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涯小站 2.0 返回首页

Chang_Le的个人空间 http://smallstation.net/?11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初访屈家营“音乐会”

热度 10已有 142 次阅读2019-9-9 10:57 AM |个人分类:生活散记| 中国传统器乐, 屈家营, 音乐会

我到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工作后,参加的集体项目之一是对河北省固安县屈家营村“音乐会”的调查与研究。这个项目使我学到了很多,这里只回忆我初访屈家营时的一些情景。

 

19863月,音研所得到消息,屈家营村保留有一个农民乐社“音乐会”。于是所领导带人驱车前往屈家营,看到那个“音乐会”的演奏确实古朴,还保存有手抄的传统曲谱,便决定对此做进一步的调查与研究。

 

同年4月,所里派我和另一位同事,也是我读研时的同学薛艺兵,一起去屈家营,准备在那里住几天,收集相关的资料,争取把屈家营“音乐会”的基本情况摸清,以便随后进行深入的研究。

 

屈家营在北京以南约90公里,本不算远,但如果没有专车,去那里的交通并不方便。记得那天我和艺兵一早从所里出发,先乘市内公交车到永定门长途汽车站,再乘长途汽车到固安县,中午就在路上随便吃了点东西。到了县城,已经是下午了。由于屈家营离县城还有十多华里,又不通长途汽车,我们决定先到县文化局,看他们能不能派个车送我们一程,毕竟开车十几里路并不算远。

 

到了县文化局,不巧局领导都不在,接待我们的是一位秘书。他看了我们的介绍信和工作证(那年代身份证还不普遍),了解了我们的来意,却并不肯派车,而是打了个电话说请示他们领导。过了好一会儿,他接了一个电话后,态度就变了,说我们来此地“调查”,没事先取得他们的同意,所以他们领导要和我们谈谈,让我们等着。我们解释,这个“调查”是了解你们这里保留传统文化有功,完全是好事;但对方并不认可,仍坚持要我们等他们领导来谈,派车的事连提也不提了。

 

我当时感到非常意外。我们是国家的音乐研究所,全国的音乐都是我们的研究对象,怎么到这里还非要得到他们的许可?!看来请他们帮忙派车是不能指望了,于是我们决定抓紧时间,自己步行去屈家营。没想到那位秘书竟然还想阻拦,大有没他们的批准,我们就不能去的意思。我们没时间跟他废话,快步走出了县文化局。

 

由于路不熟,又不好走,我们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屈家营。进了村,我们打听村长林中树家在哪。因为林村长此前曾到过音研所,我们都见过。他是个热心人,一直为本村“音乐会”的出路四处奔波。音研所能知道屈家营的“音乐会”,还多亏这位林村长到北京找上门来。

 

那天我们找到林村长家,已是接近黄昏时分。见林村长面带憨厚的笑容连声说着:“来啦 来啦 ”对照下午在县文化局的遭遇,我一时激动,竟有点热泪盈眶的感觉 … …

 

那次我和艺兵就住在林村长家,晚上我们三人睡在一个大炕上。每晚都聊到深夜。林村长担任村干部多年,对村里方方面面的情况都了如指掌,有问必答。白天我们到村里“音乐会”的活动地点,就是其中一位乐手家的房子,听乐队演奏,和乐手们聊“音乐会”的事;吃饭时也在那里和乐手们一起吃。记得那次我们在屈家营住了三四天。离开那天是乐手们骑自行车带我们到县长途汽车站的,没让我们再步行那段路。

 

那以后,我曾随本所,中国音乐家协会,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单位多次重访屈家营,不断地加深了对那里“音乐会”的了解。

 

 

上图是1986年夏,音研所再次到屈家营采访时,我与同事们一起对照笔记,研读“音乐会”保留的手抄传统曲谱。左一是“音乐会”的骨干乐手之一屈炳麟。(照片取自《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册》。)

 

我和艺兵根据我们调查的第一手资料,并结合其它相关的材料和信息,写出了论文“屈家营‘音乐会’的调查与研究”,发表在1987年第二期的《中国音乐学》期刊上(详见中国知网的相关网页:http://mall.cnki.net/magazine/Article/ZYYX198702021.htm

 

由于屈家营“音乐会”自身的不懈努力,加上我们的调研和宣传,他们在社会上的名气和影响越来越大,也得到了各级有关部门的重视,使得“音乐会”至今活跃在屈家营村及固安县,河北省,乃至首都北京。作为当年对屈家营“音乐会”最早的研究者之一,我感到非常高兴。祝愿屈家营“音乐会”保持传统,越办越好!

 

下面这段视频是中国教育电视台2014年春摄制的,介绍屈家营“音乐会”的历史及现状(其中有“音乐会”排练和演奏的音像,以及老村长林中树的谈话等)。

 

Qujiaying Music Society 屈家营音乐会 of Hebei province, northern China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cvTzGStXD0

 






 


路过

雷人

握手
9

鲜花

鸡蛋

扔鞋

抱抱

大哭

刚表态过的朋友 (9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回复 阿理郎 2019-9-9 04:05 PM
你那段视频是在油管上的,国内怕不能打开吧?有没有国内的链接?

好奇一问:当时县文化局的人为什么要阻扰你们去做调查?后来屈家营音乐出名了,他们又是什么态度?
回复 Chang_Le 2019-9-9 04:46 PM
阿理郎: 你那段视频是在油管上的,国内怕不能打开吧?有没有国内的链接?

好奇一问:当时县文化局的人为什么要阻扰你们去做调查?后来屈家营音乐出名了,他们又是什么态 ...
谢谢关注。我刚在“爱奇艺”网站上找到了同样的视频,名字叫“非遗故事 : 第14集 【千年非遗】之屈家营音乐会”,国内应该能看到,网址是:https://www.iqiyi.com/v_19rr826wng.html     。另外在国内也能看到的腾讯视频,搜索“屈家营音乐会”,有至少十多个相关的视频。 网址是: https://v.qq.com/x/search/?q=屈家营音乐&stag=txt.playpage.vppdesc
回复 Chang_Le 2019-9-9 05:02 PM
阿理郎: 你那段视频是在油管上的,国内怕不能打开吧?有没有国内的链接?

好奇一问:当时县文化局的人为什么要阻扰你们去做调查?后来屈家营音乐出名了,他们又是什么态 ...
当时县文化局的那位工作人员并没直说,但我们能听出,和他上级的那个电话有关。他们大概是误会了“调查”这个词,好像上边一来“调查”就是“调查”坏事或问题。另外我猜想,他们也可能同时有一种“地方主义”的想法,觉得如果是好东西,那也应该由他们地方文化部门先“发现”,而不高兴由上级部门直接“发现”。上面那个视频中也谈到,当时的村长林中书曾先找到县里,专区,及省里,被置之不理,才八进北京,终于找到“识货”的音研所,才有了后话。

后来屈家营“音乐会” 出名了,县里只是跟着宣传宣传,好像并没有给予实质性的(经济上的)支持。记得同年(1986)夏天,我随中国音乐家协会去屈家营那次,是当时的协会副主席赵沨先生带队,那次县里也来了干部,吃饭时找到我,问起那次在我们在县文化局的交道,有埋怨当时那个干部不懂事的意思;我没多接他的话茬,因为那事已经过去了,再提也没多大意义。
回复 滨州 2019-9-9 05:57 PM
中国官场的典型做法:要控制一切。
有个新华社ex 记者对我说过,他们下去釆访,当地一级级政府如临大敌,要层层安排,怕记者发现一些丑事。奇怪的是,有时记者自己发现了好的典型,焦裕禄式的,全国发表,当地政府特别是省政府也会不高兴,因为这不是他们推荐认可的先进典型。
回复 Chang_Le 2019-9-9 06:07 PM
滨州: 中国官场的典型做法:要控制一切。
有个新华社ex 记者对我说过,他们下去釆访,当地一级级政府如临大敌,要层层安排,怕记者发现一些丑事。奇怪的是,有时记者自 ...
是,我想我们当初遇到的正是这种做法。
回复 滨州 2019-9-10 09:50 AM
现在中国各地赌风盛行。多一些这种村庄至少可以少些赌徒。
回复 Chang_Le 2019-9-10 10:26 AM
滨州: 现在中国各地赌风盛行。多一些这种村庄至少可以少些赌徒。
没错,赌实在是一种陋习,如果把赌的时间用在玩乐器上,对自己和社会都有好处。
回复 Reader86 2019-9-13 10:04 PM
a kind of Woodstock?
回复 Chang_Le 2019-9-14 09:27 AM
Reader86: a kind of Woodstock?
我查了一下维基百科,才知道 Woodstock 是什么。我想说不大一样,因为 Woodstock 是美国流行音乐的一个音乐节,持续三四天,高手云集;而屈家营“音乐会”是中国一个村的农民乐社,演奏的全是有一定历史的传统器乐(没有唱)。从表演者的身份看,Woodstock 的表演者不少在当时已经有名气,应该是专业的;而屈家营“音乐会”的成员是业余的,他们是农民。
回复 fanghua 2019-10-10 11:03 PM
好特别的音乐会! 常乐真是个认真的人!
回复 Chang_Le 2019-10-11 07:44 AM
fanghua: 好特别的音乐会! 常乐真是个认真的人!
谢谢评论。谢谢鼓励。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天涯小站

GMT-4, 2019-11-14 06:14 A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