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小站 2.0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天涯小站 2.0 首页 拾萃 文史阅读 查看内容

昨夜雨: 我对《胡笳十八拍》的几点看法 (续二)

2019-10-28 12:24 PM| 发布者: 昨夜雨| 查看: 80| 评论: 1|原作者: 昨夜雨|来自: 小站空间

摘要: (三)《胡笳十八拍》的入画以及画中的胡笳前面说到,唐代出现了《胡笳十八拍》的琴曲。按照唐人刘商《胡笳曲序》的记录,“董生以琴写胡笳声为十八拍,今之《胡笳弄》是也”,所以唐代琴师董庭兰应该是琴曲《胡笳十 ...
(三)《胡笳十八拍》的入画以及画中的胡笳

前面说到,唐代出现了《胡笳十八拍》的琴曲。按照唐人刘商《胡笳曲序》的记录,“董生以琴写胡笳声为十八拍,今之《胡笳弄》是也”,所以唐代琴师董庭兰应该是琴曲《胡笳十八拍》的创作者。刘商的这段话之所以重要,不仅是因为刘商本人的年代距离董庭兰不远,而且他自己的作品《胡笳曲》,后来也被收录在《乐府诗集》中,也被定名为《胡笳十八拍》。

到了宋代,《胡笳十八拍》开始以长卷的方式,开始出现在宫廷画院的绘画作品上,现在存世的作品有好几幅,基本上都是后人的摹本,收藏在美国的大都会博物馆、波士顿博物馆、台北故宫博物馆等处。过去这些藏品都很难看到,现在依赖于技术的进步,在网上也可以看到这些绘画作品的高清图片。比如说美国的大都会博物馆的收藏链接是:https://www.metmuseum.org/art/collection/search/39569。

看到这些图片,对于我们了解《胡笳十八拍》会有所帮助。比如说,我们现在都知道长卷《胡笳十八拍》是根据蔡文姬的《胡笳十八拍》绘制的。但是看过图片之后,你就会发现,大都会博物馆藏画所依据的是刘商的《胡笳十八拍》的文本,而并不是曾经被郭沫若高度赞扬过的“蔡文姬”文本。如有可能,我将在下一篇里继续对此加以讨论。

这里我想先回应一下网友沙枣花君对大都会藏本《胡笳十八拍》“没有‘胡笳’的描绘”的评论。根据网上找到的图片,我发现在第七拍的图片上,找到了“胡笳”的演奏场景。请先看第七拍的全图:


刘商的《胡笳十八拍·第七拍》云:“龟兹觱篥愁中听,碎叶琵琶夜深怨。”在本文的第一篇中,我们从《史记·乐书》中引证过,“胡笳似觱栗而無孔”。在这首诗中,作者显然是出于音韵的原因,用仄声的“觱栗”来指代平声的“胡笳”。也就是说,这幅画中所演奏的两种乐器,就是来自于西域(龟兹与碎叶)的胡笳与琵琶。


把这幅图片再放大一些,可以看到面对观众的两位演奏者,与前文所引的鼓吹乐画像砖中“胡笳”演奏者几乎完全相同的姿态,只是由行走改为坐式。他们手中的乐器虽然很小而且画得不够精细,但却是“胡笳”无疑。背对观众的另外一位与琵琶演奏者并排而坐的演奏者,从姿态上看,似乎也是在演奏“胡笳”。

(待续)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2019-10-31 03:11 PM
I see your rationale.  
这幅图卷的这一部分配的诗句说到这两种乐器,图中理应表现的是这两种,即琵琶和筚篥。筚篥可能就是胡笳,常乐也提到。进一步说,从图卷所示,这个筚篥/胡笳可能就是一种竖笛。但是从最早的文字纪录来看,胡笳是一种没有孔的吹奏乐器;而砖雕图和手卷画中的乐手明显地表现了手指头的动作;这是问题一。问题二:这幅图卷是元代作品,表现的可能是宋末的情形;图中人物几乎均为契丹人或金人装束,而不是匈奴或胡人的装束;他们的乐器离汉代也已有千年左右。似乎还是不能确定蔡文姬时代的胡笳到底什么样。  

谢谢昨夜雨的认真考证。真是抛砖引来了玉。

查看全部评论(1)

手机版|天涯小站

GMT-4, 2019-11-22 11:09 P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