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小站 2.0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天涯小站 2.0 首页 拾萃 文学艺术 查看内容

慕白:文革日记 18 -—— 被侮辱与被遗忘的

2019-12-24 02:00 AM| 发布者: 星光| 查看: 221| 评论: 0|原作者: 慕白

摘要: 12/14 好不容易挤上了去杭州的火车, 忽然发现上衣口袋里的零钱不见了。仔细一想,刚才车站广场上等车时,背后挤得特别厉害,似乎左肩上还有点动静。当时根本没在意 ------ 上海的扒手真刁啊!竟敢从肩后把手指 ...


12/14

 


好不容易挤上了去杭州的火车, 忽然发现上衣口袋里的零钱不见了。仔细一想,刚才车站广场上等车时,背后挤得特别厉害,似乎左肩上还有点动静。当时根本没在意 ------  上海的扒手真刁啊!竟敢从肩后把手指伸进我的口袋, 让人不由地出了一身冷汗。幸亏损失不大,看来独自出门在外丝毫也不能大意。

 

沪杭线的火车上也是挤得连脚都没处放,和我一样想去天堂看西湖的大有人在。车窗外面不停闪过绿色的田野河流,时有白墙黑瓦的江南民居夹杂其间,和北方一片枯黄的大地真有天壤之别。

 


晚上



找到离西湖最近的一个中学接待站填饱了肚子,顾不得疲倦就直奔西湖而去。暮色中湖上景色看不分明,只觉得岸边那些杂乱的建筑太多,还有不少俗气的红色霓虹灯在对岸闪烁,颇觉刺眼。

 

 




12/15


一大早就迫不及待地再去看西湖。 

天色阴沉,湖水灰暗。 断桥未断,而那白堤上的两行枯柳正无精打采地在寒风中摇曳。因为不喜欢扰攘, 我避开人流漫无目的地随意前行。走了一阵,不觉来到了一座幽静的寺院山门前,上面赫然是“ 虎跑 两个大字。我的眼前一亮,这不正是李叔同先生出家的地方么? 

我过去访问过津 门李氏故居,更记得小时候经常听父亲哼唱过他那首名曲“ 送别“ 很喜欢   长亭外, 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一杯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  之中的意境, 没料到今天竟无意中来到了他脱离尘世的地方。更意外的是, 这千年古寺竟然没有和不远处的岳飞庙一样被杭城里的红卫兵们捣毁!


    也许正是李先生英魂在西天佛界的佑护,才让这西湖岸边一段凄然动人的爱情故事得以流传至今 ------

 

 

 

1918年的春天,一个痴心的日本女人寻遍了杭州的庙宇,最终就是在这座“虎跑”寺里找到了自己出家的丈夫李叔同。 然而丈夫决心已定,连寺门都没有让妻子和孩子进去。

 

38岁的李叔同原来是西湖对岸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的教员。十年前他在日本留学时与妻子相识相爱,结婚后一同回国。他才华横溢,集艺术家诗人教育家书法家于一身,更会演戏。世人难以理解的是, 这位李先生不久前辞去教职离开学校,在这里落发为僧。多少朋友的再三劝阻, 家人的苦苦哀求与眼泪, 终不能使他回心转意。

 

清晨,  薄雾在湖面飘荡。 两个人一同坐在临湖的素食店,相对无言,默默地吃了最后的一餐素饭。登船前,丈夫把手表交给妻子作为离别纪念,终于开口安慰她说,“你有技术,回日本去不会失业”。

 

妻子:“叔同——”李叔同:“请叫我弘一”。妻子:“弘一法师,请告诉我什么是爱?”李叔同:“爱,就是慈悲。”


妻子悲伤地问:“慈悲对世人,为何独伤我?


         -----------

 


  岸边的人望着渐渐远去的小船失声痛哭,船上的弘一法师却连头也没有再回过一次。妻子独自回到了日本, 从此再无下落 ------

 





李叔同在出家前曾写给妻子这样的一封信:

 


诚子:

 


关于我决定出家之事,在身边一切事务上我已向相关之人交代清楚。上回与你谈过,想必你已了解我出家一事,是早晚的问题罢了。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思索,你是否能理解我的决定了呢?若你已同意我这么做,请来信告诉我,你的决定于我十分重要。

 

对你来讲硬是要接受失去一个与你关系至深之人的痛苦与绝望,这样的心情我了解。但你是不平凡的,请吞下这苦酒,然后撑着去过日子吧,我想你的体内住着的不是一个庸俗、怯懦的灵魂。愿佛力加被,能助你度过这段难挨的日子。

 

做这样的决定,非我寡情薄义,为了那更永远、更艰难的佛道历程,我必须放下一切。我放下了你,也放下了在世间累积的声名与财富。这些都是过眼云烟,不值得留恋的。

 

我们要建立的是未来光华的佛国,在西天无极乐土,我们再相逢吧 ------- 




西湖边杨柳依依、波光闪烁。这一年,1918年,是两人相识后的第11年。从此,世间只有一代名僧弘一法师! 再无那个会作诗、会填词、会书法、会作画、会篆刻、又会音乐、会演戏……堪称一代风流的李叔同先生了。


而今天,196612月的一个寒冷的冬日里,我独自站在两人最后一次告别的岸边默然远望。湖山依旧, 人事全非。永存的,大概只有那天涯断肠人无尽的悲哀------  



        我的耳边又回响起那熟悉的“送别” 一曲, “天之涯, 海之角 ----- 人生难得是欢聚, 唯有别离多 -------

最新评论

手机版|天涯小站

GMT-4, 2020-8-5 08:50 A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