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小站 2.0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天涯小站 2.0 首页 拾萃 往事回味 查看内容

吴友明:如影相随的芳华记忆(上)

2018-1-27 09:09 AM| 发布者: 星光| 查看: 71| 评论: 0|原作者: 吴友明

摘要: 唐朝有位叫布袋和尚的曾经写了一首插秧的诗歌: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 ,心地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其实你在插秧的时候,不止是天地在你的头底下,你的身影在阳光下的水中和你不离不弃,不知道是你 ...

唐朝有位叫布袋和尚的曾经写了一首插秧的诗歌: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 ,心地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


     其实你在插秧的时候,不止是天地在你的头底下,你的身影在阳光下的水中和你不离不弃,不知道是你离不开影子,还是影子离不开你?你问天地,天地都是在你的眼皮底下,原来还是在问自己:你是不是永远被身边的影子拖拽着?


     所以我喜欢用“水中的天地身边的影子”来描述插秧。今天来介绍我在当知青的时候一段插秧的故事。


     我是1969年初到闽西南山区下乡的。每年的春耕生产从三月就开始了,从四月初的清明到五月初的立夏是水稻插秧大忙季节。有句谚语道:四月清明又谷雨,春耕春种大忙时,早稻密植施肥足,边种边管莫延迟。 这就是说,插秧的时间虽然持续一个月,但最后完成插秧时,先插的秧已经完成了施肥和除草等田间管理。这些农事对农民来讲是老生长谈,对新社员就是新鲜的了。


       清明,表示春末时节气候渐暖,草木荫动。一眼看去,自然界清新明朗。百花盛开,看大地生机勃勃,即使我们一身泥巴一身汗水在田里劳动,也会被春天感动,春天就是力量的源泉。


       我们生产队虽然有一百三十几人,除了老弱病残和在校学生之外,男女成年劳动力各有二十几人,半劳动力也有三十几人。这半百人马每天都要出动,一般来说,男人负责犁田、耙田和插秧,妇女负责水稻拔秧、送秧、提秧 (把水秧提交给插秧的人 )。


       我们下乡第一年春播,还没有卷秧,队里都是水秧。拔水秧的任务都是一些非常熟练的农家妇女,她们拔秧时,就像没有排练的田间舞蹈,弯下腰,双手飞快地把秧苗拔起,在水中抖几抖,抖落秧苗根部的泥巴后,手指转一圈就把一捆巴掌大的秧苗扎好。整齐的秧苗是保证插秧质量和速度的保证。


     因为农忙季节紧,活儿多,我们队的女知青从来没有谁去学拔秧,只是在插秧之前挑肥送粪到秧田。这时候,家家户户的茅房就要打开了,茅房里的人粪尿要直接倒到刚耙完的田里,把一桶桶茅肥往田里泼。其实施基肥可以早一些,但是时间紧迫,总是施完基肥马上插秧。不过,在两者之间,需要“小工”们用除草的小铁耙和脚把水田的泥巴抹平,插秧才算正式开始。


       什么是“小工”?土楼山区把一些比较简单的活“小工”,有几种“小工”:提秧给插秧手的叫小工;割稻子给打谷桶“桶长”的叫小工,帮助犁田、耙田挖掘老牛拉不到的田边角落的土也叫小工。这种“小工”的叫法和闽南人的泥水“小工”一样。区别的是,在那个年代里,我们这些知青连当泥水“小工”的机会都很难。看中国的经济建设,在五十年代中后期曾经轰轰烈烈,很多乡镇建筑物都初具规模,机关、戏院、医院和一些企业也建了大楼。建筑业发展了,泥水“小工”就有得当。可惜三年“自然灾害”和紧跟著的文化革命的影响,乡镇建筑业也停顿了,要当泥水“小工”赚点钱也很难了。直到知青下乡的六十年代末期,能当泥水“小工”的人已经是很奢侈了。我知道有的知青就不知怎样躲过下乡运动,在城市里当泥水“小工”,每天也赚一、两元钱。


      我没当过提秧的“小工”,一开始就是插秧。毕竟我以前在学校支农和我大哥下乡的地方插过秧,有经验。


       土楼山区插秧很有特色,不像平原地区在插秧前要规规矩矩地拉绳子,一丝不苟。几亩大的田也是一个人从中间播起,从右到左播六至八颗秧苗,人倒退著走,这第一个人叫“头手”,全凭眼色判断插好自己秧苗的直距和横距,好的“头手”播出的秧行跟绳子拉的一样直。如果你播弯了,在你左边的第二手更弯,第三手之后更不必说了。在我们生产队的一百四十几口人中,能当好插秧头手的只有三、四人,其中包括我,大多数人一辈子都当不好头手。那时农忙时生产队每天有几组人马插秧,每组有一个头手,我是其一。


       插秧最累的是弯腰。一位老三届男知青网友说,“老夫插队的地方亦很苦,说起来‘里下河’地区应该是鱼米之乡,但在那荒唐的岁月里,人们辛苦一年,连个口粮都买不起,油盐酱醋全指望着鸡屁股和鸭屁股。谈到插秧,可真真佩服你。我最怕的就是插秧,男人的腰太硬,插了几次秧,腰都像断了一样。因此,我们男知青大都拉秧绳,挑秧,打秧。为了偷懒,拉秧绳时,长方形的水田里,我们都按长头拉,一个秧趟子几十米长,害的农民们直骂我们,说这些知青心真黑,也不让人家有机会直直腰。”


       这位网友的“诉苦”是很实在的,插秧是挺苦,但在农忙干活,有哪一种活不苦?就说我们队的犁田和耙田吧,要扛著笨重的犁和耙在陡峭的山田里上上下下,重量比平时多一倍,如果老牛不听话,你使出浑身劲儿也斗不过它。


       按老农的“规矩”,插秧时左手拿秧,右手插秧,要弯腰不能把左手肘靠在左腿上,那样就可以“拄拐棍”偷懒下蹲,使腰的承受力转移到腿上。插秧的人几乎人人破这规矩,一天弯腰十几个小时谁也受不了。但即使“拄拐棍”仍很累,我在每个农忙刚开始插秧那几天确实腰酸背痛的,但习惯了就不以为苦了。


       如果你会插头手秧的话,你会不觉得很累,反而感到很有趣。按头手秧老规矩,双脚距离要宽,要下蹲,头才能低到能瞄准秧苗成直线,插的秧才不会弯曲,不象第二手以后的“靠手秧”者可以随便站著。其实,插头手秧的人都有自己的一套,按老规矩岂不累死?


       我有我自己插头手秧的诀窍。开始插十几米时,还是要按老规矩,这十几米插好了,就可以我行我素。比如可以只瞄准中间的二行,这样就不必叉开腿,下蹲,又低头瞄准。这二行插直了,最左和最右的秧苗根本不用看前面的直行,按秧距要求向左右延伸就可,怎么跑也跑不远。还有一个办法是看脚印,每步后退的脚步都一致,右脚的脚印刚好踩在第二株和第三株苗之间,右脚直了,左脚就跟著身体平行移动,也刚好踩在第四株和第五株之间,两脚脚步都直了,秧行也自然直了。因我插头手秧有点子,只要第二手没追来,我就“拄拐棍”,舒服多了,插出的秧行仍然跟绳子拉的一样直。一句话,熟能生巧,经验可以减轻过度劳累。


       插头手秧的另一个好处是有成就感。每当人们来到一块大田上,就等著头手把第一手插下,后面的人才能跟上,这时候就有人帮你“看田”。再按老规矩的说法,看田才是师傅,第一手从哪里开始?在哪里结束?都是很讲究的。这是因为那里的农田不像平原地区横竖分明,即使是几亩大的田,也是不规则的多边形,秧苗的横竖要排列得当,才能有最优组合的密植。那些大小丫头们甭想学头手,只有拿秧的份儿,如果你对她好一些,她就像你自己身边的影子之外,又多了一个丫头的身影,有时我都不知道我身边的影子有几个。(未完待续)


最新评论

手机版|天涯小站

GMT-4, 2018-2-25 05:15 AM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