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小站 2.0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天涯小站 2.0 首页 拾萃 往事回味 查看内容

星光:牟老,你一路走好!

2017-8-25 09:59 AM| 发布者: 星光| 查看: 121| 评论: 26|原作者: 星光

摘要: 听说我的研究生导师牟善初刚刚走完了他的百年之路,去世了。在心里悲伤难过之时,也深深感到自己的幸运,有这么个有德有才的人生导师。说起来还是30年前,我在南京准备报考研究生时,第一次看到北京解放军总医院的牟 ...
听说我的研究生导师牟善初刚刚走完了他的百年之路,去世了。

在心里悲伤难过之时,也深深感到自己的幸运,有这么个有德有才的人生导师。

说起来还是30年前,我在南京准备报考研究生时,第一次看到北京解放军总医院的牟善初教授在招老年心血管科的硕士研究生。“老年心血管科”那时还是个新颖的学科,北京,又是我一直向往的地方,只是解放军总医院,那是个什么地方?

有几分迟疑,也有几分向往,向往着能成为一名女军人,穿上那身神气的军装。这方方面面的因素让我斗胆报考了牟老的研究生。。。

后来才知道,解放军总医院是个国内一流的大医院,里面有很多有名的专家教授,而老年心血管科的牟老在国内老年心血管界是泰斗式的人物,所以报考他的人很多,竞争很激烈。

文革后的301医院招收了很多来自北医,各个军医大学,白求恩医科大学的七七,七八级优秀毕业生。这些本院的考生们占尽了天时地利,在考研上也捷足先登。记得我们那年的70几个研究生中大多是本院医生考上的。很多人都纳闷牟老怎么招了个外地,而且还是个来自地方的女学生?

还记得初选通过,到北京面试的情景。忐忑不安的我被带进了一个有着层层护卫,戒备森严的大楼。面试我的除了牟老,还有我的副研究生导师,后来成为工程院院士的王世雯教授。他们除了问了我很多心血管方面的问题,还放了一段美国之音的录音考我的听力。

我虽然也是以优异成绩毕业留校,在医学院的附属医院工作过几年的临床医生。面对他们的一道道难题,才真正体会到自己的不足,和他们对研究生的期待之高。。。

幸运的我成了他们两个人的学生。虽说牟老那时候已经是德高望重,但他总是和蔼可亲,一点点没有架子。他不仅教我科研临床经验,也教我怎么善待病人,怎么做人。

科研上有什么问题他也帮助我解决。那时301医院的基础研究设施还比较落后,他就帮我联系北医,协和,找相应的实验室帮我检测数据。

他在老年心血管界的名誉和声望,帮了我不少忙,大家一听说我是牟老的学生,都热心帮忙,因为他在业界是以热心诚恳,医术高精而出名的。那时候我们和北医,协和做了很多合作项目。使得我的研究生论文中既有基础研究,动物实验部分,也有很多临床研究结果。记得研究生答辩时,一位来自协和的教授对牟老说,你带的硕士生论文水平真高啊,既有基础,也有临床研究,够得上是博士生答辩水平了。

那时,改革开放后的医学界刚刚走向正规,各个医院都在从国外引进新设备,新技术。那时国内心血管科的冠状动脉照影,冠状动脉支架等新技术才刚刚从国外引进。牟老已经把目光投在了国内老年医学研究的这块空白上,他在思考着怎么在老年病人身上应用这些新技术,怎么解决老年人的多器官衰竭等问题。他在301医院建立了老年医学研究所,开始老年病研究的新课题。

他曾对我说,中国也将慢慢走向老龄化社会,怎样延长老年人的老寿命,提高老年人的生活质量,是老年医学急需解决的问题。可以说他是中国老年医学的奠基人。

老年医学,不言而喻我们的病人都是六,七,八十岁的老人,人到了这个年龄,全身各个器官的功能都有不同程度的减退,往往一个小小的感冒,呼吸道感染,就会引发身体其他重要器官的功能衰竭,导致病情急速恶化死亡。而用药也比较困难,很多抗菌素已经不敏感,而药物的副作用却可能是致命的,要权衡利弊合理使用。所以老年科医生,是要心脑血管,肝脏肾脏功能一起考虑的,有些临床治疗方案的决断要求准确快速,随时调整。牟老总是病危患者会诊时的定海神针,他不仅临床经验丰富,而且敢于承担责任,敢于做决定拍板。记得那时,北京的其他大医院,也经常请牟老去会诊。

解放军总医院的高干病房,让我们还承担着医疗保健工作。我们的病人形形色色,职位高高低低,责任也格外重大。但在牟老的眼中他,所有的病人都是一样的。他对所有的病人都一视同仁,也这样子要求着我们这些学生弟子。

北京当年的那场动乱,也让我卷入了那场风暴中。据说事后总后曾下令要严查军队院校学生中参与64事件的人,是我的两位导师尽力保护了我。他们说我只是在救护受伤的人,尽一份医生的职责,才使我没受到任何政治审查和牵连。也许,在心里他们默许着我做得事吧。

在他们手下工作5年之后,我跨出了国门。记得临行前,我去和他们告别。他们都嘱咐我要好好利用国外先进的医疗设备条件,多学点有用的知识,为老年医学事业贡献一份力量。

出国后我也一直关心着两位导师的情况,知道他们为中国老年医学的发展尽心竭力,培养了不少学生,也成为了科学院院士,成了中国老年医学界的学术带头人。

记得今年年初回301医院,看到医院为百岁老人牟老办的庆祝活动,还为他这样长寿健康而高兴,听说他还在病床上为学生们修改论文,有什么疑难重症,医生还会请教牟老的意见。他就像一棵大树,守护着他的病人,看护着他的学生。。。

一个世纪的时间,他经历了中国百年沧桑的历史,把自己4/5的时间放在病人身上,从当年抗战的腾冲战场,到防治血吸虫病的田间地头,从心血管内科,到老年病病房,他救治了多少垂危病人,培养了多少弟子学生

如今,他离别我们而去。留给后人的是中国老年医学界的飞速发展和雄厚基业。

牟老,你一路走好。。。


下面是网上找到介绍他生平的一段视频。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2017-8-31 10:22 AM
fanghua: 我常给学生看“我的父亲母亲”, 让他们看看中国人对老师的态度和师生之间的关系。 亚洲学生都很能体会, 美国学生则看了很惊奇也感动。 ...
是啊,中国的师生之情是很深的。
引用 2017-8-31 10:21 AM
ms_lt: 星光姐原来师出名门!有这样的导师真是人生之福, 羡慕!
有这样的导师,是我的福气。
引用 2017-8-31 10:21 AM
blue: 真是百岁?
是啊,他活过一百岁了。

我觉得和他的心态有关,他对名利看得很淡,不和人争,踏踏实实地做自己的事。是一个医德很高的人。
引用 2017-8-30 10:29 PM
真是百岁?
引用 2017-8-29 12:59 PM
阿理郎: 我认识一位韩国来的护士长,她的毛笔字(汉字)比我好出不止一个数量级。
相信!
引用 2017-8-29 09:44 AM
fanghua: 有中文这般好的高丽棒子?!
我认识一位韩国来的护士长,她的毛笔字(汉字)比我好出不止一个数量级。
引用 2017-8-29 12:40 AM
panda: 阿理郎导师是台湾人?原来你的这个阿理郎是高丽棒子
有中文这般好的高丽棒子?!
引用 2017-8-29 12:33 AM
星光: 是啊,他们就像你的再生父母,不仅教你学问,也言传身教教你怎么做人。。。
是啊, 那是为什么很多人以“ 恩师” 来称呼他们尊重的老师。
引用 2017-8-29 12:32 AM
阿理郎: 建议在你的句子前加上“以往大陆”。
我常给学生看“我的父亲母亲”, 让他们看看中国人对老师的态度和师生之间的关系。 亚洲学生都很能体会, 美国学生则看了很惊奇也感动。
引用 2017-8-28 10:01 AM
ms_lt: 星光姐原来师出名门!有这样的导师真是人生之福, 羡慕!
谢谢!有个好导师是很幸运。
引用 2017-8-28 10:00 AM
老巫: 对不起,点错了。实在是对不起,给你导师磕头了。
哈哈哈,没事。
引用 2017-8-28 08:45 AM
对不起,点错了。实在是对不起,给你导师磕头了。
引用 2017-8-26 06:45 PM
星光姐原来师出名门!有这样的导师真是人生之福, 羡慕!
引用 2017-8-26 01:56 PM
红豆: 301 就是解放军总医院吗?那牟老穿军装吗?谢谢分享!      
301医院的医生有军装,有军衔,像牟老这样的,都是军级级别。

不过,后来医院改文职了,也可以穿便装。
引用 2017-8-26 12:16 PM
看到视频了
引用 2017-8-26 11:08 AM
301 就是解放军总医院吗?那牟老穿军装吗?谢谢分享!    
引用 2017-8-26 01:47 AM
阿理郎: 本郎不才,在狠批“师道尊严”的年代也教过数百肩负“上管改”重任的学生。未曾挥舞棒子,照样收拾得他们服服帖帖。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8zxi_yCOJ8
引用 2017-8-25 11:04 PM
星光真不简单,通过了那么严格的面试,在众多的考生中被一流医院录取了。从南京到北京,真可称得上是”走南闯北“了:)))

你的导师有眼光,三十年前就想到了社会老年化的问题。

你的导师们对你是出自内心的爱护,才没有让你在六四后倒霉。多好的导师啊。
引用 2017-8-25 11:02 PM
panda: 阿理郎导师是台湾人?原来你的这个阿理郎是高丽棒子
本郎不才,在狠批“师道尊严”的年代也教过数百肩负“上管改”重任的学生。未曾挥舞棒子,照样收拾得他们服服帖帖。
引用 2017-8-25 10:53 PM
星光: 哈哈哈,你想说明什么?
近二十年之前,一位来美攻读博士学位的女生在论文答辩前送了一张$2000的支票给她的美国导师。后者大惊,上缴系里。该女生被开除。她不就是按出国前学会的中国师生关系办事吗?

查看全部评论(26)

手机版|天涯小站

GMT-4, 2017-11-21 01:20 PM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