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小站 2.0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天涯小站 2.0 首页 拾萃 文史阅读 查看内容

观天下:道德经分析 21 圣人之在民前也

2017-11-10 12:42 PM| 发布者: 星光| 查看: 25| 评论: 0|原作者: 观天下

摘要: 道德经分析 21 圣人之在民前也2017年7月23日第二段:圣人之在民前也,以身后之。其在民上也,以言下之。其在民上也,民弗厚也;其在民前也,民弗害也。“在民前”。“前”就是前面的意思。什么是“在民前”?当一群 ...
道德经分析 21 圣人之在民前也
2017年7月23日
 
第二段:
圣人之在民前也,以身后之。其在民上也,以言下之。其在民上也,民弗厚也;其在民前也,民弗害也。
 
“在民前”。“前”就是前面的意思。什么是“在民前”?当一群人静止不动的时候,哪里是民前哪里是民后?如果可以分辨民前民后,这群人必然是在行进当中。一队人行走的方向就是前方,而走在第一的人就是“在民前”的人。这个人为什么走在第一呢?因为他知道哪里是行进的目标,后面的人跟随他是为了到达那个目标。所以,“在民前”的意思就是走在前面带领百姓,带领“民”。走在第一的人就是领头的人。
 
“在民上”。“上”就是站在上方、高处的意思。当时的字语很简单,没有抽象的含义。所以“上”没有社会地位高或者欺压百姓这种抽象的意思。为什么一个人要站在高处呢?是为了使百姓能听到他说的话。他说话的目的不是为了演出、娱乐百姓,而是为了告诉百姓应该做什么。所以,“在民上”的意思就是在高处指挥百姓做事。
 
《老子》里圣人有两个含义,一个是君王,一个是有德之人。这里圣人既带领百姓又指挥百姓,所以这个圣人必然是君王。“以身后之”的“身”,指人身。人身的“人”和圣人的“人”不同。圣人是君王这个职位,有社会功能。人身则是个人的身体。所以,“以身后之”的“身”表示君王个人的身体,即个人利益。
 
“后”就是后面。“之”指前面所说的民众。“以”,把。“以身后之”就是把自己的身体放在百姓的后面。上古时期人们运动、迁徙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寻找食物。既然圣人走在第一,他必然是最先到达食物的人。所以他有条件先于民众获取食物。因此,“以身后之”的具体的含义是:到达有食物的地点后,圣人走到民众的后面,让他们先吃。
 
“圣人之在民前也,以身后之”讲的就是君王与百姓利益分配的准则。君王是带领百姓的人,但是不能与百姓争抢利益。相反,要让利于百姓。其译文应该是:当君王带领百姓时,分配利益时要排在百姓的后面。为什么君王应该这样做呢?是为了后面说的“其在民前也,民弗害也。”
 
“害”,妒忌。早期的汉语含义模糊,“害”字也不例外。比如《金人铭》中有“盗怨主人,民害其贵”。孔子把《金人铭》抄录在《孔子家语•观周》中。然而他却把这句话写为“盗憎主人,民怨其上”。这说明孔子对“害”字的理解还有怨、憎的意思。
 
“其在民前也,民弗害也”的意思就是,如果君王让百姓获取利益在先,自己在后,那么他带领百姓时,百姓就不会怨恨他。其译文应该是:这样,君王带领百姓的时候,百姓就不会埋怨、嫉妒他。现在的人们也会这样议论领导:“凭什么他先得?”。这种议论就是“民害也”,破坏了工作环境。
 
“民弗厚也”的“厚”字在马王堆道德经里是“重”。我们可以推测“厚”和“重”在那个时代意义相近。现在,“厚重”也是一个常用词汇。厚重的东西的特性是什么呢?就是搬不动。比如大块的石头、木头很重,搬起来很费力,要挪动它们很难。
 
“其在民上也,民弗厚也”的语境是君王在指挥民众做事。“民厚”表示民众像大块的石头、木头一样笨重,无论君王怎么指挥他们都不动。“民弗厚”是说民众不沉重,像很轻的东西,君王让他们去那里他们马上就去,指挥他们很容易。为什么他们很容易指挥呢?因为君王对民众“以言下之”。
 
“以言下之”的“下”是动词,意为降低高度使自己处于对方之下。如道德经第61章写到“大邦以下小邦……小邦以下大邦”。“之”指前面讲的民众。“以言下之”的意思是用语言表示自己低于对方。打个比方,如果老张需要小李帮助,他应该对小李说:“我的能力不如你,请你来帮我解决这个问题”。表示自己低于对方,就是“以言下之”。这样小李会很愉快的帮助他,即“民弗厚也”。如果老张对小李说:“你这个懒鬼还不快来干活”,即便老张是领导,人家也不愿意帮助他。来了也会磨磨蹭蹭,甚至捣乱。这就是“民厚也”。
 
“其在民上也,以言下之。其在民上也,民弗厚也”的译文应该是:君王指挥百姓做事的时候,对民众说话要谦卑,表现出民众在上,君王在下。这样指挥民众,他们就像很轻的东西,让他们去那里他们马上就去。
 
这句话中“在民上”与“民弗厚”之间的逻辑关系是君王的指挥和民众对指挥的态度。而“以言下之”可以软化民众对指挥的态度。这样,“在民上”,“以言下之”与“民弗厚”就是一个完整的罗辑链条,确认了译文的可信度。
 
马王堆道德经里这一段是这样写的:“是以圣人之欲上民也,必以其言下之。其欲先民也,必以其身后之。故居前而民弗害也,居上而民弗重也”。与郭店楚简《老子》的主要区别在于“欲”和“必”二字。它们给此段增加了君王的主观意图“欲”和君王使用的手段“必”,读起来像是君王统治人民的策略,有阴险狡诈的味道。这就读错了本段的原意。
 
现在有些注释把“民弗重”解释为“民众不感到沉重”。这在语法上是不通的。“民”是主语,“重”是动词。用语法分析,“民弗重”表示民众不是沉重的。而“民众不感到沉重”中“感到”是动词,“沉重”是形容词,这和原文完全冲突。这个解读就来源于“欲”和“必”二字把这一段的本意扭曲成了统治人民的策略。
 
我认为语言是随时间而变化的,并且不同地域的方言差别很大。这使郭店楚简《老子》的原版在传播的过程中被人增加了“欲”和“必”二字。这体现了多人完成同一典籍的过程,也体现了古籍中诸多谬误的来源。


最新评论

手机版|天涯小站

GMT-4, 2017-11-21 03:28 PM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