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涯小站 2.0 返回首页

慕白的个人空间 http://smallstation.net/?69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文革日记 06 —— 被侮辱与被损害的

热度 5已有 20 次阅读2019-11-29 12:58 PM |个人分类:随笔

June 1 1966

 

 今天是“ 六一 儿童节。

 

 都是中学生了, 一大早还要去参加学校组织的庆祝六一游行活动,我们都提不起劲来。 途中看见附近五中, 就是哥哥和柳刚他们学校的队伍。同样是七零八落的残兵败将, 偶尔有气无力地喊些口号。倒是那连绵不断的小学生们的队伍中彩旗飞舞,歌声震天。年龄相差几岁,就是不一样。

 

经过开关厂的大门口, 我提醒走在旁边的队友韩加亮说,后天我们要再来这里和老万师傅他们比赛。他露出一嘴黄牙笑笑说, 到时咱再杀他们个人仰马翻。

 

 下午回到家里, 我累得倒头就睡,黄昏醒来才想起明天该交的历史作业还没写。


班主任黄老师布置的作业可不是闹着玩的。这次他要我们写一篇“六一 国际儿童节的来历”, 我不得不赶紧爬起来去翻阅爸爸的百科大词典。


黄老师是左撇子,随时在黑板上能用左手画出一幅幅地图,不管是中国的或者外国的,和书上几乎丝毫不差。这是他的一手绝活, 也多次让外校来观摩的领导和老师们赞叹不已。身为积极向组织靠拢的模范教师,他对学生一向要求特别严格,人人必须按时交作业不说,稍有差错,他就用红笔把你的作业批改的惨不忍睹,还常常留下两个冷冰冰的大字—— 重写!这还不算, 他最让大家心惊胆战的一招, 是课堂上你要是胆敢偷偷在桌子下面看小说或心不在焉,他手里的粉笔头常常就会冷不防地飞了过来,直接命中你的脑门, 精确度百分之百!他呢?像没事人一样,继续在远处的讲台上口若悬河,或者画他的地图, 而且还是那同一只左手! 当然, 这都是在没有人来观摩的时候。


有同学说他当年曾是专业冰球运动员, 练就了一手射门的硬功夫。不管怎样,有个这样严厉的班主任,加上那些嗑灰的活儿, 我够倒霉的。

 


  June 2

 

  早上来到学校,连做梦也没想到, 作业不用交了

  一夜之间, 安宁的校园里天翻地覆,变成了狂热的大标语和大字报的世界!我的眼前只有红与黑两种颜色在晃动:黑压压的大字报铺天盖地,一个又一个红色的大叉叉划在彭罗陆杨,三家村和本校黑帮分子们的名字上。

 

 校园大门口,走廊里, 还有办公室,教室内的墙上门上甚至窗户上到处是题目刺眼的标语和大字报。开足火力 ----- 揭发-------批判-------- 之类的大标题言辞激烈来势汹汹,有的甚至连墨汁未干就匆匆贴出来了。大多数学校领导被点名,还有几张甚至直指学校党支部张书记李付校长!

 

 这不是要造反了吗?反对党支部难道不是反党? 这些人疯了吧?—— 我兀自发愣,根本没来得及细看 那些大字报的署名者和详细内容,高音喇叭里开始响起火药味十足的男播音员的声音,反复播送人民日报 六月一日的社论 《横扫一切牛鬼蛇神》, 接下去还有该报评论员文章 欢呼北大的一张大字报》,宣布党中央强烈支持北京大学聂元梓等七人质问 北大党委的革命行动。我不知所措地站在教学楼的走廊里, 周围挤满了同我一样满脸惊恐的师生。


学校里变成了乱哄哄的马蜂窝。有恶狠狠不停用大字报大标语蜇人的, 有被蜇的满脸通红的。正常的课程表全打乱了,校领导们大都不见了踪影,被大字报点了名的老师们一个个龟缩在办公室的角落里面如土色。除了看大字报,我们学生大多时间被集中在教室里收听中央电台的《五. 一六 通知》和学习其他重要文件, 倒是晓龙和几个班干部团员们不断进进出出党支部办公室和政教处,个个很神秘的样子。


家庭出身成了绝对的分水岭。小红因为出身革命干部家庭, 自动被列入运动“依靠者 ‘ 的队列;我们这些非红五类家庭出身的学生们则被视为二等公民,只有乖乖地听从指挥的份。当然, 那些“ 黑五类 ” 出身的同学最倒霉,变成了贱民。


 在我毫无任何心理准备的情况下,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这样开始了

 

那么究竟谁是社论中要被横扫的 “一切牛鬼蛇神” 呢?

晚上回家见到神色凝重的父母亲, 他们也不知道。临睡前习惯性地准备明天的书包时, 我才看到那篇六一儿童节来历的历史课作业还在里面。抓起书包扔到了墙角里,隐隐听见了父母不安的低语声。


黑暗中躺在床上,想到明天不交作业也不会再面对黄老师拉长了的面孔,我不由地长出了一口气,却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June 9

 

   周围的所有事情, 不, 应该说身边的整个世界都变化得太快了。


   今天发生的一切太可怕了!也太出乎预料了! 


  区委派来的工作组进校后,一向高高在上的校党支部张书记,今天在全校大会上竟然被推上台去挨斗,胸前挂的大牌子上是” 走资派“。会后他还被一群积极分子们像狗一样地拉下台去,在尘土飞扬的操场上来来回回地跪爬着绕圈,手中敲着面 破锣, 嘴里还在不停地重复着我是走资派, 我有罪 ------


 后面陪着他挨斗的还有副校长和好几位老师,头上戴的纸糊的高帽子上写着历史反革命份子和漏网右派文化特务坏分子等等。紧跟在他们身后牵着绳子的,大多是校团委和班干部积极份子们。他们忽然变成了打手,不停地朝那些低着头几乎在沙土地上匍匐前行的被斗者身上脸上吐痰,还用树枝和不知从哪里弄来的皮鞭子抽打他们。我不敢相信的是,打手中的那几个女学生,打起自己的老师们来竟然比男生还凶!其中一个短发齐耳的女生家住在军区大院里。她过去看不出来和别的普通女孩子有什么区别, 除了偶尔有吉普车接送她上学。记得那次五四运动会上,她还和小红一起去看过我们的乒乓球比赛。前后不过才几天的时间----- 怎么, 一个人就能变得这么快?

 

 挨打者们的嚎叫声太可怕了,我闭上眼睛, 实在听不得更看不下去了,却又不得不站在操场边上的队伍里不能离开。平时看多了陆游辛弃疾岳飞托尔斯泰等人大气蓬勃的作品, 自以为颇有几分胆略和见识, 此时此刻,忽然发现自己原来如此的渺小, 仿佛一粒沙子,一个可怜的小虫, 任人践踏, 随时都可能灰飞烟灭。 这种痛彻骨髓的无助感,是我十六年生涯里的第一次。

 

 

 终于能回家了。半路上,韩佳良告诉我开关厂不能去比赛了。那里的礼堂布置成了批斗会场 ,舞台上的球台也被搬走了。

  


June 10

 

今天,没料到黄老师也被赶上了操场上的红砖高台。那本来是上早操时领操员站的地方,也是节日演出的舞台和开全校大会校领导作报告的地方。如今那里红旗如林,喊声震天。 近来每次批斗会开始之前, 我都不知道谁是批斗的, 谁是挨斗的, 那些台上台下的角色换得实在太快了。


前一天大会上,身为运动积极分子的黄老师还大步上台,右手挥舞着语录本大声批判党内的走资派,今天他自己却垂头弯腰站在了陪斗者的行列之中, 胸前纸牌子上是“漏网大右派”,正在被他昨天的学生们拧臂弯腰低头坐飞机。距离太远, 我无法看清他的脸色,只有他的眼镜片偶尔反射过来一丝丝阳光。真想知道此刻他在想些什么, 奇怪的是,那“ 划洋火 ” 这三个字却一直在我的眼前晃动。


批斗会开完,教学楼的走廊里乱哄哄的。有个学生看到黄老师和几个牛鬼蛇神低着头走过,随手抄起一个铁丝纸篓扣到了黄老师的头上, 纸篓里面的碎纸和脏杂物弄得他灰头土脸。四周响起一片哄笑声。黄老师依然面色从容,不温不火地双手把纸篓摘下放到地上来, 转身想走, 又见一个男学生端起一大桶浆糊想朝他的头上倒,却不够高。人群里顿时响起一片恶狠狠的吼叫声: 跪下!叫他跪下!


黄老师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他看看了那一群凶神恶煞似的学生,挺拔的身躯似乎变软了, 摇晃着,慢慢地跪了下来,一大桶浆糊“ 哗” 地一声倾倒在他的头上, 立刻顺着他的头发,脸庞朝身上慢慢流淌 ------ 他身后面,别的几个老师也纷纷遭到了红墨水和扫把脏水桶的攻击, 走廊里一片狼藉。


要不是后面张书记李副校长几个更大的牛鬼蛇神被赶了进来, 让那帮学生们有了新的目标, 真不知道黄老师他们几个人还要遭多少的罪。围观或经过这里的人很多, 却没有一个人敢说一句话,包括我在内。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立刻悄悄离开。


在远远的楼梯拐角处, 另一个刚被揪出来的“右派分子的老婆”,我们俄文女老师 魏恕 独自慢慢迎面地走了过来。 我赶紧停下脚步低声告诉她不要再往前走,她却看着我发愣, 似乎不明白我说的啥。因我俄语学得不错,曾是她班上的俄语课代表,课前课后经常要把收齐的作业送到她的办公室, 因此她对我挺熟悉。可现在她似乎不认识我了,只是低下头默默地看着自己胸前的大牌子,那上面和她的浑身上下一样, 到处是痰迹,墨汁和脏兮兮的不知何等污物留下的痕迹。


趁四下人不多, 我把她一把推进旁边的一间教室,幸亏里面没人。离去时我大声说, 一会要开会, 你先在这里等一等。然后我关上门, 走了。





路过

雷人

握手
4

鲜花

鸡蛋

扔鞋

抱抱

大哭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fanghua 2019-12-3 11:50 PM
开始有点可怕了。 :-(
回复 慕白 2019-12-4 08:38 AM
fanghua: 开始有点可怕了。 :-(
抱歉,可怕的在后面呢…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天涯小站

GMT-4, 2019-12-6 08:22 P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