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小站 2.0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41|回复: 10

普鲁斯特如是说 (translated by Reader86)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22 11:45: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Reader86 于 2020-9-7 12:46 AM 编辑

普鲁斯特如是说

我告诉自己,我有一个好朋友;有一个好朋友是一件不可多得的事情,我欣赏,当我们感到围绕我们周围的是难以获得的财富,这些恰恰与我自然地得到的愉悦相反,与从我自身升华出来的愉悦,与把我内心幽暗处隐藏着的事物带到光明之处的愉悦相反。如果我花上两、三个小时和圣卢聊天,他表达很赞赏我对他说的话,我会感到某种后悔、遗憾、或者厌倦、觉得不如他让我一个人独处,最终开始写作。

但是我又想到,一个人所获智力并不仅仅为了自己受益,即使最伟大的人也渴望被人欣赏,几个小时之中,我在朋友的心中建构了自己高尚的形象,我不能把这段时间视为浪费。我轻而易举地说服了自己,认为应该为这个结果而感到高兴,正因为我没有意识到这种幸福,我更急切地希望我永远不要被剥夺这种幸福。

比起其它东西,我们更担心失去我们想得到而不能得到的“财富”,因为我们的心田里面还不曾有它们的存在。我感到自己能够比大多数人更好地示范友情的美德,因为我总是把朋友的利益放在我个人的利之上,我并不太在意这些个人利益,而其他人极为关心。另外,我们每个人的本性之间都有差异,感到我的本性与他人的本性之间的差距不但没有扩大,反而会消失,这个感觉不会让我感到快乐。


喜欢普鲁斯特是因为他说的话很揭露本质,在心理学中可以找到对应的理论,我很欣赏。

过去翻译这段,觉得很合意。今天终于找出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1 11:14: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eader86 于 2020-9-1 12:39 PM 编辑

“令人愉快的来客走了,我多么伤心难过,你是知道的。该死的一车人走了,他们让我又受拘束、又厌烦的;我又多么心花怒放,你也知道。正因为如此,我们认定:比起令人愉快的客人来,更希望来令人讨厌的客人。”

读了这个让我笑了。

哎,塞维尼夫人您是不是太sharp了。少说一些不行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4 12:37:5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年纪还不大,而且十分敏感,仍然没有挣脱讨人欢喜,征服人心的欲望。也没有获得一种更高贵的,一种上流社会男人应该具有的,漠不关心的态度来对待那些和他在同一餐厅吃饭的人,或者那些经过窗户的青年男女;一想到我不能够和他们一起郊游我就感到难受;我外祖母对社交俗套很轻蔑,除了我的健康,没有她关心的,如果她向他们提出要他们接受我作为伙伴,我听到的话,我会感到羞耻,这种情况会比前面那种让我更难过。不论他们回到对我陌生的别墅去也好,手执球拍出来到网球场去也好,骑马也好(马蹄会踩在我的心上,撕扯我的心),在海滩上,在让人眼花缭乱、改变社会等级的阳光里,我总是怀着热切的好奇望着他们;阳光透过大湾窗一拥而进,我穿过透明的玻璃,注视着他们的每一个动作。湾窗截住了风,对我外祖母是个遗憾,因为她不能忍受我损失了受益于被海风吹拂一个小时,就偷偷打开一扇窗。呼啦一下,风吹走了菜单,也吹走了正在邻桌用午餐人们的报纸、面纱和遮阳帽。可外祖母自己,有天堂吹来的香气支持,在一片谴责声中,依然像布兰迪娜圣女57一样镇定,面带微笑;在责骂的洪流中,那些傲慢、披头散发、怒气冲冲的游客站在一块儿对付我们,让我感到更加孤独和悲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13 16:33: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eader86 于 2020-9-15 02:48 PM 编辑



Le Cercle de la Rue Royale

公爵,侯爵,亲王……右面第一就是斯万先生的原型: Charles Haas,没有爵位。




Français : Tableau en cours d'acquisition par le Musée d'Orsay à Paris.

Identification de gauche à droite :

Comte de La Tour-Maubourg,
Marquis de Lau,
Comte de Ganay,
Comte de Rochechouart,
C. Vansittant,
Marquis de Miramon,
Baron Hottinguer qui sera désigné propriétaire du tableau par tirage au sort,
Marquis de Ganay,
Gaston de Saint-Maurice,
Prince de Polignac,
Marquis de Gallifet
Charles Haas
(Musée d'Orsay : James Tissot, Le Cercle de la rue Roya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14 12:04: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eader86 于 2020-9-14 10:49 PM 编辑

斯万不是贵族出身,而且还是犹太裔,但是因为父亲做股票很成功,他继承很多钱,整天在上流社会的贵族中混。被接受进入坐落在巴黎皇街一号,高雅华丽建筑(上面照片)之内的贵族俱乐部。

但是他没有一颗贵族的心。看上一个交际花(高级妓女)奥黛特,与她结了婚。

分析为什么普鲁斯特要写这个人物(他的故事占很大篇幅,贯穿整本书),体现了什么?有很多points,但斯万为什么和奥黛特结婚有一点儿,就是他没有一颗贵族的心,虽然除了心,一切都已经贵族化了。

斯万的女儿最后和圣卢结婚,也是因为圣卢是个大贵族出身,却是社会主义者(世纪末,fin du siècle,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非常时尚),也没有一颗贵族的心,他曾衷心爱着的情妇是个三流演员, 在贵族的party上常常出洋相,让人嘲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14 22:42:4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管我怎么说,我生来就是为了享受心田的愉快;关于以后我可能取得的成就这个方面,贝戈特说过话(他自己明确地说过),让我重新感到了每一天都被乏味变成失望的希望,现在,我每天一坐到写字前,开始写一篇评论文章或一部小说14,便感到这种乏味。“毕竟,”我心中暗想,“很可能写一本小说时,作者体验到快乐并非是判断一页文字文学价值的可靠标准。可能这种快乐常常附加在价值上的次要方面,而缺乏这种快乐并不能预先判断文章没有价值。也许某些杰作就是打着哈欠写出来的。”外祖母打消了我的疑惑,她说,只要我健康状况好起来时,我就能够写,而且会愉快地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16 11:47: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管镇上的房屋遮住与部分海港,旱坞,或可能是海自己冲进陆地,巴尔贝克一带常常有这种景色。城市建造在海角的另一边,房顶上露出桅杆就像房顶上露出烟囱或教堂的钟楼一样;桅杆又使得它们所在的船只具有城市特色,在陆地上修建起来的,这个印象又被其它沿防波堤停靠的船只加强,那样船只密密麻麻挤在一起,人民竟然可以站在这只与另一只船上的人聊天,而分辨不出分割他们的界线,也分辨不出他们之间的水域,这捕鱼的船队看起来并不在海中;而克里克贝克的教堂从远处望去,四面被水包围,因为人们看不见城镇;在粉状的暮色和撞碎的海浪中,教堂好像从水中钻出来一般,宛如雪花石或泡沫吹出来的,围在富有诗意的彩虹腰带里面,构成一幅不真实而又有神秘色彩的图画。海滩上,画家对前景的安排让读画的人们在陆地和大洋之间辨认不出固定的边界,绝对的分界线。几个人物正在把船只推向海中,他们既在海浪中奔跑,也在沙滩上奔跑。沙中有水,映照着船体,似乎船已经下水了。海水也不是平平地往上涨,而是沿着着海岸的曲线,这个景象的透视使得海岸看起来更远,一艘在茫茫大海上行驶的船只,被军舰修造厂工程的投影掩住了一半,竟像在城市中航行了;在岩石中拾麻虾的妇女,因为四周都是水,又由于她们被阻挡在环形岩石的后面,把海滩(在最接近陆地的这端)降到了海平面上;因此她们看起来像在水下的洞穴里,船只和海浪悬挂在洞口,洞口开着,在潮汐扑来的道上,但因为潮汐奇迹般地转换了方向,因此她们安然无恙。如果整个画面使人产生海洋在海港进入陆地的印象,陆地在水下,人们则成了两栖动物,那么海元素的力量仍然到处可见。岩石周围,港口,波浪汹涌的地方,你从渔民的劲力中,从船身倾斜成锐角,与静静地竖直耸立在港口的仓库、教堂、城镇中进进出出的房屋(有人从海上归来、有人出海打鱼),人们感觉到他们艰苦地在海上奔忙,好似骑在马背上一般,海水流动湍急,性情暴躁,健跑如飞,但是,幸亏技术熟练,不然这匹牲口会把他们掀翻在地。一群度假的游人兴致勃勃地乘坐一只小船出海,小艇摇摇晃晃,像一辆双轮马车,奔驰在崎岖的路上;船夫天性快活又周到,他随风行使鼓起的风帆,而大家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船只不可以一侧过重而倾翻;他们飞快驶过阳光下的田野,到达绿荫覆盖的地方,他们迅速掉到波谷里面去了。尽管刚下过雨,早上仍然是风和日丽。人们的确仍然感觉到运动量很大的活动,这些活动的用力方向必须中立化,为了让平稳不动的船身保持平衡,享受阳光和微风,这是大海平静的地方,它的倒影比漂浮着的船身更像固体,更具有现实性,阳光使得船身气化;也是景色的透视互相衔接,相互吻合的地方。或者说,它们不是大海的其它部分。这些部分之间,差异很大,它们之间的差别如同某一部分与出水的教堂,或者与镇子后面停靠的船只之间的差异一样大。你的大脑开始推理,把那里正在酝酿大雨的一片黑色看成是一个单一的元素,远一点儿的都是一种颜色,锃光闪亮,别的地方被阳光、云雾和泡沫漂白了,因为有房子,看起来很紧凑,很像陆地,很受局限,因此,人们会认为一条石路或一片雪原。人们会吓了一跳,看见有条船在爬很高却没有水的陡坡上,好像一辆马车刚刚出水,继续攀登,可是,过了一会,你又在坚固平原鼓起的、不光滑的表面上,看见了一些醉醺醺地蠕动的船只;这时人们才醒悟并且过来,所有这些不同的方方面面却都是相同的,都是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16 11:52: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eader86 于 2020-9-16 06:56 PM 编辑

--------
28.卡尔克迪伊海港(Carquethuit)是一个虚构的港口。普鲁斯特使用“动态描写”(ekphrasis,这一词来自希腊语,是对视觉或真实艺术作品的生动、通常是戏剧性的描述)的手法,对艺术作品"卡尔克迪伊海港"进行了细致的文学描述,诠释了艺术品上的大海,陆地,城镇和港口。

ekphrasis:the use of detailed description of a work of visual art as a literary device.

是一种修词。

这个词汉语中有合适对应的词吗?

“造型描述”,不认为很贴切。

“动态描写”是我自己的创造。

描述是见什么说什么。

描写是心中想什么写什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20 19:38: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eader86 于 2020-9-22 12:17 PM 编辑

Just as it is not by other men of intelligence that an intelligent man is afraid of being thought a fool, so it is not by the great gentleman but by boors and ‘bounders’ that a man of fashion is afraid of finding his social value underrated. Three-fourths of the mental ingenuity displayed, of the social falsehoods scattered broadcast ever since the world began by people whose importance they have served only to diminish, have been aimed at inferiors. And Swann, who behaved quite simply and was at his ease when with a duchess, would tremble for fear of being despised, and would instantly begin to pose, were he to meet her grace’s maid.

“就像明智的人不怕被明智的人看扁了,时尚达人不怕名流,只怕乡下佬、爆发户低估他们的社会价值。有史以来,人们费尽心机的表露,散播大言不惭、对自己的影响力百害无一利的谎言,其中有四分之三是对地位比自己低下的人而发。斯万在公爵夫人面前很朴实,很放松;若是要会见她的女佣人,他因为害怕被她鄙视,而浑身发抖,并且马上开始装模做样。”

就像Karl Marx把人都分成经济性的阶级,这个普鲁斯特看人喜欢从各个层次来看,虽然有时会有stereotype,但有时很有说明力,sharp!

您看不见别人优秀,也许是您自己太low?不在那个层次上?

估计普鲁斯特就是这个意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0-7 22:21:43 | 显示全部楼层
弗朗索瓦丝还不懂得,最残忍的敌手,并不是那些和我们持不同看法,并且试图说服我们的人,而是那些火上加油、无中生有、用一些坏消息使我们心里难受的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6 18:57:44 | 显示全部楼层
Now I could appreciate the worth of a broad, poetical, powerful interpretation, or rather it was to this that those epithets were conventionally applied, but only as we give the names of Mars, Venus, Saturn to planets which have no place in classical mythology.

现在,我可以欣赏一种宽松、诗意、动人的诠释,及其价值,或者说,正是这种诠释被赋予了这些名称,这一点儿不过就像我们把玛斯、维纳斯、萨图恩这样名字赋予了一些在古典神话中没有位置的星球一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手机版|天涯小站

GMT-4, 2020-11-28 10:24 A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