

一路上就这样上天入地般胡思乱想着, 我跨进了陈留四中古老的校园。


学校占地一百多亩,校园内树木掩映, 建筑古老残旧, 苍凉中却别有一番味道。我报到后,随着几十名各公社来的民办教师们把行李在一间空教室里安排好,大家互相介绍起来。乡人一向民风淳朴, 到了这古朴优雅的校园里,漫步在青砖灰瓦的教室和操场之间,一种回家的感觉在我心底油然而生。


也许, 我天生就该属于某一个校园的罢。深夜,怀着这样美丽的幻想, 我小心地记下了今天的日期,1970年3月10日。

最新评论

手机版|天涯小站

GMT-4, 2020-3-28 09:55 A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