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涯小站 2.0 返回首页

慕白的个人空间 http://smallstation.net/?69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文革日记 05 —— 被侮辱与被损害的

热度 3已有 17 次阅读2019-11-28 08:53 AM |个人分类:随笔

May 30

奇怪了,夜里做梦一直和带鱼有关。早上醒来,眼前还是晃动的大海,白花花的一片银色大带鱼在阳光下闪烁。

我们这里地近渤海湾,一度盛产大对虾和带鱼。不用说,本地人大概没有不喜欢这一类海鲜的。可是听父母说,自从1958年开始大跃进之后,市面上的大对虾根本看不见了,就连那不多的带鱼也越来越瘦小。有传言说它们不是成百吨地还债给苏联就是出口换钢铁了,但详情谁也说不准。我只能盼望着早点过年,那时候才能凭票买到一点瘦瘦的带鱼。

虽然我嘴很馋,可弟兄仨里我看起来体型最瘦,个子嘛,勉强及格。妈妈说我是度荒那几年饿的,正是发育期却极度缺乏营养。多亏了1959年容国团为中国获得了第一个乒乓球世界冠军,让我也被卷入疯狂的全民乒乓热,而且越打越上瘾,从小学到中学一直是校队队长。 现在个子是赶不上哥哥了,但至少球技让我多少在他那里能扳回一分。他自然不服气,可这不是画画和练书法, 没法比。不过说起书法,他仿宋徽宗的“瘦金书”还真有几分神似。昨天,连爸爸为他请的国画老师见了都捻着长胡子直点头。

下午他在临摹吴昌硕的一幅山水, 我站在边上看。后来看得腻了,就转身翻看书架上那些徐悲鸿和外国大画家们的素描画册。忽然随手翻到一幅长发飘飘的女体画像,几乎全裸而又美妙异常。我看得浑身热血沸腾,差一点没听见柳钢那家伙推门进来的声音。

好险啊!多亏校队教练曾说我打球的反应快,哈哈哈------

 

晚上

傍晚,轮到我做饭了。淘米的时候忽然想起了60年代初度荒时的事情。那几年每天晚饭照例是一小钢精盆蒸好的米饭。父亲总是默默地地用锅铲均匀地分成六份,全家大小每人一份。怎么当时我只顾狼吞虎咽就没意识到呢?父母都是成年人, 饭量当然要比我们大出许多, 每天还要辛苦上班,可他们------ 又想起有的晚上,父亲用手指在自己的小腿肚上一按就是一个坑,久久都不能回复原状, 而那些当成“ 营养品”  特别供给父亲这样的老知识分子的一点点黄豆, 早已被我们姐弟几人炒成美味瓜分掉了。

我的泪水不由地滚了出来。



May  31

今天晚上,姐姐的新男友第一次来家里拜访。他叫丰年,工人出身,高个子,头发微卷还有挺浓的小胡子,看上去有几分像外国明星。不过一说话, 人倒是淳朴得很,坐在那里手都找不到地方放。我看着有些替他难受, 很快找个借口溜了出去。

外面天气闷热, 树梢一动也不动。站在小区的十字路口处, 街灯昏黄,街上熙熙攘攘,和往日一样,人们低着头各自赶路忙自己的事情。人海中,我忽然觉得一阵说不出的寂寞。自己像一滴水?还是一粒沙子?奇怪, 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也许是近来郁达夫的小说看的太多了?

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无目的地前行。不觉地来到了阅报栏前。随意浏览了《人民日报》和其他的主要报纸一会儿。 那上面思想战线的斗争风起云涌,除了揭发邓拓吴晗廖沫沙, 就是批判《海瑞罢官》-------  不知为啥, 我想起了松田先生,爸爸的老朋友。真不知道在日本,报纸电台上是不是也是这样每天滚雷阵阵, 杀声震天呢?我好几次问爸爸当初和他怎样认识的, 爸爸都语焉不详, 也许不想和小孩子说太多那些过去的事情。不过我倒挺感动于他们的友谊,多少年不见, 松田先生总是不断給爸爸寄来报纸礼物, 当然还少不了我最爱吃的瑞士巧克力。就这一点, 班上的同学们就羡慕得很。有次我带去一个巧克力的铁盒子当铅笔盒用, 他们抢着看, 尤其那个胖子还夸张地用鼻子闻个不停,连说真香真香, 让我们大笑不止。最后连黄老师都被惊动了。他问我这是哪里来的。 我如实相告。 他默默地看了我一会儿, 啥也没说转身离开了。

只有小红,和别的同学们不一样。我有一次好奇地问她,你父亲是老八路,似乎文化程度不太高, 但母亲却看起来不像工农干部, 家里还有那麽多外文书刊?她笑而不答。只说妈妈是南方人,和我一样最喜欢吃大米了!也许是为了转移话题,她反问我说,你身上这件黑呢子短大衣看起来虽然旧了, 但质量和款式都很不一般呢。 我笑了笑, 没敢说实话。这件短大衣其实是松田先生送给爸爸的,本是黄褐色的军大衣。多少年了,就和爸爸年轻时用过的那台德国的蔡斯照相机一样,也是我们家的古董之一。这件大衣染色后本是给弟弟穿的,他却害羞不肯穿,怕人说闲话。我接过来说我穿, 有啥可怕的?

那一刻,爸爸投来的赞许目光, 令我一直难忘。




路过

雷人

握手
3

鲜花

鸡蛋

扔鞋

抱抱

大哭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天涯小站

GMT-4, 2019-12-6 08:29 P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