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小站 2.0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天涯小站 2.0 首页 拾萃 文学艺术 查看内容

慕白: 文革日记 02 —— 被侮辱与被损害的

2019-11-26 11:40 PM| 发布者: 昨夜雨| 查看: 24| 评论: 0|原作者: 慕白|来自: 小站空间

摘要: May 17 学校里火药味越来越浓。语文课和政治课上这些天一直在集中学习批判三家村的报刊文章。下午全校在操场上开大会, 党支部张书记传达上级指示, 全文宣读上海文汇报发表的姚文元的《 评 “三家村” 和“燕山夜 ...

 

May 17


学校里火药味越来越浓。语文课和政治课上这些天一直在集中学习批判三家村的报刊文章。下午全校在操场上开大会, 党支部张书记传达上级指示, 全文宣读上海文汇报发表的姚文元的《 “三家村” 和“燕山夜话” 反动本质》的重要文章。


会后上台的发言人当中, 班主任黄老师不断领头声嘶力竭地大呼口号。平时他谨言慎行,从来没有大声呵斥过任何学生,今天不知为何这样激动。 


和全市所有单位一样,爸爸的师范学院里,也召开了类似的声讨三家村大会。

 


May 19

 

爸爸一向特别爱干净,回来后总要在家门外摘下帽子掸去身上的灰尘。但今天他进门之前, 我却没有听见那熟悉的用帽子拍打在裤腿和肩膀上的声音。


饭桌上爸爸话很少,也没有和通常一样同我们姐弟四人谈古论今。晚上看到我俯首在灯下写日记,他再一次提醒我千万不要在日记里随意乱写。我说知道了。其实,我有两本日记,另一本是专门应付学校政治课作业的, 主要记录自己学雷锋做好事和参加义务劳动的思想心得, 要定期上交给老师。

 

夜里我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 一字入公门, 九牛拉不出。” 一直在想爸爸的这两句话。

 

 

May 21 1966


今天是周日,下午我们全班同学在黄老师带领下去附近居民区义务劳动—“嗑灰”,这是本地方言,实际就是替居民们倒马桶。这里是老城区,至今没有现代化的下水道系统,公共厕所又很少,大多数普通居民家里依旧使用马桶。每天早上,郊区涌进城来的大小掏粪马车和上班族的自行车洪流混乱不堪,空气中弥漫着街头早点铺炸油条和粪车散发出的混合味道,也算是本地一景。 


黄老师是买办资本家出身,虽是北大中文系毕业,却不是文弱书生。他肩阔腰细,四肢肌肉发达, 一看就像个专业运动员。他年轻时酷爱打冰球,还在额头中央留下了一块枣红色的伤疤,刻薄的学生们为此送了他一个不甚好听的外号。随着阶级斗争的弦越抓越紧, 他的表现也越来越积极。这学期他主动提出带领全班去学雷锋周末嗑灰,说是“义务劳动”。我和大家一样,满心不情愿却谁也不敢不去,否则期末评语中, 他会写些什么?“ 不爱劳动、思想改造上不要求进步、小资产阶级思想严重------


班上的团支部书记晓龙是我的球友。他曾 偷偷告诉过我, 我们这些中学生也人人都有一个档案袋了呢!我惊问为啥?他说因为组织上特别关心我们的思想进步。

 

 

Later


旁晚回到家里, 身上的那股臭味似乎还一直没有散去。在姐姐的抗议下,我不得不独自跑到街上溜达几圈, 不过也趁机躲掉了今晚提水做饭的责任。我们日用的水龙头装在院子外面,几十户公用。每天轮流用水桶提水回家灌满水缸是雷打不动的苦差事,特别是冬天。碰上寒流袭来水管冻住的时候,人们还得轮流提上一壶开水去烫开它。


下午和环保队的工人师傅们一起干活休息时,他们一直在说某某某特别喜欢“划洋火”之类的话。我问他们那是啥意思, 那个胡子拉碴的小张师傅满脸坏笑着说,还不就是商店里特别是公交车上趁人多拥挤的时候凑到漂亮女人身后“那个”一番,边说他还上下其手地比划着。周围的工友们一阵哄笑。 


这就是今天改造思想去“嗑灰”的最大收获。

最新评论

手机版|天涯小站

GMT-4, 2019-12-6 08:18 P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