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涯小站 2.0 返回首页

慕白的个人空间 http://smallstation.net/?69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文革日记(46)—— 被侮辱与被遗忘的

热度 5已有 118 次阅读2020-4-10 11:34 AM |个人分类:随笔


09/08/1975

 一连几天不见西丽的踪影。 我正在发愁,她打来了电话,哽咽着说妈妈已经被确诊为肝癌中期!我闻言大惊,忙问是否扩散了?她说现在大夫还不能完全确定扩散的程度, 但可以肯定的是发现了一些初期的迹象。她在电话那头哀哀哭泣,我在这头叹息不止。放下电话, 我久久无语。传达室和我熟悉的刘大爷看我一直站在那里发愣,关切地说, 小伙子,想开点,不管怎样,天底下没有过不去的难关------- 我感激地点点头, 转过身离开了。眼前晃来晃去的都是方老师的满头灰发,还有那一双锥子一般的眼睛。 奇怪的是, 如今她的眼神中似乎少了许多往日的严厉,多了几分哀怨。

 

09/12/1975

老天爷真是会开玩笑。 我苦苦地等了西丽一个多星期,今天等来的却是一位不速之客——的姐姐。其实不用她自我介绍也很容易看得出来。她很美,和西丽长得也很像,只是略高一点点,而且眉目之间多了几分世故,说起话来滴水不漏,大概和她嫁了个省直机关的干部有关吧。我曾听西丽说过姐姐在省博物院上班,是个轻闲的美差。谈起旧事,西丽曾不无伤感地对我说过,姐姐因为我们几个弟妹还小,家里困难太多, 听了妈妈的话早早就嫁给了一个自己并不爱的人,当时也曾经哭得死去活来。没想到男方虽然文化不高,但出身高干家庭,又是个军官,所以一从部队回来就进了省委大院。最重要的是, 他看起来对姐姐好像还挺好的。妈妈从一开始就认准了姐夫家的背景,常说比我们家简直好到了天上。

西丽还说过,早先的那位空军的刘处长也是姐夫给她介绍的。林彪倒台后,空军内部的大清洗牵连到了他上级的上级,许多人都毫无例外地受到了及其严厉的甄别和审查。不幸而又奇怪的的是,他的单位也根本不在空五军的战备系列梯队名单之内,突然之间他跟着倒霉地成了牺牲品。单位解散,许多人被捕, 姐夫和姐姐这才不再用此人来麻烦她了------- 她说其实自己最讨厌的就是那种满口大话空话的男人, 再不然就只会凭借家里的背景青云直上的高干子弟了!无论到了甚麽时候,人都应该靠自己的能力,你说对不对?

我当时没有直接回答,只是半开玩笑地说, 真有点可惜呀!都怪林彪父子俩太笨蛋了,要不然那位刘处长也不会—— 嘘!!听见我这样口没遮拦, 西丽当时赶紧作手势制止了我再胡乱说 ,一脸我从来没有看到过的担忧害怕的样子。

姐姐见我好一会沉思不语,四下里迅速地把我的陋室打量了一遍,我看到她那美丽的脸上隐隐掠过了一丝不快的样子。其实别说她了,连我自己也不满意。整个房间里除了一张旧八仙桌子和两把破椅子,还有堆得满桌满床的书以外,几乎是家徒四壁,连唯一的书柜和碗柜也是用砖垒成的,因为门外就是许多砖垛,厂里的,而且免费。

姐姐倒是个痛快人,见我无话可说她也就直言相告,说她早就察觉到西丽和我恢复了来往,为了照顾妹妹的感觉,一直不动声色地帮助她瞒着妈妈一个人。可是现在,纸里终于包不住火了,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以示特别强调, 你们无法再瞒下去了,因为县酒厂最近有人来看妈妈走漏了消息。 后来妈妈翻捡西丽的东西, 又看到了你们俩人在古吹台的那些亲密的照片, 她当时就大发雷霆。这一下可好了, 证据在那里摆着,如今西丽想否认也难了-------- 你们也太大意了!

说到这里, 她直直地看着我说,不是我不想帮助你们,因为我--- 我自己也经历过不能自由恋爱的折磨,那种两个人朝夕相对却貌合神离的可怕滋味-------可是你知道吗?妈妈现在的癌症已经开始扩散,而她却坚决拒绝服用任何药物, 也根本不肯和医生合作,只是反反复复地说再也不能让上一代人的悲剧重演了。

上一代人的悲剧?我小声重复着这几个像铅一样沉重的字。看见我满脸不安的神色,她接下去说,还不都是为了你们俩人的事?她面对我们的苦苦劝解,反反复复地就是这句话,西丽不和你断绝来往,她就不肯吃药,宁可死去。为此西丽已经伤心地哭了好几天了,茶饭无心,人都瘦了一圈了!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今天一有空就赶紧跑来找你商量个办法。

 找我商量办法? 我愕然了。我---- 我能----- 一时间无论如何我也找不到合适的字眼回答她。姐姐很快地接下去说,再拖下去,眼看着妈妈就要错失掉最宝贵的治疗时间了。医生说,根据现有的医疗条件,癌细胞一旦超过特定的一段时间,再想消除也消除不掉了。到那时, 病人只有——她说不下去, 眼圈也有些红了起来。 我此时就是心里有千言万语,也只有张口结舌的份了。我该说些什麽呢?又能说些什麽呢?

她又说, 不知道西丽有没有和你讲过这些往事?我没有答话,继续沉默地听着。爸爸当年反右时就是因为给学校党委书记提了一条意见,说美国的大学里教授们的意见比校长的更重要,这样他就被打成了美帝走狗,后来又升级为特务,就因为家里保留有几封他的美国朋友的英文来信和照片。可怜一个堂堂的教授,人像狗一样一被拖走,一去就是十几年!至今他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为了他, 你可知道妈妈这些年来流了多少泪?你们可倒好, 现在又不顾一切地拼命学啥英语, 仅凭这一点就让妈妈更焦心,所以一定要西丽找一个出身好的人, 这样-----不但将来她自己,甚至下一代也不再过这种整天担惊受怕的日子-------

可学英语是现在政府提倡的啊?再说了—— 姐姐立刻打断了我的话说,这你还不清楚?任何事情都会起变化的,说不定等到哪天又不提倡了呢?!到时候,学英语这件事本身就有问题。妈妈还说她早就知道了,你们家也有复杂的海外关系,运动高潮再一来的时候,要是有人想给你们扣顶特务汉奸的帽子还不容易?我闻此言不由地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样明显的道理我怎麽就一直没有想到呢?

姐姐临走时说,不过, 今天我亲眼看到了你的状况,也知道西丽说得对,你是个忠厚的读书人,只要还有一线希望,我是会尽最大的力量说服妈妈的。毕竟, 这个世界上,真爱是太少,太少了-------- 她有些哽咽起来。我刚想再说些什麽,已经满眼泪水的她掉转头,匆匆骑上车走了。

  

09/16/1975

今天下午终于有了一个机会,我和西丽默默地在空旷,寂寥的的黄河千里堤上踯躅着。汛期的河水暴涨,古老的渡口附近一个人一条船也看不见。空中,一抹斜阳惨淡如血,在我们的后面映出了两个拖长了的身影;脚下,是奔腾怒吼,如脱缰野马般一泻千里的黄水。不知是水流太急,还是泥沙太多的缘故,极目所至,浩淼的河面上,尽是数不清的大小漩涡,沸腾着,翻滚着,拥挤着,纷纷地夺路东流而去。

凄清的空气弥漫在四周的田野和树林上空,也在我们的心头。该来的终究要来, 想躲也躲不掉。我紧紧拉着她的小手,反反复复地说着这同样的两句话。 她默默地低着头,半天没有出声。那件连日来一直压在两人心头的最最沉重的事情,此时我们谁也没有勇气首先提及,尽管本来我是想好好地和她商量一下的。

走了好一会,河面上起风了,她的白色衣裙似乎有些单薄起来。她忽然停下了脚步,把头偎在我的肩膀上,低声说,我心里好冷,好冷----- 我伸出右臂,紧紧地把她搂住,低下头,本想和往常一样轻轻地吻她的头发, 两行清泪却不争气地吧嗒吧嗒地滚了出来。她察觉了,微微仰起脸看着我,我这才发现,几天不见,她似乎瘦了。 ---- ---- 我们该怎麽办呢?她哽咽着说不下去了。在我的眼里, 她忽然不再是那个成熟,坚强的姑娘, 一下子变成了一个柔弱无助的小女孩。我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那些熟悉的山川景物竟然也变得有些面目狰狞起来-------

这里曾经一直是我们最爱来散步的地方,不仅是因为这里的河宽水深,也不仅是因为这里的林密人稀,最吸引我们的是日落时分笼罩四周的那种神秘之感……  可惜的是,如今在那被夕阳染红的河面上,竟连一片帆影也看不见, 低低的空中只有一大团一大团浓重沉郁的乌云在不停地变幻,移动,像一座座小山一样堆积在头上。 

终于,我捡起一块石子,远远地抛到了河水中。盯着那转眼即逝的一串串小小的漩涡,我头也没抬,沮丧地提起姐姐上个星期来厂里找我的事情。话没说完, 她打断了我说姐姐已经都告诉她了。姐姐还说了些甚麽? 我问,心里却已经知道了答案。姐姐说你们两个要是真地在一起了, 苦日子可有的过呢! 是啊------ 我怅怅地说。又是长时间的沉默。这几年来第一次, 我忽然觉得自己是那样地渺小,孤单,瘦弱。渐渐暗下来的天空,苍茫一片的辽阔河面,越来越让我有了一种极其强烈的被压迫的感觉,觉得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暮色苍茫中,风越来越大,间或还有雨点落了下来,我们两个人不得不匆匆踏上了归程。 自行车的后座上, 还是那一双温柔的手臂紧紧地搂住了我的腰部,一路上,我都能感觉到她剧烈的心跳声。

 


路过

雷人

握手
5

鲜花

鸡蛋

扔鞋

抱抱

大哭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天涯小站

GMT-4, 2020-5-31 02:36 A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