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小站 2.0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天涯小站 2.0 首页 拾萃 文学艺术 查看内容

昨夜雨:伊卡洛斯的坠落——读奥登的“Musée des Beaux Arts”

2017-6-6 08:11 AM| 发布者: 昨夜雨| 查看: 224| 评论: 1|原作者: 昨夜雨|来自: 小站空间

摘要: 1938年,美国诗人奥登(W.H. Auden, 1907-1973)在布鲁塞尔的皇家艺术博物馆观看了尼德兰画家勃鲁盖尔(Pieter Bruegel the Elder, 1525/30-1569)的一些作品,包括《带有伊卡洛斯坠落的景像(Landscape with the Fall ...
1938年,美国诗人奥登(W.H. Auden, 1907-1973)在布鲁塞尔的皇家艺术博物馆观看了尼德兰画家勃鲁盖尔(Pieter Bruegel the Elder, 1525/30-1569)的一些作品,包括《带有伊卡洛斯坠落的景像(Landscape with the Fall of Icarus)》、《伯利恒的人口普查(The Census at Bethlehem)》、《屠杀无辜者(Massacre of the Innocents)》。这些画作不仅记录了十六世纪北欧的民风世俗,而且体现了艺术家对“苦难”的感慨。

这是网络上找到的《带有伊卡洛斯坠落的景像》:


在这些画作的感染下,奥登写出了一首题为“艺术宫殿(Palais des beaux arts)”的自由体诗。1940年,这首诗的标题被改为“艺术博物馆(Musée des Beaux Arts)”,并被收入在诗人的个人诗集《另一个时代 (Another Time)》。

Musée des Beaux Arts

About suffering they were never wrong,
The Old Masters; how well, they understood
Its human position; how it takes place
While someone else is eating or opening a window or just walking dully along;
How, when the aged are reverently, passionately waiting
For the miraculous birth, there always must be
Children who did not specially want it to happen, skating
On a pond at the edge of the wood:
They never forgot
That even the dreadful martyrdom must run its course
Anyhow in a corner, some untidy spot
Where the dogs go on with their doggy life and the torturer’s horse
Scratches its innocent behind on a tree.

In Breughel’s Icarus, for instance: how everythingturns away
Quite leisurely from the disaster; the ploughman may
Have heard the splash, the forsaken cry,
But for him it was not an important failure; the sun shone
As it had to on the white legs disappearing into the green
Water; and the expensive delicate ship that must have seen
Something amazing, a boy falling out of the sky,
Had somewhere to get to and sailed calmly on.

目前我找到这首诗的两种中译版,译者分别是卞之琳与李小建。

美术馆

卞之琳 译

描写苦难,他们总是不会错,
这些古典大师:他们多么了解
苦难在人间的地位:了解苦难发生的时刻
总有些别人在进食,或者在开窗,或者就是在默然走过;
了解上年纪人,抱着虔诚和热情,
等神迹降临的时候,总一定会有一些
野孩子不特别盼望它发生,只顾溜冰,
穿梭在林边的池塘上,满不在乎:
大师们从不忘记
即使可怖的殉道也总归自行了结,任怎样也罢,
随便在一个角落,一个凌乱的场地,
那里狗继续过狗的生活,行刑吏的马
在一棵树干上摩擦它无辜的臀部。

在布鲁盖尔的《伊卡鲁斯》里,比如说,谁都掉头不顾
当场的灾难,那么悠然;那个农夫
可能听见了溅水的声音、绝望的惨叫,
可是他觉得这不是什么重要的失败:太阳照明
(按例的照明)白净的两腿没入
碧油油的海水;那条豪华的精致海船也必然已经目睹
一场奇观,一个男孩从天上直往下掉,
可是它自有地方要去,继续安详的航行。

美术馆

李小建 译

关于苦难,他们从未看错,
那些古代的大师们深知,它在人心中的地位
当人们吃或打开窗户,或者仅仅
无聊散步时,会怎样产生。
当年迈的人正恭敬而虔诚地
等待奇迹降临时,总会有无所顾忌的孩子
一心在林边的池塘上溜冰,什么也不期待
他们不会忘记,即使悲惨的殉难
也会自行了结。
在某个角落里,凌乱的场地,狗继续狗的日子
而那些酷吏的马,将它们无辜的后臀
朝着树干反复摩擦。

在勃鲁盖尔的《伊卡洛斯》里,比方说:一切
如何极其从容地从灾难中转身;
农夫或许听见
水花溅起的声响和绝望的呼喊,
可对他来说,这不过是一次不太重要的失败;
太阳依旧照耀,如同往日,映照着白腿
消匿于绿波之中。华美的船必然看见了
这一幕奇景,一个少年从天空坠落,
不过它自有目的地要去,继续平静的航行。

我想,在28年前的那场腥风血雨中死去的年轻人,如同那位从天空坠落的少年英雄。而我们呢?我们也许见证了那场苦难,然后,我们还有自己的目的地要去,继续我们自己的苦难。

但是,请不要忘记那些从天空坠落的伊卡洛斯!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2017-6-8 09:33 AM
握手!我坚信那血不会白流,在中国历史上这一笔会留下它应有的烙印!

查看全部评论(1)

手机版|天涯小站

GMT-4, 2017-11-21 03:29 PM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