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涯小站 2.0 返回首页

慕白的个人空间 http://smallstation.net/?69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文革日志 24 —— 被侮辱与被遗忘的

热度 4已有 197 次阅读2019-12-29 01:25 PM |个人分类:随笔

 

07/12

 

真没想到,消失多日的班主任黄老师被抓回学校了!更没想到的是, 他被主义兵当作了红旗中学插手破坏文化大革命的 头号 黑手 ”, 因为他竟敢和井冈山那一派 “穿一条裤子!”

 

今天在全校的批斗会上, 黄老师五花大绑,被用一根绳子牵上了台。坐在会场前方的黄土地上,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样魁梧健壮曾是个冰球健将的黄老师, 现在弯腰驼背人矮了许多。他一身破烂的黑色衣裤,身影轻飘飘地,像个可怕的幽灵,又像个一阵微风就可以吹倒的纸人。他被两个红卫兵拧着双臂按头弯腰站在了台前,他的长发简直像个野人,遮住了大半个脸。

 

一阵震天动地的口号之后,一个投降的井冈山战士首先跳上台去表态反戈一击,然后,他愤怒地挥舞着语录本大声控诉面前的阶级敌人, 大骂黄锡吾这个资产阶级出身的历史反革命份子犯下了反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滔天大罪, 畏罪潜逃多日抗拒运动不说,还妄想破坏毛主席的革命路线, 插手我校伟大的红卫兵运动,罪该万死!

 

然后他满怀革命义愤, 走过去飞起一脚, 弯腰呈九十度的黄老师像个气球一样踢下台去,引起一阵狂笑和叫骂声------


等到再被拖回到台上的时候,黄老师已经摊在了那里,哪里还站得起来。几个红卫兵连提带拽, 才勉强让他半跪在了台上。

 

接下去,已经被三结合进了革委会领导小组的李副校长登台深入揭发批判。到了这个时候,我才弄明白了黄老师这一段的去向:

 

他半年多前深夜出逃之后,不敢再回市里的家, 匆忙乘长途汽车潜回原籍东北, 流窜多日后在大兴安岭的深山老林里躲藏了起来。因为是当地人熟悉地形, 加上身体强壮, 他一直靠野果、徒手打猎和偷取林业工人食堂的东西维生。直到有一天被革命群众发现围捕而落网。

 

他被押回本校之前暂时关押在市公安局临时拘留所里,井冈山的人先得到了消息连夜赶去提审逃犯黄锡吾,以此作为自己一派宣传的资本。黄老师面对凶神恶煞般的红卫兵,为了保命自然是乖乖听话, 让说啥就说啥, 让画押就画押。


他哪里知道, 他按上手印的那张认罪书上的大印是井冈山造反兵团的, 上面赫然写着他认罪伏法, 无条件地紧跟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完全拥护兵团的一切革命行动云云。主义兵血洗井冈山在学校里的临时指挥部之后,这张认罪书落到了晓龙他们手中,而黄老师自然也成了井冈山兵团包庇阶级敌人干扰伟大领袖革命路线的有力罪证。

 

想想看,一个潜逃落网的阶级敌人反革命分子,竟敢宣布拥护井冈山的一切行动!这说明了什么?意气风发的李副校长振臂高呼 打倒插手红卫兵运动的黑手, 用生命和鲜血保护红色政权等口号之后,满怀激情地用反问句结束了发言。 他在走下台之前,还用手里挺厚的一摞发言稿狠狠地扇了黄老师一个耳光。

 

不可思议的是, 接下去,黄老师竟然自己要求发言批判自己,但没获得批准。他那虚弱的声音从扩音器里 传过来, 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07/16

 


据说黄锡吾犯罪情节特别严重, 很有可能在逃亡边境期间和苏修派遣特务有勾结, 必须彻底查清。今天在全校公审大会上,他被公安机关派来的一队武装警察当场依法逮捕,送上警车关进了监牢。

 

 


晚上

 

 父亲听我谈起此事, 竟认为黄锡吾进了监牢未必是坏事。 我不明白, 父亲只是苦笑了一下, 没有多说。

 

 

 

09/17

 

今天路过白酒厂, 我想顺便进去看看老万师傅。好久没有机会找他们打球了。


万师傅还没找到, 我在仓库后门口却迎头碰上了一小群仓皇奔逃的男女职工,有人手里还拿着棍棒和扳手螺丝刀等工具。 我还没弄明白咋回事,人就被随后追到的另一群带柳条帽的工人围住了。这些工人个个右臂上缠着“ 赤卫队”的红色袖章, 手里拿的不是铁棍就是磨得锋利的三角刮刀,一片叫骂咆哮声中,匕首的寒光依稀可见。

 

包围圈里除了我还有几个跑得慢的人。发现他们中间有人戴着“ 工总司 的袖章,我心里不由发慌起来。我知道保守派的赤卫队和工总司是死对头,后者属于全市的大联筹。来白酒厂之前我怎么没想到这些呢 ?到了此时,后悔也来不及了。

 

我急忙表明自己不是酒厂的人,可话没说完迎面就挨了一拳。我眼前金星乱冒, 趔趄了几下才勉强站稳脚跟。这时候一个黑脸黄牙的小个子男人来到了我面前,还没张口,一股恶臭的酒气烟味呛得我踉跄后退了半步。他恶狠狠地冲我大吼,干嘛的?跑这里来找死啊?

 

我潜意识里猜到这家伙是个头头 ,赶紧说是来找万师傅的。他听说万师傅三个字,气焰消了不少。问我找他干嘛? 我说和他打过球,今天路过顺便来看看他。

 

我这边话没说完,赤卫队就有人大喊,快把万头叫来!立刻就有人跑开了。 很快,圈子外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紧接着老万红通通的的胡子脸出现了。他带着柳条帽,胳膊上是赤卫队的袖章, 手里还提把修锅炉的大扳手。

 

 他二话不说拉起我就走。出了包围圈好远了他还一直在小声埋怨我,你小子也不看看现在这里是嘛地方?幸亏我今天没离开厂子 , 算你小子命大--------  你知道昨天他们打伤了我们好几个人吗 --------  ?那一刻我除了点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一直到把我护送出了工厂的大门, 他才转身回去。那一身蓝工作服戴黄色柳条帽的背影, 很快就消失在围墙后面了。

 


晚上

 

看着我高高肿起的右颊和充血的眼睛, 妈妈流泪了。爸爸禁止我再出门。


09/21


小红不知道怎么也得到了消息, 专门来看我。她倒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她父亲被三结合进了厂革委会。你妈妈呢? 我赶紧问, 她说妈妈大概很快就会从干校回来了。我从心底里为小红高兴, 甚至忘了疼痛。小红临走时还说, 这次妈妈的事多亏了她爸爸的一个刚进了市革委会的老战友帮忙,还说那个一直和父亲作对的麻子脸老红军倒台了,据说被查出来是罗瑞卿线上的人。

 


路过

雷人

握手
4

鲜花

鸡蛋

扔鞋

抱抱

大哭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天涯小站

GMT-4, 2020-8-8 01:17 A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