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涯小站 2.0 返回首页

方诺的个人空间 http://smallstation.net/?2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记忆深处的小四子

热度 25已有 197 次阅读2017-8-31 01:11 AM |个人分类:一叶一花| 童年, 女性

回忆常常把我带到很久的过去,带到离这里很远很远的地方,那儿有个大院落,曾是我童年乐园,也发生过让我难以忘怀的事情,让我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有记录下来的冲动。那个大院据说在更远的过去是地主的庄园。 院墙是厚厚青砖砌成,说是有四五米吧,上面密密地倒插着三角形的玻璃。院子里面一部分是县委办公室,一部分是县委的家属院。院墙前有一大片水杉林,树林里总是很幽深。晴天,阳光细细碎碎地洒下,在树底的蚕豆花瓣上点起圆圆的光晕,雨天,雨滴淅淅沥沥地落下,在树底的蚕豆叶上凝起水珠。院子侧面和后面都紧邻农田,属于丰一生产队。


院子里有一群孩子,院外有一群孩子,年纪相仿,都在院外那片水杉林里外玩耍,虽然我们都大致知道对方的名字,但我们从不曾玩在一起。现在回想起来,我们都对对方有些微妙的排斥,这似乎是一种本能。院外的孩子不是很友好,比如在我们放学回家时,会尾随我们,跟着我们喊自编的顺口溜,"红梅三,吃猪肝"。因为我们三个女孩子的小名中分别有这三个字。这样的微妙持续了很久,直到一天的爆发。


那是一个收获的季节,紧靠我们院墙的那片地瓜(南方人叫凉薯)田刚刚收割过,院里的孩子一时兴起,拿着小锹,挎着书包,跑到地瓜田里寻找漏挖的地瓜,那感觉就跟学农捡麦穗差不多吧。挖得兴起时,忽然就听到有人高喊,"有人偷生产队的公物了。" 院外孩子一下从村子里涌出来,有几个已经和院里男孩子打成一团。我们惊吓地拼命往大院的门口逃,身后是一群追赶的孩子。眼看就要被追上了,我们大喊:"老胡救命!老胡救命!" 忘了说,就如任何党政机关一样,我们大院有个很大的对开铁门,但总是紧闭着。平时出入都是通过传达室,闲杂人等轻易是进不来的。看门的老胡,是个精壮的汉子,据说是退伍的志愿军。老胡一听到吵杂声,立即拎着根棍子冲出来,大吼一声:"要阶级报复吗?"阶级报复,当年可是等同反革命的罪名,即使是农家孩子也明白罪名的严重性,自然不敢再追,可是这以后院里院外的冲突就公开化了。

小四子就是院外孩子中一个,叫小四子自然是排行老四,上面有哥哥姐姐,下面有弟弟妹妹,在家里不被待见的排行。她年纪和我相仿,但比我瘦削的我更瘦更矮更小,印象中她从没穿过合体的衣服,不是太宽就是太紧,听说她在家里做最多事,挨最多打。不知道黑瘦黑瘦的她是不是从一开始就选择了我作为她愤怒的发泄口。也许不是,记忆中,我们在某个夏天的傍晚曾在河边偶遇,一起抓过蝌蚪,我把带来的玻璃瓶分给她一个,她教我用嫩柳枝做柳茸球,我们还一起走到桥下,去抓小螃蟹。但那次凉薯田冲突后,她就单挑上我了。几乎每天她都等在我们放学的必经之路,如果我和其他同学在一起,她就用口水吐我,用脏话骂我。但我有落单的时候,那天还下着大雨,她仍像往常一样坐在台阶上,光着头,淋着雨,浑身湿淋淋的。但一见我过来,立即冲过来,一把打掉我手中的伞,再用力推搡我,我的雨靴被黄泥粘住,一个重心不稳,跌到黄泥地上,差点滑到旁边公共厕所的化粪池里。那天我是带着满身满脸的泥巴回到家。我一直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她对我有那样的仇恨。在这之后的某年,我读到了《双城记》,书中对仇恨和报复的描写,让我有点明白,恍惚又回到了那个雨天。


说我是带着满腔愤怒参加武术队的,并不过分。每天早晚两次训练,马步,压腿,冲拳,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很苦,但我坚持下去,为了以后再看到小四子的我能不惧不怕。


那个夏日午后,远远看见小四子的妈妈拿着扫帚追着她打。小四子一看到河堤上的我,立刻发疯似地直冲我过来。这次我没跑,我迎了上去。我真希望能像武侠小说一样,把这场复仇之战描写得惊心动魄,或加上亢龙有悔,一阳指种种玄妙的招式,可我真没记忆是如何把她撂倒。我能记得是我骑在她身上,一边捶她一边骂,以前听过的所有不堪脏话全喷泄而出。其实我出自一个家教甚严的家庭,不要说打架骂人,即使说话用词态度语气不好,都会被管教。然而那天我彻底反叛了一向以来接受的教育。当那晚姐姐找到我们家时,我已毫无悬念地跪在洗衣板上了。她姐姐向我妈诉说小四子被打得不敢回家时,我心里非但一点同情都没有,还有种痛快的感觉。而从那以后,小四子仍然坐在台阶上等我们,然而她再也不骂人,更不敢动手了。只能用愤恨的眼神死死盯着我,而我不在乎! 


而那年的秋天,我成了小城的名人,借着扮演江青,我到各机关学校巡回演出,县广播站有线广播里也时不时有我声音,而小四子只能用更愤恨的眼神,看着趾高气扬地在她面前走过我。可我知道如果有机会,她一定会更狠地报复,可我不怕,我等着。


而这个机会永远没有来。第二年夏天的一个傍晚,门口的小河边起了骚动,先听说有孩子落水了,又听说那孩子就是小四子。大人小孩都聚在河岸边,等着两条水泥船并行在河道拉网,下滚钩。可一个晚上都没有找到。后来听说是下半夜在下游弯道打捞到尸体。第二天一大早,我在码头看到一领芦席,席子下面露出一双白胖的脚,有成团的苍蝇在上面打着转。我远远站着,不敢走近,但有份疑惑,有丝侥幸,那不是小四子吧?小四子的脚是黑黑的,干干的。有几个调皮的男孩时不时嬉笑着跑过去,恶作剧地掀开芦席,然后被旁边的老人赶走。我也有冲过去看一看的冲动,只是想确信那领芦席下是不是小四子。小四子就这样在码头躺了几天,直到被送到火葬场。听说,未出嫁的女孩子是不能领回家的,会给家人带来晦气。


那天晚上,她家人来人往。床前放着一只草篮,底下垫满锅灰,中间铺着干草,上面压着磨盘。全家人围坐着,脚踩在磨盘上避邪。她妈妈捶着床反复干嚎着"儿呀,你丢下我可怎么活啊?",可转眼又和来探访的亲友谈笑风生。她弟弟嘟囔着要吃乡邻送来的用黄草纸盖着,草绳绑住的云片糕,她妹妹一脸不耐地转来转去,两个哥哥互相推来搡去,一个年幼的生命去了,连家人都没有半点悲伤。但长大又如何?每年村子里都有几个寻死的女子,跳井,上吊,喝农药,死就死了,也没人悲伤,就如风吹过田垄一样正常,即便小小年纪,我也能感到身为女人的一腔哀伤。

小四子去了的那冬,在她溺水的河里,我看到一个被丢弃的婴儿。那是显而易见的女婴,脐带没剪,浑身青紫。她两手握拳,一臂举过头,一臂放胸前,河水一荡一荡,她好像随波舞动,脸上隐隐浮现的好像是笑意。忽然想到了小四子,心里充满忧伤,如果她刚出生就被溺死,是不是更好的结局呢?到今天,我仍没有答案。

1

路过

雷人
1

握手
18

鲜花
1

鸡蛋

扔鞋
3

抱抱
1

大哭

刚表态过的朋友 (25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18 个评论)

回复 AprilFool 2017-8-31 07:42 AM
你们管凉薯叫地瓜呀。我小时候吃过凉薯,好像可以生吃,跟地瓜(红薯,白薯)不是一种东西。我不爱吃凉薯,只吃过一两次就再也不肯吃了。
回复 阿理郎 2017-8-31 08:46 AM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
                 ——鲁迅
回复 星光 2017-8-31 10:28 AM
哇,写得好惊心动魄。好看。

可怜的小四子。
回复 SevenStar 2017-8-31 12:56 PM
回忆录还是小说?
回复 方诺 2017-8-31 01:05 PM
SevenStar: 回忆录还是小说?
100%回忆
回复 Chang_Le 2017-8-31 01:51 PM
回忆和小说比,我也更喜欢读回忆。写得真不错,看似娓娓道来,却有着挥之不去的感染力。
回复 SevenStar 2017-8-31 02:11 PM
方诺: 100%回忆
那"扮演江青"是怎么回事?咱印象里没有这个角色呀。
回复 yi_ran 2017-8-31 02:43 PM
方诺: 100%回忆
我还想问是不是小说呢。现实有时比小说还要残酷。
回复 四维 2017-8-31 04:44 PM
这故事太凄惨。问个轻松点的问题,这武术学了几年就管用的?
回复 ms_lt 2017-9-1 02:40 PM
文笔真好! 原来小时候还学过武术。  小四子嫉妒你呀, 确实是难以逾越的“阶级仇恨”。  农村女人的命不值钱, 奇怪他们还费那么大劲打捞。
回复 方诺 2017-9-1 11:37 PM
SevenStar: 那"扮演江青"是怎么回事?咱印象里没有这个角色呀。
刚刚粉碎四人帮时,我们演活报剧,穿着淡蓝色蚊帐缝的裙子演江青,我只记得开头一句,我是江青女流氓。 最后被革命群众批判。
回复 方诺 2017-9-1 11:44 PM
四维: 这故事太凄惨。问个轻松点的问题,这武术学了几年就管用的?
历史上里下河一带常发洪水,洪水来了,大家就出去要饭讨生活。出去就要防身,所以苏北一带也有习武的习惯,但注重实战。没有什么招式。我们的武术队就是这个套路。对没有身体优势的对手,一般半年就可以轻松对付。主要下盘扎实,冲拳有力。对练后有避让的本能和速度。我师兄80年代中期在北京学习,碰到燕山化工厂七个青工,带着三角刀,他赤手一人对七个,毫无问题。
回复 方诺 2017-9-1 11:46 PM
ms_lt: 文笔真好! 原来小时候还学过武术。  小四子嫉妒你呀, 确实是难以逾越的“阶级仇恨”。  农村女人的命不值钱, 奇怪他们还费那么大劲打捞。 ...
谢谢。很有意思的问题,从来没想过。那时每年河里都会淹死人,都打捞的。传统?习惯?
回复 666 2017-9-1 11:48 PM
悲剧太多。你不写会死吗?
回复 方诺 2017-9-1 11:49 PM
yi_ran: 我还想问是不是小说呢。现实有时比小说还要残酷。
还有之二和之三。都不阳光,做好心理准备?小四子这事困扰我很久。
回复 方诺 2017-9-1 11:49 PM
星光: 哇,写得好惊心动魄。好看。

可怜的小四子。
谢谢,星光姐
回复 八月风 2017-9-4 11:41 PM
666: 悲剧太多。你不写会死吗?
不想看悲剧,你跳过不看就是。方老师码这么多字,没有功劳还有苦劳。
回复 666 2017-9-5 12:10 AM
八月风: 不想看悲剧,你跳过不看就是。方老师码这么多字,没有功劳还有苦劳。
你說得對。故事寫得很好,寫悲劇就像悲劇。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天涯小站

GMT-4, 2017-11-21 01:24 PM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