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涯小站 2.0 返回首页

慕白的个人空间 http://smallstation.net/?69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文革日记 01 —— 被侮辱与被损害的

热度 6已有 42 次阅读2019-11-25 09:44 AM |个人分类:随笔


     一滴水也许不能反射出大海, 但DNA 谁也无法改变。无论是当权者,还是岁月。



                                               人生三记  之一)

 

                                              1966,  风云突变

 

 

 

May 4, 1966

 

 

 

好消息!今天我在赛场上打败了老对手王强,在市中学生五四青年节运动会的乒乓球比赛中出组了!这是我们红旗中学迄今最好的战绩了!校队的队友们都很兴奋,连观战的体操队的小红都跑过来和我说话,她笑起来的时候, 那一对黑色的大眼睛真好看。

 

 

 

 

 

Later

 

回到家里,爸妈姐姐都为我高兴得不得了,爸爸说他本来很想去赛场给我助威, 可是没办法,单位里下班后还要开会学习批判《海瑞罢官》的党报文章,一律不许请假。只有哥哥,平平淡淡啥也没说。上次小红来家里玩,正巧哥哥的同学柳刚来找他。柳刚见了小红和我在一起,就和哥哥开玩笑,说你弟弟才初三,可比你这高三的大画家强多了啊!当时他的脸色就很不好看。这家伙, 唉!

 

 

 

 

 

May 7 1966

 

松田先生又来信了。这次据说还托访华友好代表团的人带来了一些礼物。松田先生是爸爸过去认识的日本老朋友,二战时曾是一位派驻中国的记者。和过去几次一样,爸爸让我去市中心的对外友协大厦取东西。姐姐高中一毕业就工作了, 现在忙着谈恋爱;哥哥大概是得到街头画家出身的外祖父的遗传,从小就有极高的美术天分,是爸爸重点培养的对象。他下周就要去北京参加艺术院校的提前专业考试了,这一段正处于高度紧张的备战状态。弟弟呢, 还小,这跑路取东西的事, 自然就归我了。

 

 

 

 

 

Later

 

 

 

我放学后骑自行车去市里的路上,到处是敲锣打鼓的游行队伍, 人们举着的横幅和大标语上写着“庆祝伟大领袖毛主席发布五七指示”。最近不断有最新指示发布,锣鼓喧天不分日夜的游行欢庆的事也见惯了。

 

 

 

重庆道上的对外友协我来过不止一次了。 这一带过去是英租界,两行高大的法国梧桐掩映下,整洁宽阔的街道,厚重典雅的一排排欧式建筑和我们狭窄简陋的教育局家属院相比, 完全是另一个不同的世界。大厅里巨大的水晶吊灯下面进进出出的男女洋人,个个气宇轩昂、衣饰华丽。我在学校学的是俄语, 想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试试我的听力, 却没发现一个讲俄语的人。

 

 

 

我到前厅的服务台递上父亲的印章和对外友协的领取通知书, 领了包裹后转身要走,无意中看到了一直站在一旁的一个中年平头男人阴沉的眼神。他一直盯着我看,弄得我浑身不舒服, 赶紧离开了。

 

 

 

 

 

晚上回到家里,灯光下父亲打开包裹看信时说,松田先生很了解中国的情形, 只寄朝日新闻而不谈政治。妈妈却一直眉头紧锁。人家大老远地托人带来礼物, 我不明白母亲为啥不显得高兴反而紧张兮兮的。

 

 

 

弟弟才不管这些呢, 抓起刚打开的巧克力糖就吃。我倒对那美丽的充满异国情调的包装更感兴趣。爸爸精通英文, 告诉我们说这是有名的瑞士巧克力, 瞧, 那铁盒子上的带雪的阿尔卑斯山峰是欧洲最高峰,下面还有蓝色的日内瓦湖。

 

 

 

哥哥说将来要能有机会去那里看看就好了!爸爸看了他一眼,说先别做梦, 当务之急是把中央美院考上。哥哥没作声。他也够可怜的, 他去北京考专业回来后,还要再参加6月份举行的全国统一高考。为了实现上中央美院的梦想,这些年来, 他没少下大功夫学画画,爸爸当然也没少给他投资。为了临摹,光从荣宝斋给他买回来的各种名家画册,还有到处托朋友借来的资料就摞得几尺高。

 

 

 

画画当然得有环境,可怜我们一家六口人,只住一间半的教育局宿舍,巴掌大的总共十几平米的狭窄空间,即是厨房卧室又是书房客厅,平日里为了争吃饭看书和画画用的那唯一的桌子, 我们弟兄们没少吵吵闹闹。

 

 

 

妈妈总喜欢说,宁要心宽,不要屋宽。其实,许多人家的住房比起我们家来还要狭窄逼仄,就像院里教语文的郭老师,爸爸的好朋友,他家五口人只有一间房,还是三代人。夏天晚上, 我们经常听见郭老师在院子里大声备课,反复诵读刘禹锡的《陋室铭》。他那浑厚的男中音充满磁性,美中不足的只是略带一点点滑稽的唐山口音。爸爸爱和他开玩笑,说要不然他早就进电台当主播了。他也不在意, 有时高兴起来还会在院子里挥舞起麻杆做的银枪, 边舞边唱京剧《定军山》中黄忠的那一大段。这时总会把满院子的孩子们都吸引过来。

 

 

 

凭良心说, 同为京剧票友, 爸爸在师院京剧团最叫好的《 西厢记》中扮演的张生, 唱得比郭老师强得多了。记得小时候过年全家去看他们演出,爸爸扮演的俊美张生从幕后一出来亮相就是一阵满堂彩。我曾挣脱妈妈的怀抱, 爬上台去大声喊爸爸, 害得他一走神踩到了台上的电线,差一点摔倒,惹得满场大笑。不过,这都是郭老师后来和我悄悄说的。

 

 

 


路过

雷人

握手
6

鲜花

鸡蛋

扔鞋

抱抱

大哭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滨州 2019-11-26 09:48 AM
慕白兄这是写小说?
回复 慕白 2019-11-26 11:43 PM
滨州: 慕白兄这是写小说?
回滨兄,可以勉强算是日记体小说,但90+ 是真实的历史。人名也有些改变。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天涯小站

GMT-4, 2019-12-6 08:25 P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