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涯小站 2.0 返回首页

慕白的个人空间 http://smallstation.net/?69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文革日记 07 ----- 被侮辱与被损害的

热度 3已有 20 次阅读2019-12-1 11:47 PM |个人分类:随笔

 

June 11

 

晚上

 

自运动开始以来, 院子里就没有人串门了。十几户人家一到天黑就各自门窗紧闭。 今晚郭老师突然来家里了。他和父母亲坐在一起压低了嗓门说话,我只隐隐听见什么“ ----- 师院工作组将教职工划为‘四类’。一类为极少数左派、二类中左、三类边缘人物、四类阶级敌人,准备搞上挂下联的大批判 ---------


临走时他还和父亲握手道别, 半天两人都没松手,似乎要出远门似的。

 

 

 

 

June 13

 

 

10点钟过后,操场上骚动起来。十几个学生开始在校园里游行, 他们手里还举着两根竹竿撑起的横幅, 上书 热烈欢呼中央推迟高考的决定!” 教室里许多学生跑出去围观,还有人加入了游行的队伍。


我独自爬在窗户上上观看的时候,传来了高音喇叭的声音,“ 六月十三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高等学校招生工作推迟半年进行的通知》。通知指出:“鉴于目前大专学校和高中的文化大革命正在兴起,要把这一运动搞深搞透,没有一定的时间是不行的。中共中央和国务院 -------- 决定1966年高等学校招收新生的工作推迟半年进行。”


我正在琢磨这个通知的真正含义, 身后有脚步声, 转身看到是小红。为避嫌疑,这些天我基本都没和她直接说过话。见教室里正好没人,她小声问我哥哥是否知道这个消息? 我这才想到此事对他的重要性。

 


晚上

 

全家人围坐灯下, 谁也不知如何安慰哥哥。他不吃晚饭, 泪流满面地躺在床上和谁都不说话。本来一只腿已经跨进了大学的门, 现在大门突然关闭了!半年以后呢?没人知道。

 

夜里, 我听见他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折腾, 大概一夜未眠。


他觉得自己倒霉,其实更倒霉的人有的是。比如,郭老师家的大儿子光复,天生残疾,从小就拄着根拐杖。他高中毕业后因为残疾进不了大学,就一直在街头摆个修鞋摊,可他有股不服输的劲头,照样坚持学俄语。他妹妹小英和我说过, 他还悄悄地在翻译普希金的诗歌, 因为家里焦菊隐的《普希金抒情诗选》译本他“ 挺不满意。”


我想拿光复的例子去劝劝哥哥, 想想还是算了。我知道说了也是白说。

 

 

June 18


在工作组支持下,学校里相继成立了‘文革临时筹委会’, 以政教处的刘副处长和几名左派积极分子为骨干。班上的团支书晓龙还成了领导小组成员之一。他早已不再和我一起打球了, 人也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


在筹委会的指挥下,学校运动这几天又升级了。许多老师被管制起来,关进了牛棚,不准回家。胸前挂着牛鬼蛇神的黑牌子。白天学习,交代问题,挨批斗,有的还被皮鞭抽,打耳光,戴高帽子,站高凳子,举白幡,抄家……晚上几个人睡在一间小屋里,不准关灯睡觉,由专人看管。”


有些消息还是小红偷偷告诉我的。


诸多压力下,我们不敢公开来往。有时回家的路上我看到了她,就快步赶上, 偷偷示意给她, 然后趁没有人注意半路上拐进了工学院的大门。因为大学里开展运动更为混乱,进进出出的人很多, 没人注意到我们一前一后悄悄地溜进了大操场边上的小树林里。


我不知道这样的运动会持续多久, 她更不知道。只说听她父亲提到过,中央正在筹备极其重要的会议,不久就会有新的文化大革命政策出台。


远处树梢顶端是水洗过一般的蓝天白云,夏日午后灿烂的阳光撒满了光阔的草地, 我的心情却很沉重。望望身边的小红,忽然觉得她的侧脸美极了, 眉目之间有几分很像她的母亲, 有一种似乎与生俱来的的高贵典雅之气。

 

在这样严酷的环境里, 我竟有这样的小资产阶级情调,连我自己都很奇怪,只能把它深藏心底吧。

 

 

 

 

 

 


路过

雷人

握手
3

鲜花

鸡蛋

扔鞋

抱抱

大哭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天涯小站

GMT-4, 2019-12-6 08:26 P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