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小站 2.0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天涯小站 2.0 首页 拾萃 时尚生活 查看内容

吴友明:刚买了QFC削价的螃蟹,说说我的美国饭

2018-1-28 09:10 AM| 发布者: 星光| 查看: 88| 评论: 2|原作者: 吴友明

摘要:   九十年代初我到美国之后,中国的朋友常问我“吃西餐习惯吗?”其实我在美国很少吃西餐,吃纯中餐的机会也不多,更多吃的是不问西东的杂饭。首先说吃西餐。在谈这个话题时,还得先从个人的成败说起。在美国华人中 ...


  九十年代初我到美国之后,中国的朋友常问我“吃西餐习惯吗?”其实我在美国很少吃西餐,吃纯中餐的机会也不多,更多吃的是不问西东的杂饭。


       首先说吃西餐。在谈这个话题时,还得先从个人的成败说起。在美国华人中,凡是干大事业成功的人比如大律师、大商人、大学者、大企业家等等,要经常出入高级餐厅赴宴,吃西餐的机会就多。那些干大事业却不成功的人,也大都在上流社会混过一场,吃西餐的礼数也很潇洒。总之,吃西餐也以成败论档次,越是大成大败者吃的西餐档次越高。但成功和失败者的华人毕竟是少数,大多数是平平淡淡的过日子,无所谓成功或失败。我就是属于不成不败的平淡者,又对中餐爱口难改,所以至今使用西餐餐具还很生手。


  八年前我在美国一家200多人的公司上班的时候,我每月大约有一次吃较正式的西餐,那还是我们公司老板请的客。只要公司当月赚钱,下月初老板就免费请全体职工吃一顿西式午餐。当然,午餐前要集中全厂职工开一次每月例行的总结性大会,但时间很短,一般只有二十几分钟。


  开会后就是吃饭,如果把全厂的一百多号人马都开到餐厅,既浪费时间又不成体统,老板就让西餐车送来。如果是在风和日丽的夏季,不需餐车送,老板就亲自系上围裙,和几位行政部门经理和工作人员在公司大门外的停车场现场烤肉和配调西菜。不管是餐车餐还是烤肉,都是大呼隆的西餐替换:披萨、烤牛肉、三明治、热狗、汉堡、沙拉和生切的花椰菜、洋葱片、生菜叶等等,还有饮料和庆贺当月生日职工的蛋糕。这种饭对我来说味道不是很好,但营养已是足够,更何况是老板的一片心意,不吃白不吃,吃了也白吃。


  在美国,老板请全体职工一起吃月饭的并不多,老板是好老板,但大家都心知肚明:吃了饭下月更要加油干,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不是有人刚吃过饭就被他炒了吗?


  有一次老板在请大家吃烤肉前,先开了一个追悼会,悼念以一位刚病逝的职工。先是老板致几分钟的悼词,许多人流了泪,接著是人们把蓝色的汽球升上天空,以示人们对他的怀念天长地久。那天天气非常晴朗,当气球在蓝天消失了后,大家的心情也平静下来,轻轻松松地接著吃饭。从饭前开总结会、追悼会到饭后,只用八十分钟。如果你吃了这顿“西餐”,你就会体会到我们这个企业的特色:一餐多用,饭菜简单,却意味深长。有什么比蓝天白云的思念更深情?那飘逝的气球送走了告别的悼辞,飞往永恒的空间不再悲伤,这是这次月饭留给我的最有意义的想念。把吃的话题放一边,这种追悼会的形式很值得中国人学习。记得我在国内企业搞行政时,每逢职工或其直系亲戚有人去世,我就要忙一整天,组织大批人马停工开追悼会和游行送葬。


  如果你运气好的话,你的部门被评为月先进单位,老板就请你们部门全体人员到餐馆吃西餐。菜由你自己点,吃不完的你也可打包带回。在豪华的餐厅和老板一起吃饭反倒不自在,看见大家都只点几样小菜,自己也不敢开大口,常常只吃个半饱,回来还要吃点心,看来我这个人天生就是上不了大场面。


  还有一次吃西餐是2002年为庆贺我父母六十年钻石婚礼办的晚宴。因老人家无法从头到尾在现场,需要有短暂休息的房间,而西雅图的中餐馆场地都太小,又没有包房,所以我们做儿女的包了一家大旅馆的餐厅做庆宴场地,又在里面开了一间房让两老歇息。那天的庆宴开得很派头,餐厅有四十多米长,近三百人光临。


  在晚宴上我们用大屏幕放映了我父母六十年婚姻历史的录影片“神恩浩荡六十年”。此片由我的二哥制作,我那读华大电脑专业的儿子调控播放,很有点专业水平。那时是2002年啊,没有几个人会制作视频。期间还有闻名遐迩的中国民族乐器演奏家张文龙夫妇现场献艺,有原中国中央乐团的大提琴琴师的出神入化的弹拨表演,有由中国著名的舞蹈家李衡达创办的舞蹈学院小演员的载歌载舞,我们七兄弟姐妹也上台合唱,把庆贺我们父母六十年美满婚姻的晚宴办得满堂生辉。


  唯一不足的就是这家餐厅只供应自助西餐,赴宴的又大多数是华人,开饭后要一个一个排队去领菜,前面的人吃饱了,后面的人还在排队。有的人饿了,只能吃摆在餐桌上的零食蔬菜,如生椰菜花、生红萝卜和生芹菜,大多数人是挨饿也不去啃那些东西,脸上笑著牢骚却留在肚里。有的朋友千里迢迢从别的州赶来赴宴,饿得发慌临时也找不到一块蛋糕。人说大有大的难处,要中西合璧,人人皆大欢喜的晚宴太难办,真是应了“大热闹、大失礼”这句老话。


        再说吃中餐,我所看到的美国华人家庭中,几乎家家户户煮中餐吃,但吃来吃去却没有吃过一顿像样的中餐。因为美国的商场不卖鲜肉卖冻肉,所有的肉煮起来都留著一股臊味,最高明的厨师也没有办法把去臊纳鲜。如我的家人喜欢喝猪骨汤,在煮汤前要先滚一大锅开水烫猪骨,烫出来的第一遍要倒掉之后再放水煮,味道也倒掉了一半。没有鲜肉,哪有好菜,正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在中国时常杀鸡宰鸭,来美国十年我仅杀过两只鸡,吃过两次有鲜鸡汤的中餐。那是几年前我在西雅图中国城时突然听到鸡叫,原来是流动商贩卖鲜鸡,价格也挺便宜,十元就买一只活蹦乱跳的鸡,让我碰上两次各买一鸡。不料几个月后鸡声绝耳,据说卖鸡的被警察赶跑了。也多亏那些卖鸡的,否则我要吃鲜鸡肉还要等回到中国呢!


  如果你要吃较好的中餐,那得上中餐馆。中餐馆的禽肉类菜肴因肉不鲜,无法和中国的中餐馆比,但吃中味海鲜还是绝对一流的,螃蟹对虾和各种鱼儿就在玻璃柜里游著,想吃就叫厨师捞出来。价格也很便宜,九十年代像一只重两磅的大磅蟹,每磅3美元就可在华人商场买到,合人民币每斤还不到四十元,比在中国大陆买大闸蟹还便宜。现在活得的大螃蟹每磅要8~9美元,在19月的旺季可以买到5~6 美元。到了一月,价格有上升到8~9美元,即使是卖冰冻的熟螃蟹也是这个价格。


       但是,像QFC和Safeway 这样的大商店,也时常有削价到5~6美元的,昨天我就买了一磅5.99美元的两只螃蟹,肉味鲜美,很是捕捞是螃蟹之后就就行熟制加工的。平时的价格是9.99美元,这次减价持续到1月30日,想吃蟹膏的人有福了。蟹肉是我最爱吃的,“右手持酒杯,左手持蟹螯。”这是一种多么甜蜜的日子,世界上几乎没有人不喜欢吃蟹肉的,但是人们往往因为贪恋蟹膏的美味忘记不能吃太多,尤其是老人,等到以后胆固醇的指标上升了,已经太晚了。

这是QFC的广告


这是我买的1.4磅重

这是剥开之后的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2018-1-25 07:42 PM
yi_ran: 刚来美国时蓝蟹一打五元。把螃蟹吃个够。还吃很多虾,白灼。
现在一美元可能是那时候的五毛。
引用 2018-1-25 04:47 PM
刚来美国时蓝蟹一打五元。把螃蟹吃个够。还吃很多虾,白灼。

查看全部评论(2)

手机版|天涯小站

GMT-4, 2018-2-25 05:49 AM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