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涯小站 2.0 返回首页

fancao的个人空间 http://smallstation.net/?7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钻石劫 第一章 之一

热度 14已有 114 次阅读2017-11-29 04:55 PM |个人分类:小说| 钻石劫, 留学生活, 知识分子, 爱情故事

第一章   1985 美国 幽谷镇 (之一)

太阳升上了天空,阳光在山间回旋,虽然已经到了八月底,依然热辣辣地刺眼,映照得青山绿水也带出几分焦躁。

这是美国东部的一个小城镇,建筑物都随着山峦起伏。参差错落的高楼别墅在湖光山色下清丽整洁。大路小道与山涧河流时而并肩共进,时而握手交错,匆匆从城中穿过。城里有一所大学,教学大楼附近人来人往,来去匆匆。双扇玻璃大门频繁地打开关闭,吞吐着人流

刘明睿急匆匆地赶来推门而入。偏偏后面跟着个女孩子,也是同样的匆忙,对着打开的大门就直冲而去,正好碰到缓缓弹回的玻璃门。虽没撞伤却吓了一跳,她不禁“哎呀”大叫一声。明睿听见急忙回头,见她愣在那里就冲过来把门拉住,有礼貌地道歉,“啊,对不起,我没看见你跟在后面。

女孩子却急慌慌地问,317号教室怎么走?

是去上课吗?542《基因学》?那就跟着我吧。

你也修这门课呀?太好了。我头都找昏了,这些大楼怎么像迷宫似的。

你是新来的学生,哪个系的?

分子生物学,昨天上午才到,时差还没倒过来呢。

你总不是前天才拿到入学通知吧,怎么不早些来?明睿随口回答。

什么?女孩子打量了他一眼,一个典型的中年亚洲人,黄色皮肤里肌肉饱满,黑色的头发乱蓬蓬的,国字脸上现出细细的皱纹,两道浓眉挤在一起,向印堂处那颗‘佛爷痣’看齐。挺大的眼睛却眯缝着,好像在思索什么。一双半新不旧的黑皮鞋,看着就是“友谊商店”的模式,一件皱巴巴的衬衫随随便便塞进牛仔裤。他说的英文带着口音,听起来像是中国人。建华就毫不生分地抢白他,你也是中国来的吧?那你还能不知道办签证有多难,晚上抱着铺盖卷去排队,容易嘛!

明睿的脑子里只有正在进行中的实验,也没听清她的话就回答:啊,是,我也是从中国大陆来的。

女孩子更觉得亲热,立刻转成汉语,随口问:那太好了。你来多久了,认识老师吗?凶不凶?打分严不严?

一顿连珠炮似的发问,打断了明睿的思路,他不由得放慢了脚步,回头看看她。这是个二十多岁的东方姑娘,中等个头,瘦瘦的身材,一件深色恤衫配着牛仔裤,紧紧地绷在身上,显出各个部位凸凹有致,一头乌黑的长发披在身后,瓜子脸型,薄薄的嘴唇下是微微翘起的下巴,鼻梁上架着金边眼镜。只是那副眼镜带来的文静,掩盖不住她浑身的机灵。她见明睿的步子慢下来,居然敏捷地窜到前边,还不停地催促,快点吧,要不就迟到了,也占不到好座位。

明睿是北方大汉,身高腿长,一步迈出去能顶她两步,本来是因为考虑问题,又担心她跟不上才没走得太快,见她这样,心里挺好笑,就猛地跨出几大步把她丢在后边。她愣了一下,小跑着跟上。明睿不禁暗笑了一下。

他们进了教室,里面已经有了十来个学生。她一眼看见前排还有空座位,这才舒了口气,还好,老师还没来。刚想拉着明睿一起坐下,明睿却笑了笑,走上讲台,转过头来,正好看见她眼睛里的诧异。

欢迎各位。这里是分子生物学542基因学》的课堂,为研究生开设的专业基础课。如果你们没有走错教室,就请坐下来,开始上课。

随着,明睿把自己的名字写在黑板上,我们先认识一下。我叫刘明睿,Raymond Liu,主要的研究课题是基因变异引起的疾病和治疗。我的办公室是B216号房间,有问题可以在课后找我。现在我按注册表点名,也认识一下你们。

他翻开学生的注册簿,一个个名字点了下去,还特别注意那个华人女子,可是全部名字叫完也没见到她回答。他合上注册簿,有些奇怪地抬起头。那个女子举起手,很有礼貌地说:对不起,刘教授,我还没来得及注册呢,系里让我先来听课再补办手续。

明睿觉得有些好笑,她刚才的那种气势哪儿去了?也就和缓地答道:噢,叫什么名字?注册没有问题,只是修这门课有预科要求,你在大学修过有机化学》、生物化学》、细胞分子生物学》这些课程吗?

我叫建华·林,这些课都修过,全是A她学美国人的习惯,把姓放在名字的后边,笑着回答道。

明睿听得出她的回答里带着的傲气,不由得又打量她一眼,把她的名字写进花名册。我可是很凶呀,打分很严的。不知为什么,明睿突然想起她的问题,顺口开了句玩笑。

建华看着他笑嘻嘻的样子,也笑着说:我从来不怕凶老师,只要你讲得好。下课我就去注册,可以吧?

建华的回答在课堂里引起一阵笑声,明睿笑着点点头。坐在建华旁边的一个男生跟着凑热闹,Ray,我可是听说你很会讲课也不刁难学生才注册的。你要真得很凶,我就不敢修这门课了。

建华知道,‘Ray’就是Raymond的简称,和的发音很相似。她明白为什么明睿用这个英文名字,但是觉得很奇怪当学生的怎么可以对老师直呼其名?

来美国好几年,明睿早已习惯了直呼大名。美国的学校里,教授上课考试,给学生评分。可到了学期结束,学生也给任课老师评分。明睿不过才当了一年的小教授,哪敢得罪学生们。去年第一次开这门课时,只有区区五个学生注册,刚刚达到开课标准。万一评分不及格,没人选课,这个教授还怎么当下去!虽然明睿从初中就开始学英文,以后有机会也一直看英文文献,专业用语并不是问题,但说话却不可避免地带有口音,词汇量也不大。他担心学生挑刺,只有认真备课,事先把生疏绕口的词挑出来练习。好在他的专业造诣很高,也善于表达,讲起课来深入浅出,简单易懂,考试前还专门挑出重点帮学生复习,打分也比较宽松。这可是美国的教授们不注意的。一年下来,居然留下了很好的口碑。今年选修这门课的学生一下就翻了倍。

明睿打量一下那个男生,微笑着回答,你是罗伯特·威尔逊?我记住了,要是过几天不见你来上课,我就要请律师,预防被人起诉说我吓死了学生。

课堂里又是一阵哄笑。建华侧过脸来,上下打量了一下那个罗伯特。他高高瘦瘦,大眼睛深深地凹进去,鹰钩似的鼻子从鼻梁上顺延,上唇边翘起一撮小胡子,一脸得意,只是左眼角到鬓边有一道伤痕,他可能特意为此留下了长长的鬓角,但是从建华这个角度还是能够看到。罗伯特好像也察觉到建华在注视他,就转过头来,正好和建华视线相交,就对建华抛了个媚眼。可建华从没见过人抛媚眼,正纳闷他为什么瞪着一只眼睛眨另一只眼呢,明睿已经开始讲课了。

下课了,没等建华起身,罗伯特就和她寒暄起来,建华,你好,你也是我们分子生物学的学生?我怎么以前没见到你?他居然记住了建华的名字,只是发音很奇怪,和“咸蛙”也差不多。

虽然建华在英文课上学过,美国人习惯于只用名字称呼人,可是那好像仅局限于好朋友。第一次见面,大概不可以这么随便吧,她就礼貌地回答:“威尔逊先生,你好。我昨天刚下飞机,今天才来系里报道,到处都不熟悉,以后请你多帮忙。”

“不要客气,你可以称我罗伯特(Robert),罗巴(Rob)也行,我们既然是同学,就是朋友。”

建华看着他瘦长的个子白皮肤,突然想起那种长长的白萝卜,就忍着笑点点头,那好,我就叫你萝卜,嗯,萝卜头。

罗巴不懂中文,当然不明白这里的调侃,反而高兴得直点头,接着说:“那我可以叫你Jane’吗?一个很好的英文名字,和很相似。‘咸蛙’,真绕舌头。

建华又是一愣,怎么刚见面就给人起名字?不过看他也不是恶意,既然刘教授也有个英文名字,大概这也是美国人的习惯吧,总比当“咸蛙”好些,就点头OK了一声,站起来收拾东西。

罗巴看见建华把一个录音机和书本一起放进书包,就好奇地问:“如果你不介意,我是否可以问一下,为什么你上课带一个录音机?”

“这有什么好介意的,”建华打开录音机回放了一段给他听,“我是第一次听英文讲课,有些术语听不懂记笔记也跟不上,只好录下来回去再慢慢复习。”

罗巴热情地说:“你不用担心,我的笔记很清楚,你可以抄我的。以后你不要记笔记,只听就行。你听明白了,再抄我的笔记,就清楚了。”

建华有些不好意思,“这不是太麻烦你了么?”

“啊,完全没有问题。再说,虽然我英文很清楚,可那些术语我也不是很明白。你既然预科全A,一定是好学生,还可以解释给我听呢。”

“啊呀,那太好了!”建华兴奋地说,“我们互相帮助!你可以教我英文。”

罗巴也高兴地说:“对,互相帮助!”他朝着建华高高地伸出手来,建华不明白,愣愣地看着他,他抓起建华的手举起来,在自己的手掌上拍了一下,又说了一遍:“yes, high 5,互相帮助!”

建华以为这是击掌为信的意思,于是也抓住他的手,用自己的小手指和他的小手指勾了一下,告诉他:“这是我们表示守信用的意思。”

这回轮到罗巴不明白了,勾了勾自己的手指,又看了看建华,“守信用?用小指头?”建华忍不住一笑,又想起他的名字,觉得他真像个傻乎乎的萝卜头。

罗巴也把书本收进书包,建,如果你需要我帮忙,任何时候都可以。我现在就可以领你在校园里走走,熟悉环境,好吗?”

“那就太感谢了,你能告诉我怎么办理注册手续吗?我今天听了几门课,都还没注册呢。”

“没问题,你就跟着我吧,包你满意。”

建华连声道谢,“那可太好了!这校园真大,我今天跑了好几栋楼早就糊涂了。”

大楼前边是一片碧绿的草地,旁边有一条奔流的小溪。溪边有一些高大的松树,一片花丛,习习微风传送着浓郁的芬芳。一群鸽子扑腾着翅膀在半空盘旋,两只小松鼠欢跳着在树丛草地上玩耍,一群野鸭嬉戏水中。

建华闷着头上了一天课,看到这么美好的环境,立刻兴奋起来,“快看,快看,鸽子鸽子,松鼠松鼠,野鸭野鸭……哇,哪像学校,倒像个公园。”

罗巴不禁笑了,“建,这些东西到处都有,你以前没见过吗?”

建华不觉感叹起来,轻轻地咕哝着,“见过?要是在中国,这满地的鸽子,溪中的野鸭,早就成了盘中餐,还能让你看到?”她蹑手蹑脚地跟在松鼠后边,不知不觉地走上了草坪。鸽子飞起来又落下,松鼠们却不跑远,就像逗她玩似的,停下来举起小爪子,也瞪着眼睛看她。建华不禁呆了,坐在草坪上不想离开。

倒是罗巴催促着,“建,这些动物不会离开,想和它们玩不需要预约,以后有的是机会。我们快走吧,要不然就要下班了。”

一转眼,几个月过去。初来乍到,建华觉得事事都新鲜。这个学校的中国学生不少,大家在一起相处得也挺好,尤其对新来的单身女生关怀备致。她还没到就有人替她安排了住处,据说想去接机的男生差点打破了头。等她住下来,立刻有人登门拜访,送吃的,送用的,还有人开车带她出去买食品,逛商场,陪她看电影,游公园。

可是,那股新鲜劲儿很快过去了,建华渐渐感到苦闷孤寂。她从小受父母宠爱,以后上大学住校吃食堂,从没做过家务,根本就不会料理生活。现在每天要自己买菜做饭,洗厨房清厕所,可真难受。

建华住在很多中国人合租的便宜公寓里。那些家用电器早都到了退休年龄,一会儿灯不亮,一会儿气不通。租金交得太便宜,房东不负责电器的维修保养。建华自己束手无策,又不好总麻烦别人,想起丈夫来,就忍不住抓起电话诉委屈。

越洋的长途电话可不是好玩的,到了月底,建华被账单吓傻了,电话费比房租还要贵!把支票签出去,剩下的连饭钱都不够。她只能买几个鸡腿,连着吃了一个星期的鸡汤面条才等到下一张工资单。为了警告自己,她把账单贴在电话旁,忍耐着尽量少给郑立军打电话。可是,毕竟是新婚燕尔就分飞两处,枕席间的温情,交欢中的快乐,时刻折磨着她,怎么能够不想他?

更气人的是,给他打电话又有什么用?不管建华怎么情意缠绵,无论她说些什么,美国的新鲜事,自己闹的笑话,一个人生活的艰难,郑立军只是木然地听着,不时地上一声表示他还在线。有时,建华被他气急了,就故意告诉他那些来看她的人如何多情,如何殷勤,她又怎么需要有人帮助。可立军好像就完全不明白,连吃醋都不会。听烦了他就说,你拿的是全额助学金,够用就行了,为什么非要省那几个小钱,受这份洋罪?我也不指望你买八大件!

放下电话,建华想想也有道理。立军不要她买八大件,父母更不需要她的钱,何必挤在这个贫民窟里?平时你好我好嘻嘻哈哈,可是,一涉及实际利益就发生纠纷。谁多用了水,谁少用了电,几毛几分地斤斤计较。就连谁先做饭,谁后洗澡,都吵吵闹闹不消停。

她索性向学校申请研究生宿舍,虽然房租比这个简陋公寓贵,可比起外边的普通公寓来还是便宜很多,住在校园里也更加安全。只是,僧多粥少,要排着长队等候。建华拿出结婚证,说丈夫正在联系陪读,很快就要到了,请求特殊照顾,这才分到一个单间。从此水电煤气都有人负责,有问题就打电话找管理员,省了多少麻烦。

谁知这么一来,那些多情男士也就不再上门了。出门买菜,上街闲逛多是自己一个人,那份孤独感就更加强烈。别的还好,眼看着天冷了,一场大雪飘过,躲在温暖的房间里观赏银装素裹是一种享受,可饿着肚子去超市买菜就是一种折磨。到了周末,建华看看空空的冰箱,只能裹上围巾戴好手套,走了多半个小时才来到超市。

超市门口挤挤攘攘,人们甩着手进去,推着满满的购物车出来,到停车场把大包小包塞进汽车,一溜烟扬长而去。只有建华傻呆呆地抱着食品袋等公车。

一阵寒风吹过,树枝上的积雪簌簌飘落,洒了建华一头一脸。她瞪一眼树枝,悻悻地把食品袋从树下挪开,噘着嘴摘下头巾抖雪。寒风里,她觉得耳朵冻得像针扎一样,赶紧把头巾围好,一边跺着脚取暖,一边侧着头看公车来了没有。这里的公共交通非常不便,到了周末车次更少。建华叹口气,搓搓手,再傻站下去只怕要冻死了!她把大包小包拎起来抱在怀里,准备步行回去。

突然,一辆汽车停在路边,一个人头伸出来,建,我正找你呢,打电话给你没人接,我就猜你来这里买菜了,快上车!

嗬嗬,天上没下雪,倒是掉下一辆车!自从见到建华,罗巴就对她非常关心,是那些多情男士里最殷勤的一个。他看建华听不懂老师讲课,每次上完课就把课堂笔记借给她抄,同时也向建华请教功课,还时常开车带她来这个超市买东西。只是建华不好意思麻烦他,还有点傲气,很少主动求他帮忙。

这会儿不是客气的时候,建华大喜,急忙答应着钻进车里,连声道谢。

“嘿,谢什么!”罗巴帮她放好食品袋,又叮嘱她系好安全带。建华笑着说:“没关系,我相信你的驾车技术。”

“嗬,这是规矩!路上还有别人开车呢。我可不放心他们的技术。”罗巴等她系好安全带才启动车,“我是来找你帮忙的!快要考试了,我还有些问题不明白,你得给我辅导辅导。总是麻烦你讲课,我还得谢谢你呢!”

说着话就到了,罗巴停好车,帮建华提起购物袋。建华又饿又累,想了想,总是麻烦罗巴,正好可以请他吃顿饭,表示一下感谢之意,“我饿了,你大概也没吃午饭吧?我随便煮些东西,你就一起吃吧。”

“哇,太好了,我最喜欢吃中国饭了!”罗巴兴高采烈,看建华把买来的食品放进冰箱,也伸头扫了一眼,“不行,不行!没有啤酒怎么吃饭?你做饭,我马上就回来。”

建华多少也学会了一点厨艺。她炖了一碗萝卜烧肉,炒了一碟青菜,还煮了一锅大米饭。没等全部就绪,罗巴就带着半打冰镇啤酒回来了。

闻着扑鼻的香味,罗巴大叫:“好香呀,好香!”他一边吃,一边夸赞,“这是什么肉,这么好吃?”

建华想起给他起的外号,就玩笑地说:“你的肉呀。”

罗巴不解,“怎么是我的肉?”

“因为你是萝卜。”建华笑着解释了他的名字在汉语里的意思。

罗巴哈哈大笑,“嗨,我成萝卜了!不过,那不是真的肉,我问的是生物意义上的肉。很香,不是平时我们吃的牛排猪排。”

建华笑着说:“不是平时吃的肉,还能有什么?‘挂羊头,卖狗肉’?”

罗巴的神情突然变了,“什么,狗……狗肉?你们吃狗肉?”

建华没注意他的脸色,一边吃一边笑,“是呀狗肉很好吃,你没吃过么?”

罗巴神色大变,额角那块伤疤红涨起来,头上青筋暴跳。他攥紧拳头,牙齿咬得咯咯响,却仍然冷静不下来,只好浑身哆嗦着,一头冲进了洗手间。



路过

雷人
1

握手
12

鲜花
1

鸡蛋

扔鞋

抱抱

大哭

刚表态过的朋友 (1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回复 老巫 2017-11-29 06:25 PM
对不起,点错。
回复 swan.eagle 2017-11-29 08:15 PM
挺好玩
回复 fancao 2017-11-29 08:51 PM
老巫: 对不起,点错。
没关系,该让建华炒一个西红柿鸡蛋才对。
回复 fancao 2017-11-29 08:52 PM
swan.eagle: 挺好玩
很高兴你喜欢。
回复 田农 2017-11-29 09:26 PM
等一会儿再献花。
回复 二楼 2017-11-29 09:51 PM
后续
回复 fancao 2017-11-30 12:26 PM
田农: 等一会儿再献花。
好花不怕晚
回复 fancao 2017-11-30 12:28 PM
二楼: 后续
待会儿,要用PC才能贴。
回复 waspking 2017-11-30 03:23 PM
狗肉
回复 fancao 2017-12-1 12:26 AM
waspking: 狗肉
你看过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天涯小站

GMT-4, 2017-12-15 07:44 PM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