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小站 2.0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41|回复: 6

回放(给历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25 11:01: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Reader86 于 2020-9-7 12:31 PM 编辑

西雅图冠状病毒的减慢表明限制措施正在奏效

纽约时报 3/29/2020

华盛顿州的官员担心他们的成就靠不住,但他们看到证据表明遏制策略降低了病毒传播的速度。

西雅图地区,美国首例已知的冠状病毒病例的所在地,也是该病毒在其首批50名受感染的人中造成37名死亡的地方,现在看到证据表明,在疫情爆发的初期实施了严格的遏制策略开始获得回报,至少目前如此。

死亡人数没有其它州那么快。街道交通的急剧下降表明人们待在家里。到目前为止,医院还没有被淹没。提供给华盛顿州政府官员的初步统计模型表明,最近几天西雅图地区的病毒传播速度有所减缓。

在3月初,每个受感染的人将病毒平均传播给其他2.7人时,该数字似乎有所下降,据一项预测显示,现在已降至1.4。

自疫情爆发以来,在华盛顿州贝尔维尤地区(Bellevue)一个称为 “疾病建模研究所”的私人研究小组领导下,正在准备最新预测的研究人员一直在观察各种数据点。它们包括成千上万的冠状病毒测试结果,死亡信息和移动性信息(包括流量模式和匿名Facebook用户的活动),以估计冠状病毒患者将疾病传播给他人的速度。

https://www.nytimes.com/2020/03/ ... nsmission-rate.html


<object width="480" height="385"><param name="movie" value="http://www.youtube.com/v/tNflR2Ia7Hc?fs=1&hl=en_US"></param><param name="allowFullScreen" value="true"></param><param name="allowscriptaccess" value="always"></param><embed src="http://www.youtube.com/v/tNflR2Ia7Hc?fs=1&hl=en_US"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 allowscriptaccess="always" allowfullscreen="true" width="480" height="385"></embed></object>

facts are facts.Your speech is recorded, could you deny?

Dr. Oxiris Barbot,the commissioner of the New York City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Mental Hygiene, 被钉在历史的耻柱上!

1:00 - 218/2166

No, you are not discriminated, you have your New Year's Day celebrations! But, the cost is sky high! Some die, a lot of others infected, and the order of the entire world disrupted. You caused so much trouble you think you gain the honor for Chinese?

On the other hand, any people with any opinions would sooner or later expose him/herself.There is no veil that could hide them.


纽约市灾难性的民主党领导

不管什么人,只要他/她合理地观察,就会看出,纽约市卫生专员巴博特(Oxiris Barbot)博士的专业水平低地得不能再低。因此,人们意料不到负责保护纽约市公共健康的人物,却无视新冠病毒的真正危险和严重后果,从而危及纽约的公共健康。

然而,尽管纽约市多数民主党领导人忙于批评特朗普总统对进入美国的人施加旅行限制并消除2月即将到来的冠状病毒威胁的决定,但这位卫生专员在许多电视采访是说;“冠状病毒对纽约人的风险低,而且……我们作为一个城市的准备程度很高。”

巴博特(Oxiris Barbot)在支持唐人街农历新年游行和节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没有理由不乘地铁,不乘公共汽车,不去自己喜欢的餐厅,当然也不要错过下周日(2月9日)的游行。”

纽约市卫生专员,民主党任命的奥希里斯·巴伯特博士(Oxiris Barbot)不专业行为被许多卫生官员认为可能犯有刑事疏忽罪。在不同的情况下,她应该被迫道歉并辞职,等待进一步的法律诉讼。

在过去的几周中,我们目睹了新冠病毒感染率的滚雪球效应,因此,民主党政府中的纽约市官员应该对增加纽约市居民的“风险”负责。他们不仅在早期阶段就不屑一顾地消除了新冠病毒的爆发和大流行,而且实际上鼓励了不受限制的公众行为,似乎没有被感染的危险一样,他们在胡扯八道。

对于纽约人来说,民主党的冷淡政策造成的人员伤亡是致命的。

如果卫生专员Oxiris Barbot博士的这种令人怀疑和疏忽的行为是孤立的事件,则该风险可能已被控制在最低水平。不幸的是,市长比尔·德·布拉西奥(Bill de Blasio)也因为不采取行动,但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冷漠而没有保护纽约市的居民。

随着致命的冠状病毒在中国出现,入侵欧洲并开始以指数级的速度扩散到世界各地,特朗普政府正在制定应对COVID-19预期的高死亡率的国家政策,了解到这种情况是其中之一生或死。然而,与此同时,布拉西奥(Bill de Blasio)市长正忙于批评特朗普总统对美国实施边境限制,以防止通过机场和边界进口新冠病毒。

布拉西奥(Bill de Blasio)市长对Corona病毒威胁的冷漠态度而造成纽约市成为Corona病毒感染重镇,他的责任可能大于纽约州卫生专员犯罪性疏忽的行为。纽约州州长安德鲁·库莫(Andrew Cuomo)在一个冠状病毒应对新闻发布会对媒体说,他认为纽约市的学校应该关闭。

市长比尔·德布拉西奥(Bill de Blasio)一直以来一直拒绝关闭学校,尽管三州的民主党同胞要求他这样做。在三州(New York, New Jersey, and Connecticut )的大多数其他地区都这样做之后,德布拉西奥一周多时间才关闭学校,这个决定极大地促进了纽约市新冠病毒的爆发。

de Blasio做出的另一项决定助长了疫情的爆发,主要是因为制定大幅减少公共交通的时间,迫使纽约市地铁系统挤满为什么Coronavirus在美国在世界如此猖獗?

很大程度上未受到保护的地铁乘客。你一定认为,市长大幅削减地铁时间表的同时,他应该授权取消对侧位停车的限制或取消计时停车位,以鼓励仍在家里工作的人使用私家车,以减少对公共交通的接触。在公共交通上被感染的潜在危险,他的政府鼓励使用公共交通工具,并继续抑制使用私家车的动机。备用侧位停车几天前被暂停,并且在撰写本文时,收费的停车限制仍然有效。

德布拉西奥市长对科冠病毒的无能反应,和他的政府卫生专员Oxiris Barbot博士一起,很可能注定造成纽约市的命运与意大利和西班牙相差无几。 De Blasio的不负责任和鲁莽延误可能会导致许多人丧生,而这些死亡本来可以避免的。受感染,住院和死亡的人数正呈指数级增长,这意味着纽约市居民的最坏情况尚未到来。截至3月29日,纽约市迄今已有36,221例新冠病毒感染,其中790例死亡。

在最近几天,由于联邦和纽约州当局发布的社会疏离和强迫居家指南,纽约人有望在未来几周和几个月内大幅度减少感染和死亡。纽约市的民主党领导者最好明智地检查他们在过去一个月中的政策决定,以避免重复可能对纽约市善良的民众产生不利影响的类似决定。

作者罗恩(Ron)在纽约市南布朗克斯(North Bronx)长大,1980年加入阿里亚(Aliyah)。在IDF运行部门担任了25年的心理保健的官员。在退休之前,曾是Tel-Hashomer的预备役士兵中央心理病学诊所的指挥官。自退休以来,一直在为加沙信封中的非政府组织(NGO's and communities in the Gaza Envelope)和社区提供战略咨询,以帮助其应对紧急情况的项目和社区。罗恩(Ron)为以色列国内外的新闻单位写了许多文章,着重介绍以色列和犹太世界。联系:medconf@gmail.com。网站:www.ronjager.com

http://www.israelnationalnews.com/Articles/Article.aspx/2547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7 12:26: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eader86 于 2020-9-7 12:28 PM 编辑

https://www.smallstation.net/for ... mp;extra=#pid241296

俺家的母老虎 (小说)

樂飛

母老虎是俺給老婆起的外號﹐因為她脾氣暴躁﹐動輒無名火就沖天燃燒﹐常燒得俺焦頭爛額﹐疤痕纍纍﹔她高八度的罵咧聲如虎吼嘯﹐时嚇得俺噤若寒蟬,膽戰心惊。以下的顺口溜就是俺的生动写照:河東一聲吼,丈夫抖三抖;媳婦一瞪眼,男人跪搓板;老婆一发怒,老公街上住。

婚前﹐俺對母老虎的飓风火暴脾氣一點都不了解﹐因為我們是在旅行中邂逅一見鐘情的。憑心而論﹐她長得如花似玉﹐風情万种,光彩照人﹐是個讓人看得心猿意馬、想入非非的美人兒。在那次難忘的旅行中﹐她坐俺對面﹐其傾城美貌一下子就沾住了俺的眼球。交談時俺愕然發現﹐我們竟來自同一城市。接下來﹐俺俩就開始了如火如荼的愛情“高燒”期﹐高燒不足一月﹐滾燙的熱氣腾腾的愛情就把俺倆拽進了洞房。從此﹐這只母老虎便堂而皇之地闯入了俺的生活,把俺弄得五迷三道,神神兮兮的。

婚後才發現﹐她的脾氣是一觸即蹦﹐宛如一座隨時都可能噴發的火山﹐何時噴洒岩漿俺根本无从知晓。做事沒有按照她的方式﹐說話沒有按照她的思路﹐甚至她不悦时俺關切問問﹐都會被她罵得狗血淋頭。對她毫无道理可講﹐因為她一貫正確﹐就像一部電影裡有句臺詞所说﹕“墨索裡尼總是有理”。結婚的頭年﹐俺還試圖跟她講道理﹐擺耐心﹐但每次都被她的胡攪蠻纏氣得七竅生煙﹐最後總是吵得声嘶音哑,不亦乐乎。曾數次動過休她的念頭﹐但出于種種原因﹐始終未動真格的。決心下得最大的一次﹐俺單獨找過律師咨詢﹐後來又沒由來地卻步了。

俗話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磨合幾年﹐她的倔強脾氣不改丝毫丁點。然而,這不該留戀的婚姻还得无可奈何地維持下去﹐咋辦﹖只好重新塑造自己唄。于是﹐俺對她採取了俯首帖耳﹐百依百順﹑說一不二的高举白旗政策。尤其是經過几場艱苦卓絕的重大“戰役”敗得慘不忍睹后﹐俺下決心苦研作战兵法,在實踐中摸索總結出和母老虎干仗時自我保護的十六字方針:媳氣俺乖,媳怒俺木,媳吼俺蔫,媳揍俺溜。

你还别说,打從嚴格執行投降妥協政策后﹐受益之处还真不少。感受最深的是,以前那些惶恐母老虎的常发病逐一痊癒:如夜里听到老婆的呼嚕聲就惊厥的毛病不翼而飞;聞到媳婦大呼疾喊就小便失禁的難言之隱没了;看到電視上和老婆形象相似的人抑或卡通画,腿肚子也不再抽筋了。但從此却患上了一種新的疾病﹐名曰 “慢性氣管炎”。有啥法子呢﹖為滿足沒斤沒兩狗屁不值的虛榮心﹐择偶直取女子漂亮外表﹐而不顧其蓬垢內裡的我﹐现今只能兩害相較取其輕了,“氣管炎”到底比惊厥﹑小便失禁﹑小腿抽筋要好得多。

父母大人聽俺說患“氣管炎”﹐便說﹕“这是小毛病﹐吞點抗生素就會好的。” 俺忙不迭地糾正他们說﹕“是妻管嚴﹐抗生素不顶用。”他們方才如夢初醒。转过弯後,他們安慰俺道﹕“俗話說﹐好男不跟女斗。何況她怎么的也是你的媳婦﹐你就事事讓她﹐阿Q一下,不就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再說﹐不跟她吵成个猪肝臉火鸡脖子﹐你那被母老虎霹雳般的吼声震聾的耳朵也就會馬上好起來的﹐何乐而不为呢?”

八十年代末出國後﹐看到大家都在積極地辦家屬來﹐俺心裡十分矛盾。實話實說﹐曾有過不辦她來的私心一闪念﹐其原因就是怕她那張嘮叨不完﹑沒事找事的婆婆嘴﹐和動不動就一副凶神惡煞的鬼样子。但國外生活的孤獨和寂寞﹐再加上俺又是個保守得可以進古董博物館的傳統男子﹐對婚外戀尋花問柳、偷雞摸狗、鬼鬼祟祟這類非光明正大的事﹐就是有人“送貨上門”,俺都會嚇得“後門”一个劲地走氣。因此﹐出国周年後﹐還是神使鬼差地把她辦來了。

來後﹐她語言不好﹐又是文科專業﹐在國外很難找到工作。當時﹐俺虽是個讀博的穷书生﹐了無薪水﹐但拿的是令俺扬眉吐气的國家獎學金﹐負擔一家三口的生活還馬馬虎虎過得去。于是俺對她說﹐找不到工作就暫時不找﹐就在“加里敦”大學做俺的博導﹐管理“加大”﹐幫俺生養照料好學生﹐等他们一个个不抓屎玩尿了再去找觅工作。也許是感激俺把她弄出了國﹐這次她倒是出乎意料地痛快地答應了﹐給俺又添個“千斤”﹐把俺樂得腾云驾雾,成天屁顛顛的。

家裡有一雙活潑可愛﹐招人喜愛的女兒本也夠了。但无奈父母親不時來信說:“你們兄弟倆生的全是千金﹐家裡的香火都要斷了。你哥在國內只能生一胎﹐對他無指望了﹔你在國外﹐這方面沒约没束﹐傳種接代的重担就全巴望你挑啦。”肩負如此重任﹐俺只好小心翼翼陪笑臉請母老虎再接再勵給俺來個老三。考慮到生孩子的千辛万苦(她生产时,俺在旁替她全身使劲,随着“哇的一声孩子落地,俺累得差点休克过去了)﹐ 俺對她說﹕“這老三嘛﹐無論是龍是鳳都打住﹐從此不再勞你了。”誰知俺的話剛出口﹐就戳痛了母老虎的屁股﹐她勃然大怒吼道﹕

“想要老三?没门!你不知道生一小子有多辛苦,要生,你自己生去﹐我可不是你家的生人機器!”

俺本想說﹕“你的話怎麼生针带刺地橫出來﹖有没有搞错,俺仅是雄身一尊﹐乏卵無宮﹐只会造些蝌蚪似的虫子﹐就是做了变性手术也整不出半个人形來﹐你明知这一点,為何还說這等沒眼无鼻噎死人的混帳話﹖”但這話气冲冲怒愤愤地来到嘴邊﹐硬是被俺连哄带劝地攆回去了。為啥﹖不敢呀。要是這麼一說﹐還不要鬧我個天翻地覆四脚朝天,要俺摔个仰面跤还须跌破鼻子﹐你想,俺怎能做得到?晚上跪搓板絕對是板上釘釘的事。于是轉念一思﹐省到現代技術能产試管嬰兒﹐馬上改口道﹕“你不願生﹐不打紧,那我就到外面找個替代“子宮”﹐為俺增個老三。”誰知她聽到此話﹐以為俺有非分之想﹐旋即跟俺急眼窜高﹕“你敢?若你做那等事﹐我非讓你吃不完兜着走。”只見她的臉氣得像猴子的屁股般红﹐眼珠子暴凸得像剝了殼的煮熟雞蛋﹐全身的毛發仿佛都听到立正令,笔直地竖着,浑若刺蝟,一個沉魚落雁似的麗人兒﹐登時比世界上最瘪陋的醜八怪還要難看一千倍。看到母老虎這付模樣﹐俺想對她解釋幾句﹐但那容得我插嘴﹐她連珠炮似的話把俺轟得暈頭轉向﹐完全找不到北。是時,俺真希望有孫大聖的本事﹐拔根毛變只蚊子﹐使她的“大砲”轰不到目標。俺被她那扭七歪八的猙獰模樣,如雷的吼声唬得若癲癇大發作﹐手足不住打戰﹐眼睛频频翻白﹐幾經痛苦掙扎﹐才終于瑟瑟抖抖哆哆嗦嗦地說﹕“罷罷罷…罷了﹐俺不要老三還…還不成嗎﹖外面的替代子宮咱…咱也不找了。”

老婆怕俺在外面找真子宫代孕一直是她的心病,因为俺英俊温文,才华欲滴,对花草们有着不可估量的杀伤力。但由于母老虎的醋味太劲,兼俺和她又是老鼠和猫的关系,因而,俺是绝无贼心更没贼胆。然,爱美之心人人有之。一天,一位妙龄靓妹和俺擦身而过,俺不禁睃了她一眼,回家后,母老虎就说俺眉目传情,要惩罚俺。俺说冤枉,遂顶了几句嘴,但立时就慌脚忙手地向她连连认错,大陪不是,并保证今后见到身光颈靓的漂亮MM目不斜视,只雄赳赳气昂昂,目向正前方,视她无睹,待她过后,再朝她的背影啐上一口,说:“你神气个球,俺老婆的花容月貌准把你比成侏儒,一堆臭狗屎 。” 尽管如斯地跟母老虎抬轿子, 结果还是被罚跪搓板2小时又10分。幸运的是,俺瞒着母老虎偷偷地在膝上戴了十几层护膝,才不至于使膝盖过分受苦受难。为此小小发明,俺心中着实窃喜了好一阵子。

长年大月和母老虎生活在一起,除了苦、窝囊、兜儿空空外,还觉得忒累。俺每日的行动得向她早请示,晚汇报,有时俺沉默无语,她也会逼俺告诉她在想什么,想愚弄她,对她胡编瞎诌绝对是自食苦果。此外,母老虎还有一个盖世太保、克格勃似的情报系统,俺在外的一言一行都在她的直接掌控之中,就连俺上网聊天,她也不时地来窥视监督。

某日﹐俺和一位網友正聊着天﹐谈到母老虎这个话题﹐一时兴起俺倒出了老婆不願給俺生老三的陈年往事。言談中﹐俺说老婆是孫二娘、母夜叉、河东狮、母老虎等等等等。當俺正毫无忌讳地神侃,为積壓于心中经年的怨氣得到彻底的宣泄而心花怒放时﹐蓦然回首﹐母老虎阴森森地站在身後﹐偷觑了俺的全部談話內容。只见她怒目圓睜﹐雙手叉腰﹐居高臨下,泰山压顶般地逼视俺﹐那雙眼睛像要把俺整个吞進去似的。俺霎時愕得臉色慘白﹐身體如打擺子﹐不停哆嗦﹐頭若巴金森氏症的病人般﹐不由自主地搖晃﹐脖子也一愣一梗地和头晃的节拍﹐眼睛木訥呆滞。當我用顫巍巍的手艱難地向網友敲完了“SOS”﹐便雙腿一軟﹐身子一癱﹐晕倒在母老虎的腳下。

可想而知﹐是晚,俺又得把搓板跪穿﹐母老虎方肯善罢甘休。


2005年6月于澳大利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7 12:28: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eader86 于 2020-9-7 05:19 PM 编辑

刚才不知怎么就看见了这条线。

有些问题要问。

1,Y自己病了,而且是顽症,为什么这个时候他要和X决战?不可理喻。因为患了这个疾病,正是他需要妻子照顾的时间!

2,因为Y有了外遇?可是患这么重的病可不是浪漫的时候,怎么能有浪漫起来的情绪?

3,他似乎是拼了命,要改变自己的一切(他似乎是主动的,与N的关系不大)。

4,什么事儿都没有,也会火冒三丈写出这样的 intense 文章?

5,我不行。因此文学家的梦一直未实现。

6,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都是有背景的和生活经历的。坐在书斋里,很少可以取得伟大成就。如果他/她们取得了,那就更了不起, 说明不但有超凡的想象力和智力,而且有empathy相支持!

7,谁问过为什么了?

8,他相信一些事情发生了,可能真的是发生了!不然他不会与自己过不去!

9,一个人死了,他不能说话。

10,想同情谁,就同情谁,但不用打着什么的幌子。美国是一个自由的社会。

11,我虽然非常不喜欢随大流,但也不是故意与大多数朋友过不去。这里有蹊跷!


For the recor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12:39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12:43 PM | 显示全部楼层
UCA 为微信开会,我给薛海培写了几条。

大家来美国这么多年了,应该接受美国自由民主,人人平等的思想。

“中国老农”“街道大妈”是井中之蛙的另一种说法。封建思想应该滚出历史平台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12:54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12:56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首先是, 微信是否伤害华人受宪法保护的言论自由。

然后再提其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手机版|天涯小站

GMT-4, 2020-9-28 11:55 P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