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小站 2.0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4|回复: 1

《对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一点分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0-30 14:0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Reader86 于 2020-10-30 02:04 PM 编辑

《对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一点分析》

最近,美国大选高潮迭起。最引人入胜的就是《纽约邮报》曝光了美国总统主要竞选者Biden贪腐卖国案,而且看起来是图片录像文件和证人齐全的铁案。另一方面,美国主流媒体集体对此无视如山的证据保持沉默十几天,大选前美国的民调也无视这一新闻完全一边倒。我想针对两个问题说一下我个人的一些猜测和分析;
1、这个案子的疑点在哪里?
2、为什么美国媒体和偏向民主党?
3、为什么学院和精英偏向民主党?
4、碳污染的真正误区在哪?


   一、这个案子的疑点在哪里?

综合爆料的《纽约邮报》和极度反对的《纽约时报》的辩解和怀疑,这个案子的大致情况如下:
1、2019年4月,一个人自称美国前副总统Joe Biden的儿子Hunter Biden,把一台进水的手提电脑拿到Biden家附近的电脑店去修理,电脑贴着Biden基金会的标签。但是店主说他高度近视,无法以视觉确认来者是不是Hunter本人。
2、2019年7月,在美国总统Trump的私人律师Giuliani的促使下,Trump和乌克兰总统通话,要求乌克兰配合调查Joe Biden当美国副总统时Hunter Biden的利用父亲影响力的贪腐案。这个电话被政府里的民主党雇员告发。
3、电脑修好后,无人付账和领取。到了2019年10月,按照美国法律,电脑开始属于电脑店。店主打开电脑,发现大量Hunter吸毒和性犯罪的图片和录像,和Biden家族贪腐卖国的文件及邮件,及有关其它民主党大佬的负面材料,比如美国国会议长兼民主党领袖Pelosi儿子的材料。事关重大,店主把电脑的内容做了备份,并以备份向FBI报案。
4、2019年12月,民主党控制的美国众议员正式弹劾Trump。弹劾期间,FBI的领导人Wray做了不利于Trump的证词。但是Trump并没有像对待其它他不满意的下属那样开除Wray。
5、弹劾开始期间,FBI正式到电脑店索取电脑并留下收据。弹劾中电脑的内容应该证明Trump对乌克兰的要求是合理的。但是店主没有看到相关的内容,他既惧怕这一证据在政府里石沉大海,更怕因为涉及美国权贵的大案,而影响自己的人身安全,店主开始把备份存到四个朋友那,并且写了“我绝对不会自杀”的法定遗嘱。
6、2020年2月,共和党控制的美国参议院正式以证据不足取消弹劾。
7、2020年8月底,一个备份被辗转转交给Giuliani 。Giuliani宣称他以电邮联系了Biden的家族律师,并且以电邮确定了电脑确实属于Biden家族。Giuliani还宣称他以其它三个方式确认了电脑里材料的真实性,并对FBI不处理感到愤怒。
8、2020年10月2日,Giuliani通过被主流媒体歧视的由美国国父之一的Hamlton所创立的纽约地区发行量最大的报纸《纽约邮报》把这个案子公布,并引起一系列在西方传统看来的极为反常的反应。
9、2020年11月3日,美国举行总统大选。

这一切有很多疑点:
1、Hunter为什么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放到店里去?他虽然是吸毒者,但是不断在世界各地为Biden家族办大事,应该是个记忆和判断没有大碍的基本正常人,所以在如此重要的事情上他不应该如此疏忽。
2、店主是否按照联系地址反复联系客户来索取?这是美国商业通行的做法。美国的人工费用非常高,旧电脑的市场价值经常不够修理费。所以计算机无法物归原主的事实也令人费解。
3、FBI为什么不处理?
4、2019年10月电脑已经在FBI报案,取走电脑的是本地的FBI。做为地头蛇,Biden家族很可能已经知道电脑泄密的事。背着这样定时炸弹,Biden为什么去竞选美国总统?
5、计算机店主为什么没有像前人一样被做掉?和民主党负面新闻有关的多人过去离奇死亡,包括克林顿夫妇白水案的相关人员,维基解密的民主党总部的计算机管理员,和美国专门替权贵性侵未成年人服务的皮条客Epstein。
6、Giuliani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些?美国《政治》杂志上他的前合作者爆料说Giuliani至少在2019年5月已经知道这些材料的具体存在,包括图片和电邮。

我对这些疑点的几点猜想:
1、2019年4月去计算机店修计算机并且“遗忘”是有意的。我怀疑那人不是Hunter本人。
2、2019年7月Trump给乌克兰总统的电话故意显示他对Biden在乌克兰的违法行为所知不深,亟需帮助;同时留下对民主党的威胁。
3、2019年10月电脑浮出水面,并且被FBI暗中转交给民主党。民主党因为近在眼前的威胁,而仓促在12月开始弹劾Trump:弹劾的名义和证据都比较弱。
4、弹劾期间,Wray的对Trump不利的证词,和Trump一直不把Biden计算机上的材料拿出来给自己辩诬,让民主党方面相信Trump被FBI蒙在鼓里:不知道Biden计算机黑材料存在。
5、因为Biden有把柄容易被操纵,民主党推他出来做总统候选人。另一方面,因为Biden的计算机里的黑材料在手上,Trump也最希望Biden是竞选对手。
6、Giuliani掌控时间,在最关键的时候爆料,在大选中彻底伏击了民主党。
7、Biden从未否认硬盘的事实本身,只是说过去共和党从来没有抓住过他的把柄。

以上猜想像是一篇情节曲折的推理小说。但是在此刻魔幻的美国政治背景下是有一定的合理性的。


  二、为什么美国媒体偏向民主党?

这次主流媒体和自媒体公司为了偏袒民主党不遗余力,已经到了无耻的地步。美国媒体即使看到Biden如此腐败和卖国仍然不改初衷,甚至美国的主要媒体居然统一口径引用民主党众议员情报委员会主席的话,说这个案子是美国情报机构正在调查的俄国抹黑民主党的案子。但是美国情报部门主管马上说情报部门完全没有和没有过任何有关俄国人在此抹黑的调查,和美国情报部门完全没有任何如此与媒体和民主党的交流;民主党和媒体对情报部门的声明没有任何反驳,看起来在这件事上民主党和媒体为了维护Biden在急切中造谣,和那些有关的证据是基本真实的。同时,美国自媒体的平台为了保护民主党候选人而大肆删帖封帖,应该是美国言论自由的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幕。

为什么?其实是因为美国媒体已经沦为美国硅谷富人的私人资源,比如著名的《华盛顿邮报》由美国最富的人Bezos私人拥有,《大西洋月刊》由美国技术和商业传奇Jobs的遗孀私人拥有,加上CNN一贯是民主党的喉舌。这三个媒体也是现在反Trump上最一边倒的。

当代民权运动以后,民主党一直以代表劳工和底层人民著称。然而从Clinton总统开始,这一趋势已经改变。开始,为了让底层人民拥有自己的住房,Clinton以总统令的方式降低美国政府发放房贷的标准,造成了大量次贷。为了消化这些次贷,Clinton放松了对华尔街的法律限制,和放任华尔街做假广告和做假账,以欺骗手段把次贷打包卖给全世界,同时以假帐支持美国股市腾飞。另一方面,Clinton把美国的人权标准和贸易脱钩,直接促成了美国市场对中国的单方面开放。他主政期间,推动把美国的工作岗位输出到国外,造成美国工人的大量失业和美国劳工运动的完全垮台——今天美国的工会主要是公务员工会了。华尔街股票飞涨的另一个原因是全球化的红利。Clinton总统的继任Bush总统是个完全无能的人,也完全继承了Clinton的经济政策。在以Enron和World Com为代表的假账爆裂导致股市收缩以后,按照那时美国经济掌门人Greenspan的原话:美国经济完全依赖以次贷支撑的房业,和房债支持的消费,Bush却完全没做调整——直到美国整个经济在2008年爆裂。在这一过程中,民主党已经脱胎换骨,变成了代表硅谷资本家和华尔街资本家的党,完全抛弃了美国劳工。2016年另一位总统候选人Clinton夫人在高盛的内部讲话,和美国媒体被硅谷资本家拥有并且在近几年极度倾向民主党,说明民主党已经是代表华尔街和硅谷的政党。

全球化以后受长期失业困扰的美国劳工和底层劳动人民转投共和党,先是促成了在政治上激烈反对民主党的茶党的产生,然后寄全部希望于Trump。在此背景下,Trump造成了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意外。民主党、媒体、学院和教育界在从2016年开始的这四年以一切手段反Trump,其激烈程度是美国历史上空前的。从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政治集会和媒体上来看,劳工热情地以脚给Trump投票,而大资本家以垄断的资源给民主党宣传,包括扭曲言论自由。而学校和教育界的武器是以压制言论自由为目的的政治正确,在美国压制的主要对象是白人劳工和底层人民。对于这些有些愤怒的基本群众,Trump大力迎合,大选中每天热情地赶几场盛会,也感动了很多人;因为Trump仍然是那个成功的市场促销员的底色,人越多越兴奋。从大选辩论中看来,Trump缺乏做为普通人的任何经历,却成为美国劳工和底层利益的代表,这不能不说这是民主制度失败的方面。

Trump做为一个地产商,挤不进美国华尔街和硅谷富人精英的圈子。所以Trump过去一面私下哭穷避税,另一面公开竭力夸富以希望被美国最富的圈子所承认。在2016年大选时,他的穷酸是美国主流媒体竭力嘲弄的主题之一。比如他买了甲骨文老板的私人旧飞机,却没钱常飞,而是以金字刷上自己的全名花钱停在纽约最大机场的跑道旁显摆。所以,Trump今天的所作所为,也是对那个鄙视过他的圈子的报复。

Trump作为一个商人,又厌恶战争,企图以对谈的方式解决迫近的国际战争。这也得罪了共和党里靠发战争财的建制派。不得不说,Trump的外交成就是相当出色的。

作为一个外来者,2016年他上任美国总统时可谓是真正的孤家寡人,开始只能依靠自己的女儿女婿组成美国总统的基本班底。他也没有任何从政经验,一切从头开始试并且在试中学。在此境地下,我相信主流媒体当时爆料的那些Trump如何没有安全感、无所适从、和自怜自恋都是真的,因为这是一个普通人的正常反应。直到今天,Trump也没有智库和民调的支持,而是靠自己在街上混出来的小聪明。Trump的小聪明还是很厉害的,比如他很快去掉了女儿女婿接触国家机密的权限,利用Bannon取得2016年大选成功然后马上开除心术不正的Bannon;很快开除在国际事务上过分强硬的Bolton,和与他的政策背道而驰的国防部长——虽然后两者名声在外,一般人也会把他们当作买到真千里马以前的死马。但是Trump这种管理的最大问题就是手下换得太频繁,导致政策没有连续性和前瞻性,基本上仍然是自演自娱的独角戏。

另外,Trump语法错误和错字连篇和不分场合的推文,不断引起美国人民的共鸣,也开启了美国总统向民众袒露心胸直接交流的先河。这个行动其实砸了传统媒体无冕之王和代圣立言的垄断,媒体当然会强力反抗。

从长远看,靠小聪明治国是有害的。疫情以前,Trump经济政策的中心是贸易战、和靠以借国债哄抬股市来给华尔街做利益输送;如果说为了与中国打贸易战而争取华尔街的支持,这样做是不得已,疫情当前依然这样做就是完全的愚蠢,也被股市以多次连续熔断所无情证实!为了哄抬股市,Trump取消了美国FED的独立地位,让美国经济和政府更紧密结合,这对美国的贻害是长期的。Trump动用军费修墙,和扬言用军队和联邦警察来维护地方治安,打破了美国军队不参与美国内政的传统,也是联邦政府对州和地方政府的侵权。像当奸商时一样,做为美国总统,Trump到处利用美国法律上的漏洞,也把美国看似完美的法律戳得像瑞士奶酪一样多孔了。

Trump和美国硅谷精英与华尔街的分歧,还在着眼点上。Trump想参与全球化的努力四处碰壁,即使他拼命到处拍马屁也不成功,所以他只能是一个美国地产商。Trump代表的是美国本土的实业资本家,所以要搞美国第一,顺便兼顾一下美国工人的利益。而硅谷和华尔街的着眼点是世界上压迫最厉害所以利润最大的地方,所以不再关心美国本身。做为全球赚钱最多的公司,亚马逊从来不在美国缴税,就是这种着眼点的体现。或者说:亚马逊不再是美国的公司,而美国已经沦为亚马逊的一个国家。

在政治上,Trump在政治精英和富人中几乎没有盟友,只能依靠美国劳工和底层白人。同时Trump推行的政治也边缘化了做为石油工业和军火工业代言人的美国共和党建制派。最近两次美国总统大选其实是美国政党角色转换的时代。而作为引领角色转换的先驱,Trump是孤独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0-30 14:03: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eader86 于 2020-10-30 02:05 PM 编辑

三、为什么美国学院和精英绝对支持民主党?

2016年Trump意外击败民主党心仪的Clinton夫人当选后,按照精英杂志《纽约客》的描述,据说那时多数美国文科都是含着泪在上课。这次大选,大学校园和中学教师也是支持民主党的主力,比如因为BLM上街打砸抢烧被捕的青年白人,很多是学校教师;那些在BLM运动大潮中带领、指引和鼓动黑人去砸抢的,看起来都是一些精英型的白人青年。为什么学院和精英对民主党如此热爱,和对Trump如此憎恨?

其实从历史上看,民主党一直是自以为是精英的人的党。民权运动以前,民主党以迫害有色人种搞种族隔离著称,但那时就是校园里的主流,因为迫害有色人种的原因是为了突出和维护自己是精英。民主党成立那时最广泛的群众组织KKK的主要口号不是“迫害其它人”,而是要“做一个存粹和优秀的人”——迫害其它人只是为了辨别自己优秀的手段,一如今天以政治正确显示自己高尚一样。从互相的回忆录里,老一辈华人留学生有不少参加过KKK,即使作为有色人种,校园里的他们已经足够优秀得可以入KKK了。在民主党迫害黑人的最高峰,写过以黑人为主角的代表作《Huckleberry Finn历险记》的美国著名作家Mark Twain,绝对是那个时代的黑人的同情者;但是他的名作《竞选州长》仍然是把自己当作正义的民主党,因为精英毒品的吸引力对精英们是太强大了!当一个普通人能够拥有媒体,他其实已经变成精英,这部分地解释了为什么媒体资源拥有者极度偏向民主党。在2016年,一个出身底层白人的耶鲁法学院毕业生的一本书《乡巴佬的悲歌》被我周围的民主党朋友经常引用,作为美国底层白人不配有工作和幸福生活的根据,和他们必须让位于优秀的移民的根据,以此来支持民主党一贯推行的全球化和美国工作输出。美国学术精英极度憎恨Trump总统的一个原因是他像美国底层工人一样不读书、极度自恋自夸、和大嘴巴,而不是英式含蓄的、温文尔雅和政治正确的。的确,Lincoln以后美国总统基本上都是哈佛耶鲁这样最精英的学校毕业的。Lincoln被承认也是因为他的语言非常优雅。和他们比,Trump就像是街上的小流氓和小混混,而且不断在众人面前臭显摆,他的当选是对美国精英文化甚至精英语言的彻底侮辱!对Trump所谓“搞民粹”的指控,恰恰反映了美国学院精英在这个问题上的无厘头。支持民主党算是美国精英传统的现在延续吧,虽然民主党直到今天仍然自称全权代表着底层人民。

另一个原因是学院和教育体制里的美国精英一直是生活在政府拨款的计划经济之下,包括大学里的研究基金和终身制。而美国大众生活在自求生路的市场经济之中,也不断地换工作,在向市场付出焦虑的同时也享受到了市场的自由和回馈。在这一基本点上,学院精英的生活其实是和大众脱节的。比如对于美国黑人的社会问题,民主党的办法是在政治经济和学业上处处靠行政的提携。这个现在已经是美国主流的提携政策。它和正在变成主流政策的政治正确运动,及BLM的理论基础觉醒运动,都是在学院中产生,然后主导了民主党的社会运动。所以,民主党的基调其实是反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的,只是程度有所不同:越年轻越激进。

但是现实中,从民权运动到90年代初,民主党长期执政后,纽约的黑人区成为了真正的人间地狱。纽约市的民主党政府为了让黑人能够住上便宜的住房,以“房租控制”行政命令把房租维持在二战时的水平,使房主因为无法承受损失而大量抛弃房产。这些废弃的房产成为吸毒和犯罪的场所。路旁大量的弃房被烧和被人为破坏,加上偷来的车被卸了音响和轮子随处抛锚,那时的美国黑人区看起来犹如战后的劫难。对于犯罪,民主党政府以避免歧视的原因,束缚白人警察管黑人罪犯,也放任其他警察不管黑人犯罪,纽约黑人区逐渐成为有组织犯罪的天堂,也是正常人和商业避免去的禁区。因为犯罪率奇高,曼哈顿黑人区的中心地带哈莱姆是垃圾车都不敢去的地方,所以垃圾遍地;垃圾之上是大批无所事事虎视眈眈的黑人青少年。看着这一切,笔者那时曾经对美国的黑人问题极其绝望。在这个民主党政策的最高峰90年代初,在纽约黑人区边上的著名的学府哥伦比亚大学,晚上10点以后女学生从校园回在校园外的学校宿舍,都必须有学校保安的逐个护送。这个悲催景象在美国各大城市反复出现,说明这种靠行政提携的民主党的政策是完全无效和适得其反的。可惜现在美国兴起的BLM运动,在很大程度上就是要重复这段失败的历史。

从90年代中期开始,共和党开始在纽约市执政,第一任市长就是Giuliani。共和党从强力抓治安开始。治安好转了以后,在次贷的帮助下,市政府把那些大量的弃屋廉价拍卖给当地居民和返回的居民,居民为了持有和修缮自己的房屋而去积极工作挣钱,有恒产的人必有恒心。弃屋少了整个社区房价上升,商业也回来了,这样形成良性循环以后,人人受益,那些弃屋从社区的负担已经成为每幢50万美元的财富。哈莱姆没有一个政府廉租公寓因为繁荣了而搬走,最底层的黑人也是这几届共和党政府的受益者;但是因为民主党的长期欺骗,他们仍然全部给民主党投票。疫情前,笔者经常去纽约哈莱姆的中心地带125街,那里晚上10点仍然非常热闹和繁荣,灯火辉煌,游人如织,那里和周围也见不到任何弃屋;这在三十年前是完全不可想象的;也让笔者对最终解决美国的黑人问题开始充满了信心。在哈莱姆是行政命令造成的人间地狱时,那里几乎100%是黑人;当它在市场的帮助下转化成正常的美国社区以后,大量拉丁人、白人和亚裔搬进来,黑人比例目测下降到60%-70%。或者说在结束事实上的种族隔离制度上,市场远比行政更有效。然而,民主党和学院派对这种种族隔离的结束是非常不满的,认为这些黑人社区“绅士化”了,失去了本色。

美国学界精英支持种族提携的一大原因是这种提携丝毫不损害他们的私人利益。以华裔最关心的藤校大学录取来看:为了种族提携,亚裔孩子的高考分必须达到考生中的99%,而黑人只需达到80%。为了压制华裔的入学率,哈佛大学更是系统性地把所有华裔孩子标识成“人格低下者”,即使在这种不公平下亚裔仍然占到藤校的40%-60%。所以现在美国大学要取消成绩考虑。另一方面,在藤校工作的和上过藤校的精英的孩子可以凭“余荫”制度照顾入学。笔者查阅了以白人孩子为主的本学区近十年上最好藤校的记录,其中凭余荫上最好大学的比例大概是凭本事上的3倍到5倍间。所以,美国大学的种族提携制度,废除了分数,却不废除更不平等余荫制度,在种族提携和保障了精英利益的同时,牺牲了中产阶级孩子凭努力奋斗上进的机会。

美国学院精英大力提倡的政治正确,已经变成了一种生活中的恐怖。比如,它大力提倡黑人的种族主义和非传统的性关系,却丝毫不允许白人自己的自豪感,甚至现在每部参加美国奥斯卡奖评选的影片必须有黑人元素和非传统性关系的元素。这种政治正确谁敢违反就身败名裂丢工作。我们在美国生活的每个人在这方面都是小心翼翼不敢越雷池半步的。比较著名的例子就是十几年前,著名计算机语言JavaScript的发明者因为给维护传统婚姻的加州公投捐过两千美元,而不得不从他自己创办的公司中辞职并且放弃该公司,虽然他过去的政治参与完全合法和符合任何道德标准。在政治正确上,可能不少美国学院精英是已经身不由己了。

美国学院精英支持民主党还有一个原因是美国知识界和艺术界对50年代McCarthy主义重回的恐惧。笔者不想为粗暴扩大化和无礼的McCarthy主义的行事作风辩护,虽然现在美国正在进行的政治正确运动就是McCarthy主义行事作风的重演。但是,笔者想说的是McCarthy主义在那段历史上是有必要的。现举几例:
1、美国负责和日本谈判的Roosevelt总统的经济顾问是苏联间谍,为了不让苏联两线作战,他把谈判条件从日本从长城以南撤出偷换成从包括满洲国的全中国撤出,使谈判破裂。他的欺骗违反了美国Roosevelt总统的愿望,并把美国置于两线作战的境地中。他的行动在间接中救了中国。
2、美国原子弹之父Oppenheimer是个共产主义者。他把美国核武器的最核心机密通过另外两名那时最著名的物理学家Fermi和Bohr交给苏联。除了90年代苏联前负责人的亲口叙述,这件事在中国也有一个旁证:造核弹最关键的参数就是中子轰击铀原子后的放大数,也是一个很难精确测量的数据。为了掩盖这个数值,美国在做原子弹时做了大量的假计算,真实数值和有效结果只有最高层的几个人知道。我所认识的中国核物理的老前辈参与了中国第一代核武器的核心计算,这个数值由苏联专家口述,只能记在脑子里,绝对不能笔录。1977年他第一次出国,第一件事就是去查询这个值。他发现:1)这个值是Fermi在芝加哥大学世界上的第一个反应堆里用一个极其巧妙的方法估算的,苏联和中国都在用一模一样的值。2)美国五十年代重新测过,真实值比Fermi的值差了20%——那时他就马上明白美国核武器方面有最高层次的泄密,因为苏联和美国独立地错得一摸一样的可能性是零。
3、美国救济总署在中国的负责人是美国共产党员。他促成了Truman总统政府对国民党的极度负面评价,和对国军的1946-1949年间严厉的武器禁运。同时,苏联援助中共的炮弹,由美国救济总署所控制的青岛上岸,源源不断地通过美国陆战队守卫的铁路,运往华北华中,使战场上在炮火方面共军完全压制国军。这是军事上国民党在大陆的失败的外部原因。

所以,按照当时的情况,苏联和它的代理人在冷战初期对美国的渗透是全面和深入的。没有McCarthy主义的清洗,美国那时可能已经亡于冷战。现在美国学院派所主导的对McCarthy主义一边倒的批判和抹黑,并以此左化美国后代,是不公正和自私的。


  四、碳污染的真正误区在哪?

Trump另一个让人诟病的地方就是他单独地退出了减少碳排放的巴黎国际协议。在这个问题上,笔者既不同意Trump,也不同意他的反对者。

人类的工业化毫无疑问地造成了大气的升温,但是升温的主要原因笔者认为现在并不清楚。二氧化碳导致全球变暖这一结论所依赖的计算是极其复杂因素下的长程长期极大规模的非线性计算,现在根本在人类的认知以外。除了误差随指数增长的非线性问题在数学上基本无解,计算机浮点运算的误差积累也是现在基本无解的问题。现在学界有个非常不好的现象,就是为了争经费经常小题大做,以耸人听闻的前景或结论来吸引科研基金。这个问题,想必真正做科研的人都清楚。

在地球的历史上甚至有文字记载的人类历史上,都有比现在热的时候。比如在中国周朝,河南是出战象的地方,所以它的简称是豫。战国时期湖北湖南是出大鳄鱼和各种热带动植物的云梦泽。在西方也有英伦群岛阳光普照遍种葡萄的12世纪。那些年代气温比现在高不少。所以把气温比现在高几度说成是世界末日是不负责任的。地球气温升高,水蒸发加剧,云层增厚,对阳光反射增加,从而对气温继续上升形成负反馈。所以地球的历史上没有过热死的时代,倒是有过五次冷死的时代,因为变冷有个加速的机制;在冷死的时代里地球上的生物每次灭绝99.9%以上。在对人类活动如何破坏这一对升温的自然负反馈做出解释前,那些大气升温而导致世界末日的模型是不令人信服的。过去大气变暖使海平面上升从而淹没人类主要城市的理论预言就没有兑现。

现在,雾霾是中国印度和巴西这些国家的主要公害;从飞机上看看,就知道黑色的雾霾对阳光的吸收是非常严重的,这也被雾霾和城市温度的相关性所证实。所以,大气变暖的主要原因是不是二氧化碳是值得怀疑的。在此情况下,让人类集体为此采取整体行动,并且让华尔街以碳交易这种无法核查的方式大赚其钱,完全是盲目的。最后,按照巴黎协议,西方国家整体的减排,不如中国印度增量的零头,和巴西毁坏亚马逊热带雨林来种大豆所多产生的碳排放的零头,巴黎协议就是为了西方左派的自我感觉良好,并没有尽到让世界减排的真正责任。

全球变暖,只是人类面临着巨大的环境污染中的一小部分。今天,在发展中国家到处是固体工业垃圾和工业废水,在海洋中到处是废弃塑料,田园绿地都变成没有人用和住的高楼大厦——想必任何回过大陆家乡的华裔对此都深有感触。西方国家把污染工业输出到发展中国家,自己青山绿水了,以为只有透明的二氧化碳是污染,这其实是西方国家居民的误区。事实上,现在地球所受到的工业污染比输出前严重多了。在环境问题上西方的一个主要错误,就是把污染工业从有技术和法律治理的地方,输出到没有技术和法律治理的地方——而且是为了方便和无责任地制造更大的工业污染而搞这种输出。

西方的另一个主要错误,就是听任甚至鼓励其它国家的人口爆炸,让地球养人类的资源用到了极限,也造成大量的人类社会问题。这其实是比单纯的污染更难解决的环境问题。

在环境问题上,Trump的忽视是错的,西方环保主义运动也是错的——因为它错估了环境问题的主要矛盾。

*   *   *

所以,历史有时非常吊诡,尤其在大变革的时代。此刻,也许唯一可靠的,就是每个人的个人良知和思考。


——成朴,2020年10月29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手机版|天涯小站

GMT-4, 2020-11-24 02:02 A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