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涯小站 2.0 返回首页

慕白的个人空间 http://smallstation.net/?69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文革日记 (29) —— 被侮辱与被遗忘的

热度 4已有 85 次阅读2020-2-26 11:44 AM |个人分类:随笔


一滴水也许无法映射出大海,但它的DNA 谁也无法改变无论是当权者还是岁月。唯一改变,是那些坏人的年龄。他们变老了,权势也更大了,甚至还子孙满堂,晚年幸福,但他们手上的血从未干过。至于道歉和忏悔,那从来都不是中国特色。 



09/12/1968

 

接到家里第三封来信之后,我知道自己回乡投亲靠友的计划彻底失败了。爸爸在信中着急地说,学校里又来了通知,要我立刻回校参加下一批的内蒙插队。他还说,院子里谁家有赖着不走的知青,居委会在那家门口摆下的锣鼓就一直响到深夜,到最后连邻居们都受不了了,只有投降。

 

 09/15/1968

又磨蹭了好几天,今天我不得不告别了主人,卷起来时的小小行囊,一个人垂头丧气地登上了回家的火车。十八岁还不到的我,刚来到了人生的第一个十字路口,劈面而来的就是一阵狂风暴雨, 毫不留情。心情坏到了极点,北上途中几乎都在昏昏欲睡,脑子里一刻也没有放松过。

 

09/17/1968

回到了家里。谁都不想见,什么也不想说。倒头便睡,半睡半醒之际,旷野中黄河的怒吼,和门外饥饿的狼群抓挠大门的沙沙声混在了一起。午夜惊醒,汗水湿透了背心。

 

09/20/1968

 

今天一早到了学校才意外发现,最近一批去内蒙插队的学生上星期已经走了;班上那几个一直在等候参军名额的积极分子们也都去了黑龙江兵团。最近那里苏修不断越界挑衅,边情十分紧张,学校里出身好的人都被紧急召去参加戍边了。至于团支书晓龙,早就开后门特招去了警备区大院当兵。最巧的是,那个抓上山下乡工作的李副校长前天刚刚出了车祸,据说还挺严重。有人私底下悄悄说,报应啊!这几年他在学校里干的坏事太多了-------

 

不管是否报应,眼前学校里又没有人顾得上我了,至少暂时如此。如今该走的差不多都走光了,下一批去内蒙插队的,还不知道何时呢。

 

09/21/1968

 

真没想到,天不灭曹啊!我庆幸自己又一次成了漏网之鱼。和家里人紧张地商量了一阵子之后,我决定趁街道居委会的大妈们还没有注意到我,立刻原道返回鲁庄,再去县上安置办找找马宏图,说不定他那里已经开始接待知青了呢?

 

晚上

爸爸熟练地帮助我打背包的时候说, 他年轻时在豫西南参加过武装缉烟队,骑马挎枪奔驰在山林里,打背包是最平常的事。他又说, 人挪活,树挪死。趁年轻出去闯荡一番吧。妈妈只是在一旁默默地站着,眼里又闪出了泪花, 我赶紧把脸转过去了。

 

09/22/1968

 

趁天色未亮, 我背起行囊, 又一次离开了家。不幸的是,来回几次南下北上, 我已经把家里的那点可怜的积蓄几乎全折腾光了。为了省钱, 我这次只买了一张一毛钱的站台票就挤上了火车。仗着来回都坐这趟火车有了些经验,我一路上想尽办法和列车员捉迷藏。每到临近大站估计要查票的时候, 我不是躲进了厕所就是提前下了车, 然后在站台上买一张月台票等下一班火车。为了省钱,也只好浪费时间了。好在我还年轻,有大把的时间。

 

车过泰安不远, 我正望着车窗外竭力寻找泰山的踪影,那位中年列车员竟然坐在了我对面的空位上抽起烟来,大概是太累了要喘口气罢。他很自然地和我聊起天来,真没想到一听口音我们竟然还是半个老乡!他知道我是回乡知青之后,颇有几分感慨地说,他的独生女儿不久前去了内蒙插队。我忙问哪里,可是呼盟?答说是昭盟,更远,更冷,靠近黑龙江。我把这一段回老家插队的曲折经历说给他听。听完他长长地吐出一口眼圈,有些羡慕地说,早没想到这一点,要不然我也让丫头回老家了, 少受点罪。不过------ 他叹了一口气接着说,老家在山东威海, 那里早就没有亲人了。我告诉他说我的一个女同学去了黑龙江兵团, 也和他的女儿一样大,连十七岁还不到。

他点点头,站起来开始从车厢头上按着座位去查票了。我猜他一定看出来我没有车票, 因为他查到这里时偏偏忽略了我。


就这样一路不停地上上下下,我的运气竟然不错, 一直没有被逮着补票。 到了徐州之前的铜山小站时我故技重施,根本没有注意到只有我一个人下车。下来之后,我才发现小小的站台上空荡荡的,连售票室内都看不到个人影,四下里更是黑漆漆一片。远望徐州方向,夜空里只见一片红光。我犹豫了一会,不敢在此久留,硬着头皮开始踏着铁轨朝徐州出发了。好在夏夜不冷,再加上背着行囊,不一会我就满头大汗了。

 

深夜

天上没有星星,面前伸手不见五指,唯一的亮光就是前方天际遥远的红光。我气喘吁吁地正在铁轨上奋力前行, 身后忽然传来了人声。我吓了一跳,停下脚步仔细一听,好像是有个男人在哼哼民歌小调之类。唱歌的人不知道是给自己壮胆还是无聊, 反正不紧不慢公鸭嗓般的歌声一直在我身后不远的地方响着, 而且越来越近。 我不敢回应,更怕遇到坏人,只好加快了脚步。对方大概不知道我的存在, 又挺欣赏自己的声音,只顾一路上咿咿呀呀地唱个不停,折磨着我那本来就有些脆弱的神经。好在有浓重夜幕的掩护,他大概也背着行囊和我一样不能走得太快。就这样前有灯光,后有歌声,我终于有惊无险地来到了市区边缘。 一直到看清楚了“ 徐州站”三个霓虹灯大字和站前广场上的人群, 我才敢停下来,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也有了胆量第一次转过身去。夜幕中,只有两道弯弯曲曲的铁轨伸向远方------

 

09/24/1968

 

重新来到鲁庄,主人家并不惊讶,帮助我再次在二叔的空房里安顿下来。静夜里万籁俱寂,远远地传过来的黄河怒吼咆哮声依旧,似乎我并不曾离开过。 也许,一千年以来,或一千年之后, 这愤怒的涛声一直如此。可我是谁? 从哪里来,又向何处去?我是如此的渺小,人生又如此的短暂。自己不过是黄河岸边的一粒沙子罢了,转眼间就会被狂风卷入水中,或漂走,或沉下,大概不会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一丝丝痕迹。我在小木板床上辗转反侧, 越想越睡不着。越睡不着越觉得不甘心。

 

如今最大的难题是,假如户口再入不上, 我该怎么办呢?千里迢迢, 几次奔波,都两个多月了,户口还揣在自己的口袋里,进退失据。今夜里这有家难回,有国难投的苦味和谁去诉说呢?难道我此生注定,就要这样独自流浪天涯么?

想到了远在天边的小红姑娘。比我离家更远,可怜的她又该是怎样的孤独啊!

 

 

09/26/1968

 

一大早

不甘心的我,再次开动11号汽车 ,又一次来到了县委大院知青安置办的门外。这次我没有敢提前给马宏图打电话, 生怕一打电话听到了不想听的消息。反正我也是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最坏不就是再次回去到内蒙插队吗? 这样一想,到了举手敲安置办的门时, 我反倒不像前几次那么紧张了。

 

安置办公室的门打开了, 站在门内的马宏图同志和我一样感到意外。好一会儿我看看他,他看看我,都不知道说啥才好。最后还没等我开口, 他转身从抽屉里取出一份红头公文, 有几分得意地在我面前晃晃说, 地委安置办转来的省里文件, 前天刚到的。真的?我又惊又喜地问。

他倒是个痛快人,立刻告诉我省里指示各地、市、县要坚决紧跟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贯彻中央精神, 做好上山下乡知识青年的安置工作。你嘛,就到本县的黄河公社去, 那里将要设立一个知青农场, 专门安置从城里来的一百多名知青,他们大多是和你一样的初高中毕业生。

我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老天终于开眼啦!他又接下去说,这两天还接待了几个和我一样外地来投亲靠友的知识青年, 有一个是北京来的小张,还有两兄妹是从广西来的 ------

我哪里还顾得上他们是不是和我一起去农场呀, 满脑子就只响着两个字:户口! 户口!

 我都不记得当时是怎样感谢的老马,只记得他在我临出门的时候开玩笑说, 你那次在大礼堂里冲上主席台抓话筒的架势,至今还有人在说,这小子哪来的? 竟敢抢在县委书记前面上台发言------

 

晚上

我在给家人和小红的信中都是这样开头的: 我不再是黑户啦!我又要有户口啦!看起来, 天底下还是有好人的呀!我又想起了离家前爸爸教给我的那句英文: There is a will, there is a way.

但愿,能永远如此罢。

 

 

 


路过

雷人

握手
4

鲜花

鸡蛋

扔鞋

抱抱

大哭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天涯小站

GMT-4, 2020-4-4 06:59 A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