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小站 2.0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天涯小站 2.0 首页 拾萃 家事乡情 查看内容

二楼:闺蜜

2017-6-29 01:23 PM| 发布者: 星光| 查看: 183| 评论: 5|原作者: 二楼

摘要: 我理解的闺蜜一般指同性之间可以说私密话的伴,这私密话的范围和程度因人而异。查了百度——闺蜜概念:女人在她的一生中,总会有那么一个或几个密友,哪怕她历经铅华、子孙满堂,都不会妨碍她们结交好友。闺密,之所 ...


我理解的闺蜜一般指同性之间可以说私密话的伴,这私密话的范围和程度因人而异。查了百度——闺蜜概念:女人在她的一生中,总会有那么一个或几个密友,哪怕她历经铅华、子孙满堂,都不会妨碍她们结交好友。闺密,之所以叫密就肯定和秘密有关,很多难以启齿,羞于和异性讨论的问题都可以和闺密聊。——我要说的这位闺蜜,在她一生中是不是认为我是她的闺蜜不得而知,但我感觉虽然可以说一些私密话,但一定不会是那种“难以启齿,羞于和异性讨论的问题”,那就不算闺蜜了?其实无所谓,能找个人聊天都可以了。

 

她暂且叫芳,是我工作后认识的一直保持联系的朋友,后来我折腾多个单位,都与她保持联系,应该算是比较谈得拢的朋友了。芳比我大2岁,进单位也比我多年,芳没有读大学,在我们单位做辅助工作,因在家务活上手巧我经常请教芳一些事,比如织毛衣、包粽子、包馄钝等,一直好奇芳怎么会做这些事,我们熟了之后芳才说了一些她家的事。

 

芳一家4口,父母在同一家单位做事,母亲做销售,父亲做机修,一看就知道母亲比较强,母亲在家说了算,芳的一些手活都是跟她母亲学的,特别是芳的母亲烧的一手好菜,中午我经常蹭芳的菜。芳有一个弟弟,在18岁时交通事故而走了,可想芳的父母所有心事都集中到她身上了,后来芳结婚时和父母一起买了2套门对门的房子。

 

我认识芳时她还没结婚,那时单位有一些前后陆续进来的年轻人,其中一位姐姐看中了一位弟弟,姐姐发起强攻,弟弟因年龄小且第一次谈女朋友有些心不甘,弟弟暗中托人帮介绍其他女朋友,芳也给弟弟介绍过女朋友,不知道怎么被那位强势姐姐知道了,可想而知,在单位这位姐姐逢人就囔囔“知道我是弟弟的女朋友还给介绍,不要脸,吧啦吧啦。。。”,还指名道姓,芳很委屈,但芳是一个内敛的人,不会囔囔只得自食其果(问题是那个弟弟也软弱,最后还是被姐姐拿下,婚后弟弟曾去日本2年,之中打电话给我,电话里能听到女孩的嗲声,问他后也说给自己一段自由享受,当然嘱咐不能告诉姐姐的)。

 

芳结婚后很长一段时间没孩子,也看过医生吃过偏方,搞得胃损伤,后来芳都有点灰心了。一次胃难受去医院打点滴,在与护士聊天病情时,护士无意说了一句“不是你怀孕了吧”,芳赶紧检查真的怀孕了,但考虑之前打针吃药过,不得已拿掉了。第二次怀孕当然很注意了,可是一次在家收被子时流产了(那种晒衣架挑出去的),不过好在芳第三次怀孕后生下了儿子,也不枉一路来的辛苦。

 

孩子渐渐长大芳也轻松好多,这时芳的老公生病了,还了发病危通知,是胆囊毛细血管什么的,抢救很多次,其中要一种什么药上海药库里也极少,医生说要从香港进药,芳出钱请医生去香港买药,当时我已经离开单位,新单位有香港人,后来由我帮芳请香港人买药,总算救下芳的老公命。

 

之后芳的父亲和母亲也前后得病,芳是忙里忙外还算熬过去了。但是芳自己出问题了——乳腺癌,切除化疗吃药,去看过芳精神还好,但一再嘱咐别跟别人说,之后芳放下很多,儿子的前途随意,家里的事随意,自己去学太极。原来单位聚餐,那位姐姐也放下了,跟芳说以前年轻气盛的事都过去了,芳说她更是不在乎那些事了,芳一直看中医吃药,一次我电话过去,芳说在住院,还换了医院,我去看芳问为什么换这么远的医院,芳说复发了,之前给她看的医生跳槽这家医院,芳是跟着这位医生而来的。

 

前年11月份傍晚我正在烧饭,电话(座机)响了,是芳,简单聊了几句,芳说医院只能在化疗时住院,之后那位医生给芳介绍了一个乙级医院过度,再化疗时再进那家医院,我锅上烧着菜,我只能告诉芳下次再聊,我记得很清晰,当时芳说“我真糊涂,现在是晚饭时间你一定在忙着,不该这时间打搅”,我嘴上说没事,过几天去看她,想起人们常说的“有时间请你吃饭”,其实就是敷衍,不过年底事情多没联系芳,直到来年春节前我电话芳,铃声响没人接,我短信联系也没回复,我这才发现我只有芳的手机号,芳的家人联系方式、芳的家在哪我都不知道,芳的家人也没联系我,心里知道芳可能安息了,但没有得到准确信息,最后遇到原单位同事(党支部书记)才得知准确信息(他去芳的家给抚恤金)。

 

反过来说闺蜜,我和芳算不算?我们一起聊天也说一些家长里短,但遇到紧要关头却忽略对方,最后芳的电话现在明白她很想找人说话,我让芳失望了,芳走了我却不知道怎么联络,唉,只能是好朋友吧。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2017-7-8 07:39 PM
文字不错!
引用 2017-7-2 09:18 PM
星光: 二楼,

别太自责,其实芳在她最后的日子里还给你打电话,就说明在她心里你是她最亲近的朋友!

如今她在天堂上,也希望你能快快乐乐地生活下去。 ...
谢谢,一年多一直想着这事,现在写出来说明没事了。
引用 2017-7-2 09:17 PM
阿理郎: 我不是学心理学的,偏在这里装模作样做心理分析:

你有一位朋友,同情她的经历,哀伤她的早逝,乃至躬身自责。大家都看到你的善良,但没人能真正帮你解脱,所以 ...
谢谢,我想了一年多,感觉写出来好过多了。
引用 2017-7-1 03:22 PM
二楼,

别太自责,其实芳在她最后的日子里还给你打电话,就说明在她心里你是她最亲近的朋友!

如今她在天堂上,也希望你能快快乐乐地生活下去。
引用 2017-6-30 09:43 AM
我不是学心理学的,偏在这里装模作样做心理分析:

你有一位朋友,同情她的经历,哀伤她的早逝,乃至躬身自责。大家都看到你的善良,但没人能真正帮你解脱,所以无言。唯一能治疗你的心理创伤的是时间。岁月流逝,许多旧事会渐趋淡忘;而且随着年龄增长,世事看多了,就会知道岂但朋友,便是情侣夫妻,同胞手足乃至至亲骨肉,在人生长途中也有爱莫能助、无意疏忽或者错会误解的时候。这件事在你心中埋藏已久,现在写下来,发表出来,至少可以带来一点纾解。如果还有其他合适的地方或人物,也不妨去倾诉。

什么是“闺蜜”?看百度的定义,就知道没人能确切回答。所以芳算不算闺蜜有什么关系?如果人死后有灵魂,她看到你的文章自然感到慰籍;如果没有灵魂,她死后仍然活在你心里,她的亲人知道后定会心存感激。这便是价值吧。

查看全部评论(5)

手机版|天涯小站

GMT-4, 2017-11-21 03:30 PM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