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涯小站 2.0 返回首页

fancao的个人空间 http://smallstation.net/?7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钻石劫 第二章 (二)

热度 7已有 43 次阅读2018-1-10 05:01 PM |个人分类:小说

第二章   1981 中国 北京(二)

就在明睿一愣之间,那女子已经伸出手来,刘明睿,真是你,要出国了?

明睿这才发觉自己失态,定定神抓住她的手点点头,结结巴巴地说:婷婷,啊,程科长,是你,我真没想到,从66年到现在……啊,我都认不出你了。早听说你在银行工作,却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

程婷婷淡然一笑,自嘲似地说:是啊,我学的是经济学,分配到银行也算对口。她回头把手里的单子交给那个小伙子,这是我老同学。这一单交易刚刚做好,还没有最后审批,你把它注销,重新开单吧。

小伙子看看她,没敢说话,拿起单子和明睿买机票的转账文件坐到柜台后边,低头算起帐来。

程婷婷请明睿到她的办公室去稍等一会儿。明睿明白,程婷婷一句话帮他省下了一个月的工资,他既感激,又带着些羞愧地说:谢谢你!不是我小气,这些钱是我家里人半年的生活费!我要走了,心里总不踏实,爱人没有娘家,又不愿意和我父母同住,自己一个人在农村,哪怕是几块钱呢,我能留给她也是好的。

程婷婷看着他窘迫的脸色,心里很感概,那个风流倜傥的刘明睿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为了这点钱低声下气。她只是冷漠地点点头,我明白,你娶了一个女知青。

是的。唉,我害了她。她要是不和我结婚,赶上现在这股回城风,或许还有点希望。可现在,最多也只能在农村当个民办教师,唉……”明睿摇摇头,没再说下去。

程婷婷长叹了一声,张张嘴又闭上。刘明睿看看周围没有人,颤抖着声音问:婷婷,你的情况怎么样?还好么?看来你混得不错,都当上科长了。

程婷婷冷笑了一下,还好,不过,这个科长还能当多久就不知道喽。我们这些新干部,突击入党,突击提干,多少人看着不顺眼。打倒四人帮时,已经折腾过一轮了,谁也不知道前边是什么。有权不用,过期作废,没想到,今天却给你帮了个忙。她抬起头看看明睿,眼里闪动了一下,嗓子里也带出了颤音,“只是,唉,我怎么做都无法补偿对你的伤害。”

婷婷,别这么说。那是时代给我们造成的悲剧,我知道你也是万不得已。真的,我从来没有怨过你。”明睿喃喃地说着,却不知道这句话算不算出自真心。

程婷婷只是默默地摇摇头。明睿愣了一会儿,笨嘴拙舌地问:你家里也好么?爱人做什么?

爱人?这个世界上还真有爱情?程婷婷眼睛一红,脸上显出一丝迷茫,却带着几分温柔,丢下了那副冷漠刚毅的外壳。她急忙站起身来拿茶杯,背对着明睿说:注销一笔交易重新做帐比较麻烦,可能要等一会儿,我给你倒杯茶喝,你还是喜欢香片吗?我这儿只有普洱,能将就吧?

明睿急忙站起来,哦,还记得当年你和我开玩笑,叫我老农民吗?真让你给说中了!我当了这么多年农民,天天喝井水,哪儿还有这些讲究。喝白水吧,泡茶太慢,这儿也不是个品茶的地方。他说着伸手去接茶杯,却忍不住连婷婷的手也一起抓住了,你居然还记得我喜欢香片?当年,为了香片和普洱,咱俩还吵过架呢。

程婷婷没有抽回手,只是盯着他的眼睛,两个人相对着傻站了一会儿,她才叹了口气,可是,那种日子再也不会回来了……想吵架都没有机会了。还记得你写的那首‘冰岛阳光’吗?她压低声音轻轻地哼了起来,

不知何故夏短冬长

漫漫冬夜满心忧伤

你和夏日一同离去

只见白雪飞扬

 

白雪飞,满天飞扬

何时飞到你身旁

不管天高 不管地广

心儿常在你身旁……

明睿也觉得心里发酸,情不自禁地说:婷婷,对不起,或许我应该等着你。毕业前夕,我曾经到处打听你,可是,总觉得你一直躲着我……

明睿,我知道。可是,那个时候,我怎么见你?程婷婷打断了他,我太傻了,革命,造反!你应该记得,我当初言之凿凿地批判你,修正主义苗子,资产阶级情调,美蒋特务的后代……我以为自己多了不起,从骨头红到皮肤,是在红色染缸里泡透了的革命者。可是,哼!”程婷婷冷笑一声,狠狠地吐了一口气,“真正是,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转眼之间,我母亲从革命烈士变成了特务内奸,我自己也变成了叛徒和反革命的狗崽子!我不知道怎么办,就像天塌下来一样……我,我,再也不愿见到过去的朋友,更没有办法面对你……唉,十多年了,我还是没法回想……”

明睿愣住了,“啊,这些事情,我都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后来留在北京分配到银行工作,更是自惭形秽……”

“你被关了起来,当然不知道后来的情况。离开学校的时候,父母亲都平反了,我正好赶上这个机会,分配了一个好工作,算是一点补偿。以后我慢慢平静下来,也想找到你,当面谈谈。不管你怎么看我,至少我欠你一个道歉。我打听到你工作的地方,就去看你,可是……”

脚步声响了。程婷婷机警地停住嘴,一下恢复到原先的冷漠刚毅,回到椅子上坐下。小伙子出现在门口,见程婷婷向他点头,就把机票的转账收据和剩下的美金点清楚,交给明睿,然后对她说:“程科长,事情办好了。快到开会的时间了,你能去么?”

明睿急忙放下茶杯,“你们忙,我走了。多谢你们帮忙啊。”

程婷婷也站起来对小伙子说:“我去送送客人,马上就到会议室。”她陪着明睿走到大门口,握手言别,“明睿,一路顺风。你不用担心阿雯,我会照顾她的。”

明睿一愣,“阿雯”,我没有告诉她妻子的名字呀?她怎么会知道周毓雯的小名,还叫得这么亲热?况且,婷婷刚才的话没有说完。她既然去我工作的地方找我,为什么不留下联系地址?明睿满腹疑团,真想拉住婷婷打听清楚。可他知道婷婷马上要去开会,不好追问,就匆忙道:“婷婷,我很快要走了,前边等待我的不知道是什么,也不知以后是否还能再见面。如果有空的话,等你开完会,我请你吃晚饭,还记得大学附近,我们吃驴肉火烧的那个小餐馆吗?”

程婷婷眼圈又红了,犹豫了一下却说:“抱歉,我晚上已经有安排了,明天还要出差,就无法给你送行了。”

明睿实在忍不住,“婷婷,你认识周毓雯吗?”

婷婷一愣,“她是我表妹,从小在我家长大的呀。怎么,她没有告诉过你?”

明睿更糊涂了!这么多年,他和毓雯一直两地分居,在一起的时间很少,根本就没有谈过心。他知道家庭问题是毓雯的心病,从没仔细向她打听过。虽然知道她跟着舅舅长大,却怎么能想到谢静海就是程婷婷的父亲!为什么婷婷不姓谢呢?

可是,婷婷要去开会,不能再耽搁了。她匆匆对明睿说:“祝你一路顺风!”就转身走了。

明睿茫然地看着她匆匆跑开,思绪如奔马般飞驰,不由地回想他们过去的交往。一转眼十几年了,明睿第一次见到婷婷的情景却一直铭刻在心。

那年,大学开学没多久,为了准备节日联欢晚会,刘明睿到处发掘人才。那天,他听到有个女生在二楼的水房里边洗衣服边唱歌,“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不由得停下来听呆了。

几年的天灾人祸刚过去,政治上的松动随着经济上的好转,出现了一些新颖的文艺作品。《冰山上的来客》虽然说的是边防军抓敌特,却巧妙地把爱情编织了进去,故事感人音乐别致,宛如文化荒漠中的一股清泉。一时间电影院门口挤满了等退票的人群,插曲也走红一时,迷倒了全国的年轻人。

明睿越听越喜欢,伴着流水的共鸣,这声音甜美圆润又稍微带些忧郁,极好地表现了歌曲中的缠绵期待。

他忍不住在楼下大喊起来,“喂,古兰丹姆,唱得真好!咱们谈谈吧?”

歌声停止了,‘哗’的一盆水从敞开的窗口泼了出来。刘明睿躲避不及,淋了个透湿!明睿一向注意穿着,白衬衣西装裤不但洗得干干净净,还熨得平平整整。这一下不但衣服,连那梳理得油光水亮的小分头都没能幸免!他只怪自己过于唐突,甩甩头上的水,来回地抖落着衣襟,哭笑不得转身要走,却看见窗户里露出半张脸来。

明睿急忙仰起头解释,“对不起,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是学生会的文艺委员,叫刘明睿。听到你的歌声,我想请你参加歌咏队,在联欢晚会上表演节目。你要是愿意,到生物系找我,好吗?”

甜美圆润的嗓音带着咯咯的笑声回答,“你呀,先回去换衣服吧。”

联欢晚会上程婷婷和刘明睿表演了对唱“冰山上的雪莲”。一曲终了,满堂轰动,电影女主角的名字不胫而走,“古兰丹姆”成了程婷婷的外号。

他们很快就成了很好的搭档。明睿不但嗓子好,拉得一手好琴,还能写词谱曲。他嫌那时的流行歌曲太钢硬,就模仿《冰山上的来客》,采用民歌的风格,写了几首抒情歌曲。经过婷婷的演唱,这些歌很快在校园里流传起来。

明睿也有了借口频繁地出现在婷婷身边。最方便的地方是图书馆,他认准了婷婷常去的那个角落,也摸出了她上自习的规律,时常在那儿‘偶然’碰到她。很快他就发现,和婷婷坐在一起复习功课,似乎效率特别高,脑子也特别灵。可是,只要有一次见不到婷婷,明睿就变得失魂落魄。万幸,这样的机会并不多。婷婷似乎也期待着见到明睿,一接触到明睿的目光,她的那双大眼睛里就会放出异样的光彩。这就是恋爱吗?爱情真美!可是,那个年头,谈恋爱是大学生的禁区,他们只能悄悄地表示相互间的感情。

以后呢?那是1966年的初夏,正是夏收夏种的大忙时节,在一片革命的洪流中,这些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学生们到附近的农村‘学农。看着人多,一片忙乱,却没几个会干活的。割麦他们不会用镰刀。别人割过的地方,一扑扑麦把子放在田埂上,干净整齐。可他们割过的地方,留下的麦茬高低不齐,没割掉的麦子立在地里,地下还留着很多碰断的麦穗。挑麦子他们没力气。农民一直腰就是一两百斤的麦捆,这些学生却没一个人能挑起来。队长没办法,只好让他们跟着老人孩子拾麦穗。明睿觉得太丢面子,就把他的歌咏队召集起来,在田头放开了歌喉。优美的歌声在原野上回荡,反而更让人欢迎。

一曲终了,同学们向另外一个地块转移,婷婷突然吓得大叫起来,“蛇,蛇……”明睿一步跳过去抱住她,“别怕,在哪?”

婷婷战战兢兢地指着前边,“看,那里。”

明睿仔细一看,这蛇怎么不会动?捡起一块土坷垃砸过去,他大笑起来,“哈哈,什么蛇,这是一团牛粪嘛。”

一伙人都涌上来看,嘻嘻哈哈大笑。婷婷红着脸打了明睿一拳,“你看,这么圆圆一大圈,一棱棱的,就像一条蛇盘在一起嘛。”

同学们朝前走了,明睿趁机拉住婷婷,抓起她的手吻了一下,却没想到,那是他最后一次和婷婷亲近。婷婷红着脸挣出手沿着田埂小道急步走去,明睿也急忙赶上。一群人笑闹着,沿途带起一片烟尘,让阳光也变得迷朦。身边是大片成熟的麦子,起伏的麦浪却被这一片片烟尘遮挡。


路过

雷人

握手
7

鲜花

鸡蛋

扔鞋

抱抱

大哭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天涯小站

GMT-4, 2018-1-22 10:21 AM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