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涯小站 2.0 返回首页

fancao的个人空间 http://smallstation.net/?7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钻石劫 第二章 (一)

热度 4已有 49 次阅读2017-12-6 01:43 PM

第二章   1981 中国 北京(一)


电话铃响了,一个声音大叫:喂,叫三室的刘明睿接电话。

刘明睿,传达室有你电话!

明睿,快去传达室,有你电话!

经过几个人的传呼,明睿丢下手里的工作,跑到大门口的传达室,抓起了听筒,喂,我是刘明睿,请问您哪位?

我是科学院办公室,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的自费出国报告已经批准了,赶快来院办手续。

这可是盼望了很久的消息,明睿不觉有些意外,真的吗?

嘿,这种事情还能开玩笑?快来吧!

电话地一声挂断了,明睿好像还没有明白过来,抓着话筒傻傻地愣着。这两年自己交了什么好运,怎么好事一件连着一件?

自从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以后,中国的大门慢慢打开一条缝,竹帘半卷,和西方的交往渐渐增加。70年代中,一个美籍华人教授到中国科学院访问,提起明睿和他的老师当年一起发表的论文,大加赞赏,很想知道他们最近的进展。管事的人一调查,刘明睿在农村种水稻,他的老师在研究所打扫卫生,哪儿来的进展!那个年头,洋人的话才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一万句。一纸调令把刘明睿招回京城,在他老师手下当了实验员。

刘明睿本来就是高才生,基础扎实,英文也好。他对这个领域一直怀有浓厚的兴趣,靠着爱读书的僻好,多年坚持不懈,不管中文英文,任何能够抓到手的科研杂志他都认真阅读,多少知道一些这个学科的最新发展。他回京以后就拼命补课,一两年的时间就赶了上来。美国专家再次来访,对明睿的学识很佩服。他们得知明睿的父亲曾经是那个大学的留学生,还是校友,就邀请明睿到美国做访问学者。

虽然这是美国大学出钱,与中国政府无涉,可科学院却无此先例。报告递上去,一阵轰动,各个科室踢皮球,谁也不敢作主。恰好,中国科学院文革以后的首批研究生在一些外籍教师的唆使下联系自费出国,呼啦啦跑了一大批,这才给了他们可循之章,在刘明睿的出国报告上盖了大印。

明睿拿着出国报告又跑了几个部门,等他拿到那本棕色护照的时候,美方寄来的签证申请表也快到期了。明睿不敢耽搁,一阵风地又冲了出去。

骑一个多小时的车,他来到美国领事馆。接待员笑容可掬,请他填了一张表,在接待室里稍候。室内灯明几净,柔软的沙发,雕花的家俱,墙上还挂着美丽的壁毯。明睿第一次见识这么奢华的陈设。小时候,教授父母的家庭也远远没有这个水平,更何况这么多年来,他已经习惯了黯淡的泥墙草屋。即使最近在京城里住了几年,也是和大伙儿一起挤集体宿舍,连妻子来探亲也只能在办公室打地铺,晚上铺开,白天拆掉。面对眼前的富丽堂皇,他不禁无措手足,专为出国买的新皮鞋上沾满了泥土,真不好意思去踩那块柔软的地毯。

四边看看,茶几边插着一些小册子,上边标着敬请取阅,他就拿过一本来看,是中英对照的美国简介。随手翻翻,其中一段吸引了他,美国是一个各民族的大熔炉,立国近两百年来,她本着自由民主平等的精神,各民族之间和睦相处,从世界各地吸引了大量的优秀人才……”

刚翻了两页,签证官就出来了,和明睿亲切地握手招呼,还彬彬有礼地道歉,让他久等了。他对明睿去美国进行学术交流表示感谢,又略带歉意地说,虽然他批准了明睿的申请,可还要去国务院办一道手续,麻烦明睿两天以后再来取签证。

明睿的英文阅读还可以,口语却是最近几个月里听《灵格风》,读《英语九百句》突击出来的。不知道是年龄不饶人,还是心里不自信,说不清楚也就罢了,他对音乐那么灵敏的耳朵,此时却抓不住那活蹦乱跳的英文,只好请签证官用中文重复了一遍。

约好了来取签证的时间,刘明睿跨出大门,脑子还没有完全清醒。这几个月来办出国许可,申请护照,早就搞得头昏脑胀,没想到签证居然办得如此顺利。本来是自己求人办事,而签证官却这么客气。多年来在哪儿办事都是看人脸色,好像跟谁都欠了两百大洋,今天看到的却全是笑脸,连自己也不由自主地跟着微笑。脸上的笑肌不知道多少年没用过,累得都有些发酸。

明睿不由地感慨起来,从小到大听到的全是对这个国家带有敌意的宣传,美国是中国人民的头号敌人。听说明睿要去美国,连母亲都有些担心,只有曾经留美的父亲全力支持。他对明睿说,美国其实对中国一直很友好,早年用庚款替中国培养留学生,二战时期帮着中国抗日。可这么多年来,中国却从来没人提起。从今天这点小事,明睿看见了一个泱泱大国之风。本来他对出国还有些犹疑,事业前途未卜,家里娇妻难舍。可现在,他的心却一下和这个国家拉近了距离。

出了领事馆,明睿来到银行,有了出国许可,他可以换八百美金。机票要五百多,还剩两百多零用。他担心的不是到了美国有没有钱用,而是拿什么来换这笔美元。这么多年来,周毓雯挣的工分不够自己吃饭。明睿虽然有工资,平反以后还补发了一笔钱,可这几年来两地生活,全都填到铁轨下边垫路基了。按照当时的兑换率,一千三百多元人民币,对他每月五十多元的工资來說,简直是天文数目。他只好请父母朋友帮忙。

揣着一迭绿色的钞票,他又折到附近的邮电局,中美虽然刚开了航线,却不让自费出国的人乘坐,只能从香港绕道。辗转从别人那里打听到一家香港旅行社的地址,通过电报确定了日期,他准备把美金寄去买机票。汇款单填好,邮局却不让寄。对外汇钱只能从中国银行转帐。

明睿一头雾水又跑回银行,柜台里的那个小伙子说,这些美金要再转一个手,卖出去买成港币才能转帐,里外一折算就少了几十元。明睿听了发愣,那边的机票报价是美金,为什么还要再换一回?小伙子不耐烦,你都要去美国留学了,怎么连这些事情都不懂。

明睿不敢再问,我刚从你这儿把美元领出来,已经付了一回手续费,你能不能通融一下,就算我还没换成美金,直接按人民币算成港币行吗?

小伙子摇摇头说:已经做过的交易,哪能通融?怎么你事先也不说清楚?

明睿听得直窝火,就这么短短几分钟,白白损失了几十元,一个月的工资呢!可他只能陪着笑脸说:哎呀,我们这些人不就是书呆子嘛,谁见过美元是红的还是绿的。哪儿像你坐在大银行里,天天和外国人打交道。

几句好话说得小伙子乐滋滋的,那我给你问问去,不保险。

一会儿,小伙子跟着一个女子回来了,按规定,已经作过的交易不能随便更改。不过,这是我们程科长,你跟她说吧。

明睿心里堵得真难受,正想发火,一抬头却愣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眼前站着的,是个而立之年的女子,身材瘦巧,脸庞白净,一双大眼睛在黑边眼镜后闪动,两道剑眉被眼镜遮住一半,微微颦起的眉头在印堂处结集出几条忧郁,和棱角分明的嘴唇一起,显出一副和柔弱女子不相称的刚毅。她穿一身时髦的小翻领蓝制服,却仍然梳着两条土气的长辫子,没有跟上时兴烫发和披肩发的潮流。

就在明睿一愣之间,那女子已经伸出手来,刘明睿,真是你,要出国了?


路过

雷人

握手
4

鲜花

鸡蛋

扔鞋

抱抱

大哭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天涯小站

GMT-4, 2017-12-15 07:44 PM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