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小站 2.0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70|回复: 14

[原创·随笔] 俳句速成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13 14:06: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Reader86 于 2019-6-29 12:44 PM 编辑

俳句速成班(Haiku Workshop)

读完这篇文章,你就学会作诗了。

俳句是日本人发明的,很简单。就是3行,分别是5,7,5个音节。另外,要加上一些除逗号和句号之外的的标点符号!这个也很重要。它的意味也常常有转折。前一部分是一个意思,后一部分不在这一层意思的方向上发展,而是背道而驰。不管怎么说,俳句不太难。日本人用俳句表达美丽的景色,抒发人类对自然的热爱和依恋。有朋友曾说,“它们都缺乏意指,缺乏韵律美,缺乏理性深度。” 我说不一定!有时作者们写了一篇大文章,不过就是为了表达一句话,一个思想。再说现代诗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只要有个好感觉就行。文学作品不但是为了教育人,也要为娱乐,为好心情。诗歌不但是名人雅士的show,也该是百姓们过日子的小道具。

这三首是日本人用英语写的俳句:

All Heaven and Earth
Flowered white obliterate...
Snow...unceasing snow
(By Hashin)

天地万物
被开着花儿的白色涂抹……
雪……不停不息的雪

Arise from sleep, old cat,
And with great yawns and stretchings...
Amble out for love
(By Kobayashi Issa)

梦醒,老猫儿,
响亮地打着呵欠并伸胳膊蹬腿……
慢慢地溜出去,找它的情人

In the city fields
Contemplating cherry-trees...
Strangers are like friends
(By Kobayashi Issa)

在城市的天地里
怀念着樱花树
陌生人就像朋友

我自己读读日本人前面的几首,还有其它很多,后来就写了这首:

Spring Thunder

Spring rain’s always dear--
Crops thirsty. Worms out for air
End up as goose’s fare.

春雨贵如油——
庄稼渴。蚯蚓出来换口气
肥鹅美一餐

春雨贵如油,
庄稼狂饮露,
雷惊蛰复出,
肥鹅笑纳肚。(翻译:Helen)

日本是个奇妙的国家,它的文化几乎都是来自中国。中华几千年的文化经手他们后,就变成他们的硕果,不但他们用,也被大大发扬(看来,我中华文化对世界最大的贡献之一就是世人都学不会。这样的话,世界才多一维,不能取代,不能忽略,千变万化,各种各样。地球因此不会像军营一样乏味)。

比如,至今西方绘画界的印象派据说是根据日本的“浮世绘”发展而来。西方著名的印象派和后印象派画家莫奈、梵高和塞尚,都学过日本的“浮世绘”,当然,没有人问“浮世绘”是从哪里来的, 我知道它很可能来自中国的国画。再比如,俳句。我的朋友说它像炒国内的三句半:“四个人在台上轮流各说一句,最后一个说得简短,如同半句,”但往往因为点破前三句的精华、也因滑稽而出彩,重要的是,前后也有转折的关系。

不管来自何方,可能是随着日本经济的飞速发展,它的文化也发扬光大,俳句很早以前就倍受重视。

美国人是不是很容易接受别的文化?我不知道,据说他们不学外语。但是,我知道他们喜欢吃中餐,也知道这个俳句他们学会了。办公室的同僚,有点儿闲时间,就送过来几首Haiku,读起来有滋有味。

日本人写的Haiku很优雅,讲究“季语”和“转折”。上面那几首,有白雪、樱花和朋友,最次也是个猫儿,散发着自然的清香和人文的雅致。美国人的概念里没有雅,把雅甩掉了,才能从欧洲跑到美国,剩下的那一点点儿雅,在大城市里住上几年,就被“cool”颠覆了。因此美国人学会了俳句,只是邯郸学步没有更彻底一些,因此把Haiku学坏了名声,也学出了别的滋味。就像他们有的时候烧磁器,造型和图案都不错,而且瓷器上的釉彩也闪亮、光滑。只是把几个碗摞起来的时候,你才发现不稳、很不稳,多摞几个非塌下来、粉身碎骨不可!

下面是被美国人“技术化”了的俳句:

Computers

Spring backup in CS lab:
time to fall in love with
certain humanware.
(By Andeyev Alexey V.)

春天,在CS实验室里
备份:该是爱上
一些“人件”的时间了。

alone, on the web,
drops of sensitivity
embrace an eyelash
(By Ed "Darts Vapor" Button)

孤单地,浏览因特网,
落下几滴敏感的泪水
拥抱一丝睫毛

Faceless, just numbered.
Lone pixel in the bitmap-
I, anonymous.
(By Chris Spruck)

没有面目,被标上数码。
点阵图里的单个像素——
我,无名无姓。

因此,我跟着美国人学俳句,就学成这个样子了:

Alphago

A dog bites Sedol
human hair mouthful, wrong tree --
it's allowed to tackle

注:Sedol:Lee Sedol,李世石,围棋九段,曾代表人类和alphago下围棋,1:4,彻底输给机器。

阿尔法狗

一条疯狗咬世石
一嘴人毛,错了——
指令下错了

一切诗歌,翻译过来就会走调的,也会没有滋味了。一位朋友写了一首俳句,下面是七位朋友的翻译,看看你喜欢哪首。你也试试翻译一下?

俳句很容易,大家可以动手写一二首。

Winter wind gushes
Through the keyhole of my house
Domesticated

朔风真汹涌
钻入我家钥匙孔
驯化为一统 (廖康)

风儿汹涌涌
一闪而过钥匙孔
居家乐融融(reader86)

朔风怒涛涌
进我家门钥匙孔
温顺如猫宠(shiva)

北风虽张狂
破门不成穿锁孔
进屋也低头 (一真)

寒风无处躲,
跟着钥匙进门锁,
暖气真不错。(yihong)

朔风再狂野
一旦钻入钥匙洞
不乖也得乖 (yifan)

冬日风如许
偏穿锁孔入贫家
逡巡无退处 (昨夜雨)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4 11:37:09 | 显示全部楼层
雅===elegant?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4 23:54: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eader86 于 2019-6-15 12:12 AM 编辑

wow, 10 分,谢谢风雨!

老大要写一首haiku!证明你读过这篇文章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4 23:55: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eader86 于 2019-6-15 12:11 AM 编辑


是的,雅===elegant。

有时雅===exquisite, gracious, etc.

熊猫,你也写一首Haiku?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5 01:15:37 | 显示全部楼层
Reader86 发表于 2019-6-14 07:55 PM
是的,雅===elegant。

有时雅===exquisite, gracious, etc.

no dare, no dar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6 17: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

不是玩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6 17:14: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eader86 于 2019-6-16 05:46 PM 编辑

You Are Myself

I have been writing to you
but forgive me
it hasn’t been done
and never will
As I start to ponder
music strikes up
and resonant:
C major
Reverie
and Beethoven’s sonata
my eyes hurt
I must stop

Your light always so remote
and yet so intimate too
different times and spots
your face is always the same
your legend
paragraph after paragraph
line connecting line
hides in an asymmetric asymptote
it’s hard for me to approach
or divert myself from
only allow me to relate
to perceive

you are the calculus of
an intellectual function
Sum of N layers of cognation
a constant flow of melody
You are inscrutable
And impossible to define
You are not you
your existence
(my raison d’être)
renders me aloof
or my existence
couldn’t avoid solo

you and me entangled
in the space of
multi dimensions
when all dust to fall
and music stop
sweet heart
you and me
a particle and a wave
define each
and complementary each other
you and me
are in fact me and me

you are myself
—— just yourself!
Because you are myself
if you are yourself.

+++++++++++++++++++++++++++

某个阶段, 跟着美国人写诗时写的。忘了,今天翻出来了。

哪位大师来翻翻?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7 15:57:19 | 显示全部楼层
Reader86 发表于 2019-6-14 11:54 PM
wow, 10 分,谢谢风雨!

老大要写一首haiku!证明你读过这篇文章了。  ...


冬日风如许
偏穿锁孔入贫家
逡巡无退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7 16:19:53 | 显示全部楼层
Reader86 发表于 2019-6-16 05:14 PM
You Are Myself

I have been writing to you

你是我自己

我一直在寫信給你
但請原諒我
它還沒有完成
永遠不會
當我開始思考時
音樂罷了
共鳴:
C大調
夢想
和貝多芬的奏鳴曲
我眼睛疼
我必須停下來

你的燈總是那麼遙遠
又如此親密
不同的時間和地點
你的臉總是一樣的
你的傳奇
段落後段
線連接線
隱藏在不對稱漸近線中
我很難接近
或轉移自己
只允許我聯繫
感知

你是微積分
智力功能
N層認知的總和
不斷的旋律流動
你是不可思議的
而且無法定義
你不是你
你的存在
(我的存在理由)
讓我超然
或者我的存在
無法避免獨奏

你和我纏在一起
在...的空間
多維度
當所有塵埃落下
和音樂停止
甜心
你和我
粒子和波浪
定義每個
並相互補充
你和我
實際上是我和我

你是我自己
- 只是你自己!
因為你是我自己
如果你是你自己。

——谷兄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26 13:22:10 |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夜雨 发表于 2019-6-17 04:19 PM
你是我自己

我一直在寫信給你

谷兄译,不错了。

好像小站down了好几天,是不是,风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26 14:55: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昨夜雨 于 2019-6-26 02:57 PM 编辑
Reader86 发表于 2019-6-26 01:22 PM
谷兄译,不错了。

好像小站down了好几天,是不是,风头?


对啊。通知了你的注册邮箱了。你没有收到吗?

刚刚查了一下,发现你的邮件。Sorry,这几天没有看那个邮箱。我的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26 23: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夜雨 发表于 2019-6-26 02:55 PM
对啊。通知了你的注册邮箱了。你没有收到吗?

刚刚查了一下,发现你的邮件。Sorry,这几天没有看那个邮 ...


嗯嗯。收到了!我忘记我用的哪个Email了!不好意思!

我想也没有事儿,不是领导不要俺这五好站员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27 12:43:43 | 显示全部楼层
Reader86 发表于 2019-6-26 11:09 PM
嗯嗯。收到了!我忘记我用的哪个Email了!不好意思!

我想也没有事儿,不是领导不要俺这五好站员了。{ ...

我的俳句你看了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27 22:39:22 |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夜雨 发表于 2019-6-27 12:43 PM
我的俳句你看了吗?

刚看见。加进文章里了。

冬日风如许
偏穿锁孔入贫家
逡巡无退处


逡巡:迟疑不敢向前的样子

nice!

很有功底的! 我查查才知道意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29 12:46:08 | 显示全部楼层
找到了过去的file,因此,把这篇文章修改了一下,加上一些翻译和作者的名字。

*********************************************

俳句速成班(Haiku Workshop)

读完这篇文章,你就学会作诗了。

俳句是日本人发明的,很简单。就是3行,分别是5,7,5个音节。另外,要加上一些除逗号和句号之外的的标点符号!这个也很重要。它的意味也常常有转折。前一部分是一个意思,后一部分不在这一层意思的方向上发展,而是背道而驰。不管怎么说,俳句不太难。日本人用俳句表达美丽的景色,抒发人类对自然的热爱和依恋。有朋友曾说,“它们都缺乏意指,缺乏韵律美,缺乏理性深度。” 我说不一定!有时作者们写了一篇大文章,不过就是为了表达一句话,一个思想。再说现代诗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只要有个好感觉就行。文学作品不但是为了教育人,也要为娱乐,为好心情。诗歌不但是名人雅士的show,也该是百姓们过日子的小道具。

这三首是日本人用英语写的俳句:

All Heaven and Earth
Flowered white obliterate...
Snow...unceasing snow
(By Hashin)

天地万物
被开着花儿的白色涂抹……
雪……不停不息的雪

Arise from sleep, old cat,
And with great yawns and stretchings...
Amble out for love
(By Kobayashi Issa)

梦醒,老猫儿,
响亮地打着呵欠并伸胳膊蹬腿……
慢慢地溜出去,找它的情人

In the city fields
Contemplating cherry-trees...
Strangers are like friends
(By Kobayashi Issa)

在城市的天地里
怀念着樱花树
陌生人就像朋友

我自己读读日本人前面的几首,还有其它很多,后来就写了这首:

Spring Thunder

Spring rain’s always dear--
Crops thirsty. Worms out for air
End up as goose’s fare.

春雨贵如油——
庄稼渴。蚯蚓出来换口气
肥鹅美一餐

春雨贵如油,
庄稼狂饮露,
雷惊蛰复出,
肥鹅笑纳肚。(翻译:Helen)

日本是个奇妙的国家,它的文化几乎都是来自中国。中华几千年的文化经手他们后,就变成他们的硕果,不但他们用,也被大大发扬(看来,我中华文化对世界最大的贡献之一就是世人都学不会。这样的话,世界才多一维,不能取代,不能忽略,千变万化,各种各样。地球因此不会像军营一样乏味)。

比如,至今西方绘画界的印象派据说是根据日本的“浮世绘”发展而来。西方著名的印象派和后印象派画家莫奈、梵高和塞尚,都学过日本的“浮世绘”,当然,没有人问“浮世绘”是从哪里来的, 我知道它很可能来自中国的国画。再比如,俳句。我的朋友说它像炒国内的三句半:“四个人在台上轮流各说一句,最后一个说得简短,如同半句,”但往往因为点破前三句的精华、也因滑稽而出彩,重要的是,前后也有转折的关系。

不管来自何方,可能是随着日本经济的飞速发展,它的文化也发扬光大,俳句很早以前就倍受重视。

美国人是不是很容易接受别的文化?我不知道,据说他们不学外语。但是,我知道他们喜欢吃中餐,也知道这个俳句他们学会了。办公室的同僚,有点儿闲时间,就送过来几首Haiku,读起来有滋有味。

日本人写的Haiku很优雅,讲究“季语”和“转折”。上面那几首,有白雪、樱花和朋友,最次也是个猫儿,散发着自然的清香和人文的雅致。美国人的概念里没有雅,把雅甩掉了,才能从欧洲跑到美国,剩下的那一点点儿雅,在大城市里住上几年,就被“cool”颠覆了。因此美国人学会了俳句,只是邯郸学步没有更彻底一些,因此把Haiku学坏了名声,也学出了别的滋味。就像他们有的时候烧磁器,造型和图案都不错,而且瓷器上的釉彩也闪亮、光滑。只是把几个碗摞起来的时候,你才发现不稳、很不稳,多摞几个非塌下来、粉身碎骨不可!

下面是被美国人“技术化”了的俳句:

Computers

Spring backup in CS lab:
time to fall in love with
certain humanware.
(By Andeyev Alexey V.)

春天,在CS实验室里
备份:该是爱上
一些“人件”的时间了。

alone, on the web,
drops of sensitivity
embrace an eyelash
(By Ed "Darts Vapor" Button)

孤单地,浏览因特网,
落下几滴敏感的泪水
拥抱一丝睫毛

Faceless, just numbered.
Lone pixel in the bitmap-
I, anonymous.
(By Chris Spruck)

没有面目,被标上数码。
点阵图里的单个像素——
我,无名无姓。

因此,我跟着美国人学俳句,就学成这个样子了:

Alphago

A dog bites Sedol
human hair mouthful, wrong tree --
it's allowed to tackle

注:Sedol:Lee Sedol,李世石,围棋九段,曾代表人类和alphago下围棋,1:4,彻底输给机器。

阿尔法狗

一条疯狗咬世石
一嘴人毛,错了——
指令下错了

一切诗歌,翻译过来就会走调的,也会没有滋味了。一位朋友写了一首俳句,下面是七位朋友的翻译,看看你喜欢哪首。你也试试翻译一下?

俳句很容易,大家可以动手写一二首。

Winter wind gushes
Through the keyhole of my house
Domesticated

朔风真汹涌
钻入我家钥匙孔
驯化为一统 (廖康)

风儿汹涌涌
一闪而过钥匙孔
居家乐融融(reader86)

朔风怒涛涌
进我家门钥匙孔
温顺如猫宠(shiva)

北风虽张狂
破门不成穿锁孔
进屋也低头 (一真)

寒风无处躲,
跟着钥匙进门锁,
暖气真不错。(yihong)

朔风再狂野
一旦钻入钥匙洞
不乖也得乖 (yifan)

冬日风如许
偏穿锁孔入贫家
逡巡无退处 (昨夜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天涯小站

GMT-4, 2019-11-17 03:23 P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